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karasu

不用关注。忙,最近没时间摸鱼。

《回到过去》 Chapter. 13 锤基/复联123&雷神123

  这是一个复联3的开窍·锤x复联1的未开窍·基的故事,以及其他吃瓜众人。

  毫无认真度。

  我完全是在摸鱼和胡扯,所以没有任何苦大仇深。


  计算失误x2……

  这章太长了,远远超出我”每章必须卡在2000-3000字之间“的强迫症原则,导致我必须把蛋炒饭的内容一分为二。

  下一章我会修改分级,顺便把内容都整理到AO3那边。

  Pretty sure没有第三次失误了。







Chapter. 13


  “你当然知道我在说什么。”当洛基再一次重申“宇宙魔方在美国队长手里,你为什么不去问他要”之后,托尔攥紧了对方的手腕。

  谎言之神看起来整个人都进入了临战状态。如果可以他会使用幻影和法术溜走,但现在托尔紧紧地握住他,让他的小计划无法施展。

  “要我说,你的动作真的非常快。从你把它捡起来一共有多久?十秒?然后你把一个假货塞进了史蒂夫的手里——或许你不敢直接递给我,你担心被看穿。”


  雷神整个人都压在他的身上,即便对方看起来很有压迫感,从不说真话的邪神依然拒绝松口。

  “我看你是有被害妄想症,我的兄弟。”

  洛基一口咬定。


  “你知道,我简直痛恨宇宙魔方这玩意儿。”托尔的语气显示他没有在说笑:“所以当战斗结束,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检查那个被神盾局锁起来的小方块。”

  “或许你能暂时骗一骗地球人,你打算拿着它远走高飞——但你无法欺骗我。”

  “有无数个夜晚,我都想把那该死的东西给彻底碾碎。可惜我不能。”


  “我不知道你对宇宙魔方有这么深的仇恨。”轻柔的嘲笑从洛基的口中滑出,他总是无法在面对托尔的时候控制住自己的舌头:“无论你说什么,我都没拿着你的宝贝。”

  他喜欢看见自己的兄弟勃然大怒,这种小把戏总是能令他乐此不疲。

  “你可以试试把我也锁起来,或者用其它方法撬开我的嘴,但我手上根本没有什么宇宙魔方。”


  然而托尔没有生气。

  虽然他抓着洛基的手腕,可他看起来一点也不像要生气的样子,尽管他的表情有点严肃。

  “如果你无论如何都不愿意把它交出来,”雷神发出叹息,显得十分忧愁,只不过眼底的笑意出卖了他:“那么我只好自己动手找了。”


  “什么——?!”

  这意有所指的语气令谎言之神心底警钟大作,在他跳起来拔腿就跑之前,他那看起来傻乎乎的兄弟一把握住了他的腰,将他整个人拖近。

  “我们都知道你的小把戏非常多,也知道你总是随身带着你的魔法口袋——问题在于,你会把宇宙魔方放进去吗?”对方的右手滑进他的衣襟,沿着他的腰线滑动。隔着衣服感受到的热度仿佛电流刷过谎言之神的脊椎骨,令他扭动着试图挣脱。


  “那根本不是魔法口袋的位置!你这个傻瓜!”

  绿眼睛的驯鹿彻底受惊了,他冲托尔大声咆哮,抬起腿猛地踢向他的兄弟:“你以为魔法口袋就像普通的上衣口袋一样缝在衣服上吗!”


  托尔一把抓住了他的脚踝,他的食指羽毛一样轻轻擦过对方瘦削有力的踝骨,在皮肤上留下灼热的轨迹。现在的雷神看起来无辜极了。

  “你又没告诉我它在哪。”


  “我的口袋在——”

  “嘘,”金棕色短发的阿斯加德人制止了他的话,蓝色的眼睛弯起来,笑容像是永远也无法从他脸上消失一样:“我给过你机会,就在三分钟之前,你拒绝了。所以现在我会自己找。”


  他的兄弟看起来是发自内心地感到开心。

  诡计之神惊恐地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当温暖的手指攀爬过他的小腹时,他终于一跃而起。

  “够了!”

  他抓住托尔的手臂,大叫出声,因为对方的动作而轻微哆嗦。


  洛基抬起左手,蓝色的光源在他的掌心浮现。

  他向自己的兄弟递出宇宙魔方。


  这似曾相识的场景令雷神沉默了一下。他接过宇宙魔方,将它放在一个相对较远的位置。

  “你永远也不长记性。”

  虽然笑容还停留在他的脸上,但直觉告诉洛基,他的兄弟在生气。


  “够了,”受惊的驯鹿小声说,很难说是屈辱还是其它什么,令他没法把这当成一个见鬼的恶作剧。

  “让我一个人待着。”





  “嘿……”当托尔看见他兄弟发红的眼眶,笑意从他的脸上淡去。他向对方靠近一些,放轻了声音:“嘿,我很抱歉,我的兄弟。原谅我。”

  他不想再一次看见洛基露出这种表情。

  托尔小心地伸出手,包裹住对方的面颊,将他们的额头抵在一起。就像他们儿时经常做的那样。

  “我很抱歉,我的爱。”


  “当你惹恼你那凡人女朋友的时候,也这样道歉吗。”谎言之神嗤笑出声,一些难以形容的情绪使他愤怒,让他管不住自己脱口而出的话语:“哦,我忘了。你们在未来分手了——或许她在某天终于发现自己对你忍无可忍。”

  “关于这件事,事实上……”雷神的表情有些尴尬:“我们已经分手了,就在几小时前。”

  “什么?”

  “你看,”典型的托尔奥丁森式挠头:“几个小时前我跑去找到了简,然后我们分手了。”


  “为什么?”这下黑发的阿斯加德人看起来真的震惊了,甚至成功地转移了他的部分怒气。

  “你不能欺骗一个女孩。”托尔静静地说:“简是一个好姑娘,但经历过这一切之后,我告诉她我爱着我的兄弟。当你看清自己的内心,你要当面告诉对方,不然迟早有一天这些没说出来的话会变成谎言,然后伤害到他人。”

  “我的原则是:必须先结束旧的感情问题,然后再开始新的。”


  “新……新的什么?”

  能说会道的谎言之神难得结巴了一下,尽管他的内心想说这一定是你临时编出来的原则。他能听懂他那傻瓜兄弟说的每一个单词,但合在一起它们就显得稀里糊涂、意义不明。

  “所以你认为至今为止我说我爱你,都只是说说而已?”托尔叹气,当他近距离注视着对方的绿眼睛,洛基看起来有些惊慌,像一头甩动着白绒绒短尾巴的驯鹿那样试图后退。


  “我不明白。”邪神慢慢地说,他眨了一下眼:“我以为你指的是……兄弟间的友爱。”

  “兄弟间的友爱不会让我把舌头伸进你的嘴里!”托尔看起来因为挫败而气到发笑,他的肩膀垮下来:“兄弟间的感情也不会让我坐在你的床上、把手伸进你的衣服里!”

  “噢,我懂了。”洛基的语速变慢,仿佛他的大脑正在拼命运转、全速处理这种从未遇到过的突发状况。

  “不,我觉得你不懂。”托尔露出了一种听天由命的表情。


  “所以简对你说了什么?”

  眼下的谎言之神处于思维点状发散的阶段,以至于他的提问显得十分跳跃。


  “她什么也没说。她一口气甩了我三个巴掌。”

  看起来无所不能的雷神回答,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

  他的兄弟则大笑起来。

  “现在我开始喜欢那个凡人了。”

  他说。


  “我没有同你开玩笑。”托尔觉得他差不多叹光了一辈子的气:“我在告诉你实话。我不该在和你说清楚之前亲吻你。”

  “如果你是指……性的意义上,”黑发的阿斯加德人看起来已经迅速冷静下来,含蓄的教养让他在脱口而出某个单词时停顿了一下:“我觉得这是你荷尔蒙过剩造成的错觉。”

  “我不知道阿萨神族有没有荷尔蒙这种东西——而且我不得不提醒你,我已经过了青春期了,我的爱。”

  “那么你只是把它和亲情弄混了。”


  “你必须停止催眠你自己。”托尔的语气非常坚决,随即他小声咕哝:“起码我一点也不想亲吻海拉。哪怕是脸颊。”

  “谁?”

  “没什么,这不重要。”金棕色短发的大个子语速飞快:“重点是,我爱你。”

  这场对话让他有一种牛头不对马嘴的筋疲力尽感。


  “我的兄弟,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洛基静静地对他微笑:“如果奥丁已经告诉你——我相信就算他没有跟你说,你在未来也会发现这个事实。我的身体里流淌着冰霜巨人的血液,我不觉得你对着一个蓝色的怪物能亲得下去。”

  “爱是我这辈子听过的最好笑的一件事。”

  “奥丁,母亲——现在是你。当你们说爱我,这个词已经到了让人厌恶的地步。”


  “不,你不厌恶爱。”

  托尔看着他。

  “你害怕它。”

  他说,“它会伤害你,刺痛你,但你却永远也无法放弃它。”


  能言善辩的毒蛇像是下一秒就要发火,他那愚蠢的金发兄弟的话语几乎令他狂怒。

  “而且你大可以现在就试试。”然而托尔打断了他,雷神东一下西一下的说话方式令洛基有些吃不消。

  “试什么?”他却总也忍不住顺着对方的话茬追问。


  这下洛基确定他的傻瓜兄弟真的在憋笑了。

  “就算你变成蓝皮的,”托尔终于笑出声,他该死地冲着谎言之神眨了一下他的左眼,好像有星星藏在他温柔的蓝色眼睛里——

  “我也一样亲得下去。”





TBC




评论(32)

热度(3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