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karasu

不用关注。忙,最近没时间摸鱼。

《Euler's Identity》Chapter. 23 MOP/08/AU


内容提要:

  *威震天在一次交火中失去了他的舰队领航员,当他们需要利用奇点进行时空跃迁时,莫名其妙被塞上船的擎天柱被迫充当了临时领航员。
  但他不敢告诉面前的雇佣军头领——他其实军校还没毕业,根本没有任何领航经验...…



  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更新。

  忙得蹿天。

  而且,21号传颂最终章游戏发售,等待日亚物流的我已经进入了难以名状的兴奋状态。

  预见到了之后几周暗无天日打游戏的惨状。


  说到Quid pro quo,这句话最早是听我们牛津毕业的小教授说的。
  那门课是Business communication,当时讲到Sexual harassment这一截,提到了特定的职场“Quid pro quo”——我们听着没什么反应,结果小教授他自己平时温文尔雅的一个人,整个人害羞得要自燃了。脸红到耳朵根。真可爱。调戏able.
  所谓的Quid pro quo,交换交易,你便利我便利,视场合而定有权色交易的意思。







Chapter.23


  Strika的步伐迈得很大,沉重,稳定,完全符合她本人的作风。

  汽车人不得不小跑步跟在她的身后。

  有那么一瞬间,擎天柱思考对方想要将自己带到哪里。他和女性的霸天虎副官没有过多的交集,对方冷漠的性格比军阀的油腔滑调还难以揣摩,冷冰冰的敌意直接暴露在空气中。


  她厌恶我。

  擎天柱想。

  紧接着他因为自己的推测嗤笑出来——说得就好像有哪个霸天虎不厌恶汽车人一样。


  Strika带着他穿过那些走廊,沿着一条楼梯向下,到达了之前军校生没有来过的区域。

  这一层位于主舰桥下方,看起来像一个U字型的设计,贴近货仓的位置,却又巧妙地将其隔开来,有巡逻兵驻守在通道两侧。

  Strika在一扇舱门前输入密码,回头看着军校生:“进去。”


  擎天柱走进房间的一瞬间,舱门在他身后闭合了。

  这里看起来是一个类似于看守所或者监狱的地方。

  这令他感到紧张。

  霸天虎的副官就站在他身后,面无表情。

  汽车人只好试图开口:“请问……”


  “看得出来,威震天很喜欢你。”

  Strika冷淡的语调打断了他犹犹豫豫的发言,好像在说“今天天气真不错”似的波澜不惊。


  这可真是个炸弹式的开场白。

  擎天柱的大脑模块停止工作了零点一个塞秒,以为自己听错了。

  “请问,什……什么?”

  他结结巴巴地问,好像一个才蹦出来的新生火种,每一秒都在怀疑人生。


  “你在试图逃跑时,炸毁了他的一整个货仓,而他回来之后的第一个命令,居然是修好你的肩膀。”

  哦,现在女性霸天虎的语调里终于带上了部分声调——糟糕意义上的那种。好像她面前站着的不是个正常健康的赛博坦人,而是一大团宇宙锈病的霉菌。

  当她向前逼近一步,擎天柱的机体下意识地后仰,这高大的霸天虎就像一堵坚实厚重的墙壁,几乎将他笼罩在壁顶灯光投射下的阴影中。

  而Strika的声音里毫不掩饰地带着嫌恶。

  “更别提你现在身上都是他的味道。”


  哦,普神。

  擎天柱觉得自己的脑袋轰地一声。

  这句话被人当面说出来,他觉得自己快要蒸发了。


  “不……是的,不对!”

  他现在想给自己一斧子。

  “不,好吧,实际上情况并不是你想的那样。”


  Strika的右手动了一下。

  手臂上的激光炮随着她的动作发出轻微的咔哒声。

  这令擎天柱警钟大作。

  ——汽车人甚至开始怀疑,对方挑起这场谈话的目的,或许只是想找一个合适的地点掐灭自己的火种。


  Strika死死地盯着他。

  “汽车人,你在试图影响他?”

  眼下的情况,比任何军校的答辩都令人紧张,根据答案的正确与否,很可能下一秒就有子弹招呼过来。

  “这是你的策略?你试图通过自身的某种行为,对霸天虎最高领导者的意图做出修改?”

  女性副官的重音咬在“某种”这个单词上,意有所指。

  对方的提问方式,影射着所谓的“Quid pro quo”,带有露骨的恶意。


  她以为我通过对接关系,和威震天换取某种条件?

  军校生在最初茫然地眨了一下光学镜,随后极度的恼火在他的机体中流淌,仿佛能量液被淬炼加热过一遍,冲刷着他的理性。

  她怎么能够……?


  “不。”

  Optimus摇头。

  这次他回答得非常干脆,甚至有点恼怒的意味。

  “我并没有通过任何方式试图说服他——如你所见,威震天也无法被一个汽车人说服。”

  擎天柱生硬地说:“反而言之,我也不会被他说服、改变我自己的立场。”


  “但你试图和他建立起更为亲近的关系。”

  “这不应该发生在威震天身上——尤其当他感兴趣的是一名汽车人时。”

  Strika不为所动,她抱着手臂的姿势和她的顶头上司真是如出一辙。锋利的磁场透露出强烈的敌意。

  “如果你有任何令人信服的解释理由,请便。”


  “我和威震天只是……嗯,单纯的解决机体需求。”

  普神在上,他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如果他之前的同学或者朋友听到这句话,一定会露出下巴掉落的表情。

  “在发现火种源的时候,你们的首领毫不犹豫地试图把我砍熄火,我也没有手下留情。”

  “所以你的担忧毫无意义。”

  他开始思索,是不是军阀本人的厚颜无耻传染给了自己。

  “你知道,这种事情没有什么……没有什么附加含义,我们只不过是、是各取所需。”

  “我从未指望换取什么便利条件,或者干涉你们领导者的判断。而威震天也明白,他永远无法劝说我放弃汽车人的立场。”


  军校生担心Strika会不会立刻对自己开枪。

  但他就是管不住自己的发声器:“所以,如果威震天本人提出Quid pro quo的……交易要求,Um……我会第一个冲上去揍他。”

  好吧,他死定了。


  然而。

  出乎汽车人的意料,Strika露出了一个微笑。

  这表情几乎和装火种源的箱子一样罕见。

  “……不得不说,你在某些方面诚实大胆得出乎我的意料。”


  “如果你试图对威震天做出的决定施以任何影响,我会亲手扯出你的火种。他不需要来自汽车人的干扰。”

  Strika说,她收敛起那稍纵即逝的笑容,但是磁场变得柔和了一些。

  “现在,打开你的散热器。”

  “你热得要自燃了。”


  这真是太令人尴尬了。

  他不得不按照Strika所说的,让自己的散热器运行起来。


  “我无法认同你的观点。”

  当他冷静下来一些,擎天柱缓慢地说。

  霸天虎的行为方式令他感到匪夷所思,甚至是……可悲。

  说真的,拒绝接受任何意见或帮助,哪怕它们是正确的?


  “这是我们的生存方式。”

  Strika说,她已经大步走到了房间中央,背对着汽车人。

  那里非常空旷,只有一座操纵台,密码锁,和枚红色的按钮,连接控制着更深处的隔间:“不是每个人都像汽车人一样,生活在缺乏纷争的地方。我们夹在五面怪和汽车人联邦中间,或许偶尔还要面对沃克星云,连赛博坦都是我们的敌人。”

  “霸天虎需要的是强有力的领导者,威震天不能在任何决定上存在犹豫。”

  “只有他无所畏惧、毫无同情,霸天虎才能继续生存下去。”


  “如果他做出了错误的决定,你们要怎么办。”

  军校生问——尽管他知道这不是一个好话题:“你们的首领也只是一个赛博坦人,他不可能永远不犯错。”


  “每个人都要做出选择。而我们已经做出了自己的。”

  Srika说,她再一次露出微笑,这并没有使她粗犷的面容亲切多少,但她的磁场第一次不再带有能够刺伤人的敌对情绪。

  “我大概能明白,他为什么会喜欢你这样的小汽车了。”


  她输入密码,然后按下房间中央的按钮,原本类似于牢房隔间的墙壁升起,露出了后面的空间。

  这是一个监守设施。


  擎天柱伸出脑袋向里张望。

  他看见牢房的充电床上躺着一个下线锁死的红蜘蛛,静止手铐牢牢地禁锢住Seeker的机翼和双手。

  “现在,我们来谈一谈空军指挥官。”

  Strika说。

  “一个脑袋还长在脖子上的前任空指显然更有用处。”

  “姑且感谢你让红蜘蛛保住了他的项上人头。”


  擎天柱看着她。


  “这正是你让我保持警惕的原因之一,”

  Strika毫不为意,走到隔间前,透过强化玻璃打量着失去意识的Seeker:“当我发现威震天把红蜘蛛完好无损地带回来时,我几乎想要立刻轰穿你的火种舱——你胆敢尝试去修正威震天本人的决定。”

  “无论暂时的结果是好是坏,长远角度来看,把你留在霸天虎的战舰上,比让一个活蹦乱跳的红蜘蛛满飞船乱跑更危险。”





评论(3)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