Ikarasu

不用关注。忙,最近没时间摸鱼。

《回到过去》 Chapter. 15 完结 锤基/复联123&雷神123


  这是一个复联3的开窍·锤x复联1的未开窍·基的故事,以及其他吃瓜众人。

  毫无认真度。

  我完全是在摸鱼和胡扯,所以没有任何苦大仇深。



  行了,这篇完结了。

  当初就是拼手速摸个鱼,激情开坑。原本是打算喂基友吃糖,所以从头放飞自我到尾,一点认真度都没有。该结婚的回家结婚去了【不是,我的任务也完成了。其实这篇我是有别的想法,但是考虑到那个想法费时费力还不一定成真,所以还是不说了。看以后打不打算再开新的坑吧。

  大噶不用关注我,我把Lofter当微博用的,成天扯闲话,扯完就删,有废话的时候会疯狂刷屏,还一天到晚在嗑变形金刚。反正这篇也搞完了,以后如果有新坑也会标Tag……Lofter小号对于我基本就是个堆文的仓库和话痨治疗室。真的不用关注。

  搞完了给自己鼓个掌。摸鱼的时候我也就手速飞快这一项靠谱。








Chapter. 15


  “这是什么情况。”娜塔莎看了一眼坐在角落里的史蒂夫,又看了看双手插兜的史塔克:“我觉得这场景很熟悉。”

  “不久前我们是不是有过类似的对话。托尔在哪?队长怎么了?”


  “他受到了伤害。”托尼坐下来开始摆弄那一大堆酒瓶,这话题眼熟得有点可怕,甚至让他怀疑自己陷入了某种时间循环。一大半的复仇者成员全都坐在一楼的客厅里,沉默不语。除了刚到没多久的罗曼诺夫特工,看起来没有人想靠近楼梯。

  气氛陷入一种诡异的沉默。

  “如果我是你,我绝不想现在去二楼。”


  “你知道,从昨晚开始那个大个子的阿斯加德人就跑得没影儿了。当我们想聊聊下一步怎么办的时候,发现那个来自阿斯加德的朋友没有手机号码,没有电子邮箱——因此史蒂夫打算问问洛基有没有见过他的兄弟。”钢铁侠在叹气,堪称难得一见的场景。

  “我想这是大家都聚集在这里的原因。所以?”

  “所以队长跑去敲了敲小鹿斑比的卧室。”托尼史塔克深吸了一口气,他把那几个酒瓶颠来倒去地摆放成不同的阵营。

  “然后?”

  “然后没人回答,没有‘滚开’或是‘请进’——队长认为洛基可能偷偷溜走了,于是他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噢。”娜塔莎发出意义不明的声音。

  “噢。”班纳也发出了同样的声音——他看起来并不打算变绿,只是尴尬到不知如何开口。

  “别告诉我是我想的那样。”罗曼诺夫在史塔克对面坐下来。


  “就是你想的那样。”花花公子的眼睛瞥了一眼一声不吭的美国队长,终于放下了那几个玻璃瓶:“好消息是,我们不用再满世界地寻找雷神了。”

  “但我想不明白,为什么没有任何人感到惊讶。”


  “为什么会有人感到惊讶。”娜塔莎机械地重复着这个问题:“我以为每个人都知道。”

  “可他们是兄弟。”史蒂夫终于开口了,仿佛正和他脑子里跨不过去的一道坎做激烈的斗争:“他们是兄弟。”

  “领养的。”钢铁侠伸出手指弹了弹,将一个酒瓶再次推倒,仍由它滴溜溜地在桌面上滚动:“要我说,神的家庭关系复杂又混乱,为什么我们要坐在这里操心这种事情。”


  “托尔之前和尼克弗瑞谈了很久,然后他说他还有想告诉整个复仇者联盟的话。”托尼耸耸肩:“我敢肯定他憋着什么重大新闻没丢出来,起码他当时的表情,可不像想找我们做个感情咨询的样子。”

  “显然,他打算和我们谈谈宇宙魔方、以及接下来的计划。战斗刚结束的时候,托尔说到他想借用宇宙魔方回一趟阿斯加德。他那时看起来有点赶时间。”


  “问题是他们打算什么时候下楼。”

  班纳喃喃说道:“说真的,从我们敲门起,已经过去一个小时了。我们真的不需要再上去看看?”


  “你不会想这样做的。”托尼瞪着他:“据我所知,男性在早上都往往会比较兴奋。除非你想冒着听见什么倒霉动静的风险上去。嘿,你知道,那两个阿斯加德人说不定只是延续昨天晚上的劲头儿,弄点晨间运动什么的。”

  “你是说——”

  “我们在客厅等,”娜塔莎的语气十分强硬:“这个话题到此为止。”

  “我感到不太舒服。”班纳发出求救般的虚弱声音。





  这本该是一个完美的清晨。

  对所有人来说。

  它毁灭于卧室门被推开的瞬间。


  史蒂夫尽量保持有礼貌地走进来:“洛基?你在吗,我们想问问你有没有见过Th——!”

  然后他自动消音了。

  大概停滞了五秒之后,史蒂夫以一种木然的动作,一步一步地倒退出去,咔嚓一声将门关上。当他缓慢地回过头,正看见紧跟着他一起走上来的班纳和史塔克。

  “我想我开错门了。”

  美国队长以一种虚无且平静的语气说。


  “二楼只有一间卧室,你不可能开错门。”莫名其妙的史塔克想要越过他,但对方伸出一只手拦住了这个无谋的举动。

  “不,我开错门了。”史蒂夫机械地重复了一遍。


  另一边,绿眼睛的蛇在被子下面踹了他的兄弟一脚。在有人敲到第三下门的时候他醒了过来,并且清楚地意识到两件事:1. 托尔的手环绕在他的腰上,像是要将他整个搂住一样亲昵。2. 他懒得对敲门的人回答一声请进或是走开。

  但他低估了中庭人得寸进尺的能力。


  下一个瞬间他听见对方推门而入,美国队长清晰的声音传过来:“洛基?你在吗,我们想问问你有没有见过Th——”

  紧接着对方静悄悄地退了出去,安静到一点灰尘都没带走的程度。

  这让谎言之神忍不住伸出腿,轻描淡写地踢了他兄弟一下。


  他感受到托尔动了动,发出轻微的低语,从沉睡状态中醒过来。

  然后在他的兄弟睁开蓝色左眼的瞬间,那视线甚至还没有来得及聚焦,却已经露出了一个微笑。

  “早安,我的爱。”

  睡得头发乱糟糟的雷神说。


  “早安,兄弟。”洛基带着假惺惺的笑容。他像一条从漫长冬眠中甦醒的蛇,在托尔的怀抱中懒洋洋地舒展身体,攀附上对方的肩膀,那偏高的体温让他感到舒适。

  阳光洒在托尔短短的发茬上,令发梢呈现出一种偏金的棕色来。

  “你的地球伙伴刚才闯进我的房间找你。”


  现在托尔看起来清醒了一点。但他只是伸出手将对方抱得更紧一点。

  “什么?复仇者成员为什么……”


  “我敢肯定你吓到了你的地球朋友。”

  洛基懒洋洋地说,他的声音里听不出一点歉意:“美国队长退出去的动作,会让人以为他得了石化病。”

  “他们接受能力很强,不用担心。”雷神咕哝道。这让邪神想问“你究竟是从哪里看出来的他们接受能力很强”——就他所知,这种事情在地球可不算多么常见。


  “在你去见你的——朋友之前,”洛基停顿了一下:“你还欠我一个首付。”

  “你没有告诉我你收集宇宙魔方和权杖的理由。”

  托尔看了他一眼:“这是个很长的故事。我不确定让复仇者成员在楼下等我们——”

  “我保证,他们可以等,”绿色的眼睛里神色平静:“我想听你告诉我,现在。”


  托尔看了一眼昨晚被他随手扔在地板上的宇宙魔方。难以想象他会将空间宝石就这样丢在地上放了一整个晚上。

  “如果你坚持。”他叹了一口气,开始说一些之前他不愿触及的话题。


  谎言之神躺在对方怀中,偶尔转换一下姿势。

  托尔花了二十分钟,告诉他一部分难以预测的未来。洛基以为他那傻乎乎的兄弟会显得担忧或是愤怒,但对方没有。

  雷神只是偶尔看着他微笑。这微笑抚平他的不安。


  当对方停止了讲述,邪神发现他们还有很多事情等待解决。

  诸神黄昏或是灭霸如同充满诅咒的幽灵一般,令黑发的阿斯加德人对即将到来的命运感到惧怕。

  他并非无所畏惧。

  就像他曾经以为,无论他犯下多么严重的过错、怀带多么深重的怨恨,他最终总会回到阿斯加德去,回到奥丁,回到芙瑞嘉,回到他的兄弟身边去。

  失去一切的恐惧令他几乎发抖。


  但托尔抓住了他。

  他的兄弟将他搂在怀里,将嘴唇贴上他的眼睫,低声告诉他不用害怕。这不是某种虚张声势,对方穿过九大王国、穿过那些河流般无限延伸的时间找到他。

  托尔的表情看起来比任何时候都快乐,就像最初那场被打断的继位典礼上一样,带着一种少年般的意气风发,光芒四射,那些光明长久地铺陈进他所躲藏的阴影中去。这让谎言之神将那些刻薄的、充满攻击性的词语都咽了下去。


  当他将手指贴上对方的掌心,他那傻瓜兄弟以一种令他目瞪口呆的速度脸红了——甚至当托尔昨晚厚颜无耻地说了一沓“我爱你”、或者是把他摁在床上脱他衣服的瞬间,都没有露出这种表情来。

  在清晨的阳光下,他的手心贴上对方时,雷神从脸一直红到脖子根,连那些短短的胡茬都快要变红,就像每一个傻乎乎而又纯情的毛头小子一样。


  “见鬼了。”绿眼睛的毒蛇喃喃自语,感觉快要败下阵来,他自己的脸也在发烫,并且想不明白情形为何会演变成这样。

  “我不再感到害怕。”他的兄弟低声说,仿佛长久以来压得他无法喘息的重负终于被卸下:“曾经我畏惧命运,诅咒它夺走一切。”

  温柔的手指收紧,轻轻地和谎言之神苍白瘦削、却同样有力的指尖贴近,将对方整个包裹在手心里一样。那蓝色的眼睛直视着他。

  “现在我已不再害怕。因为再也没有任何苦难能够带走你、能够阻止我来到你的身边。”


  “你知道我无法老老实实地一直和你待在一起。”绿眼睛的蛇没有嘲笑他,他的声音也变得温暖。他和他的兄弟互相伤害了太久,而这种伤害或许以后会更多、更深、更加冷酷无情,但是他们总有一部分会连结在一起,就像浓于血缘那样坚不可摧:“我做不到。”

  “我知道。”雷神露出一个天大的傻瓜般的笑容:“我当然知道。但是当你生气跑开时,我总会找到你。”

  “任何人,只要打开我的心脏,都会发现你永远在那里。”


  “你该下楼去见你的朋友了。”洛基把脑袋转向一边,掩饰他一瞬间的难为情,他兄弟某些情意绵绵的话语总教他承受不来:“我敢打赌你再耽搁一会,你的队友会忍不住拆了整栋房子。绿色的大家伙也一起来了。”

  “我们一起下去,”托尔说。他爬起来,从地板上捞起了那个宇宙魔方:“将事情说清楚。把那些他们需要知道的事情告诉他们——将要面对一切的不止是我们,还有他们。”

  “无论以后有多少战争,或是多少难挨的日子。他们应该知道这些。”


  “然后?”

  “然后,”托尔蓝色的眼睛就像海洋:“然后我们回一趟阿斯加德。”

  “你和我离开故乡已经太久了。”

  他说。

  “记得我曾经说过的那些话吗?当我找到你——”


  雷神轻声笑起来。

  下一刻他低下身去,在清晨的阳光中长久地亲吻对方的额头。

  就像亲吻他的一整个世界。


  “我会拉着你的手,带你回家。”





------END------





评论(20)

热度(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