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karasu

不用关注。忙,最近没时间摸鱼。

《Euler's Identity》Chapter. 19 MOP/08/AU

内容提要:

  *威震天在一次交火中失去了他的舰队领航员,当他们需要利用奇点进行时空跃迁时,莫名其妙被塞上船的擎天柱被迫充当了临时领航员。
  但他不敢告诉面前的雇佣军头领——他其实军校还没毕业,根本没有任何领航经验...…



  这篇纯属放飞自我搞着玩的东西居然写到了19章……你能信……这你能信……

  可见放飞自我远比干正经东西好玩。

  这要是Ashes让我搞19章坚持填坑,我肯定一开始就选择死亡……







Chapter.19


  当他们回到飞船上,已经是一个塞时之后的事情了。

  返程的途中,Strika的接应小队赶来与军阀汇合,这帮了汽车人一个大忙——威震天一脸讥讽地假笑着表示最好由擎天柱本人将下线的红蜘蛛带回战舰,不然他很有可能半路上控制不住把Seeker的翅膀给弄下来。


  无论红蜘蛛的机型再怎么轻巧,体型差也足够压得擎天柱苦不堪言。他的肩膀上还有伤,先是该死的威震天捅了他一剑,接着红蜘蛛又给了他一枪。

  而现在,他不得不跟着威震天、把红蜘蛛给运回战舰!

  这雇佣军首领属于有仇必报的类型,Prime在芯底做出结论。

  他盯着身边露出圆滑笑容的霸天虎,涌起极度恼火的情绪:“我觉得你需要帮忙拿一下火种源,鉴于我正拖着你的前任空军指挥官!”


  “我以为你很不放心把火种源放在我手里,”军阀虚情假意地说,背着双手往前走:“或许由你拿着比较好。”

  “普神在上!威震天!”擎天柱怒吼出来:“你就非要同我作对不可吗?我以为现在最重要的任务,是赶在遇到其他克隆体之前回到你的飞船!”


  “我的荣幸。”

  霸天虎再一次露出一个圆滑的笑容,接过装着火种源的箱子。但他显然不打算插手运送红蜘蛛的事情。

  一路上擎天柱忍不住在他身后咕哝出了诅咒,空军指挥官压得他几乎趴下。

  这些霸天虎都是吃什么长这么大的?!


  Strika的人接手了昏迷不醒的Seeker,当他们顺利回到飞船上,擎天柱差不多瘫倒在走廊上。

  感谢威震天,这一路上他连红蜘蛛的外装甲上有几颗铆钉大概都数清楚了!


  “最好找人维修一下你的机体。”

  独裁者神定气闲地说,好像整个火种舱几乎暴露出来的人不是他一样,在同Strika交代事情的同时还有精力揶揄汽车人。


  擎天柱蓝色的光学镜恶狠狠地瞪着他,怒目而视。

  他以为这是谁的错?!


  “别这样看着我。尽管你的光学镜漂亮极了,”对方虚情假意地说,伸手在汽车人的肩膀上推了一把:“好了,不要像个受到委屈的幼生体一样,维修间在那边。”

  擎天柱的引擎因为恼火而轰响了起来。


  女性霸天虎面色冷淡地看着他们。

  好像他们是战舰起落器上扰人的灰尘。


  “实际上,您也需要接受治疗,鉴于您目前的状况好不到哪去。”

  Strika毫不客气地对威震天说,她已经在内置通讯频道中喊来了医疗官:“你们两个都要。”

  她甚至没有问为什么擎天柱会和威震天一起出现。


  看到军阀一瞬间难以言喻的表情,擎天柱幸灾乐祸地笑出来。





  “所以,Strika已经解决了克隆体的问题?”

  擎天柱歪过脑袋,看着躺在他对面的军阀。

  正在对他进行机体维修的医疗官毫不客气地扳过汽车人脖子,把他的头雕掰正,避免他像个新生小火种那样好奇地乱动。

  一些精细的维修机械在他肩膀的伤口处进进出出,小心地修复那些破裂的管线和装甲。

  维修很快就能结束。


  军校生偷偷撇了撇嘴。

  在Strika汇报完情况从房间走出去之前,他都谨慎地保持着沉默。而现在,那些占据着他处理器问题终于能够提出来、用以询问军阀本人。


  在此之前,Strika曾站在一旁继续进行着汇报。

  这女性副官十分能干,几乎可以看作整个战舰上最为冷静的霸天虎了。在失去威震天行踪、同战舰联系中断的这段时间内,她领导剩余的霸天虎士兵清扫了近大半的红蜘蛛克隆体,然后从战舰带回新的增援,开始搜索威震天本人。

  就像军阀之前展露出的态度那样,他对这名副官的信任和倚重不无理由。


  雇佣军首领的机体损伤情况远比汽车人更为严重。

  两个医疗维修师正站在他身边,表情严肃而紧张。而威震天拒绝关闭任何痛觉传感器,碎裂一半的火种舱暴露出来,光学镜中的猩红色阴郁地燃烧,好像要把面前所有的人都盯到自燃一样。

  这份压迫感是毋需质疑的——证据就是,那两名维修师看起来比军阀本人更为压力四溢。


  “如果我是你,”

  躺在床上的霸天虎首领缓慢地开口,他低沉的嗓音牵动着发声器,连带胸腔一起震动,让正在维修他火种舱的治疗师双手一抖。

  “我可不会用‘解决’这种温和的词语——清扫或许更为恰当。”


  “霸天虎的风格。”

  军校生不置可否地轻声说。他现在不想同对方争辩,但或许一次更为深入的说服是必要的?

  威震天把火种源和下线的红蜘蛛都交给了Strika,所幸他没有突发奇想命令士兵砍了前任空指的头、或者是把火种源扔进量子引擎看看能不能引发奇迹给战舰来个升级之类的……

  这让擎天柱在极为忐忑的同时,忍不住思考起之后应该怎么办。


  也许他真的应该和雇佣军的首领好好谈一谈——虽然他没有说服对方的自信,威震天看起来是那种意志极为坚定的类型,目标明确、不为外界观点所干扰——但一次冷静的谈话(而非战斗),是最容易达成目标的方式。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同时,替他做机体维修的医疗官毫不客气地敲了敲汽车人的肩膀,示意他治疗已经结束。


  擎天柱立刻从维修床上跳了下来。

  并在遭到制止之前,走到了军阀身边。


  后果就是,两名维修治疗师同时抬起头,恶狠狠地瞪了汽车人一记。

  擎天柱对这态度感到莫名其妙。

  他并不是导致对方受伤的原因。事实上,威震天能活着躺在这里,可能其中还有他的部分因素在起作用——尽管对抗红蜘蛛时的联手,是为形势所迫。


  而军阀本人,则是懒洋洋地转头看着红蓝色涂装的赛博坦人,报以一个圆滑的微笑。

  治疗师当然不敢以同样的手法掰正威震天的脑袋。

  他们选择了无视。


  银灰色的火种在火种舱内燃烧。

  这霸天虎并不像外表看起来那样,擎天柱想,他注视着对方破碎的胸甲,跃动的火种平稳,有力,却不像那些年轻的火种一样朝气勃发。

  时间总会在难以察觉的地方留下痕迹,衰老的降临也并非悄无声息。


  修理暂停下来,其中一名医官开口:“主人,我想我们需要更多的特殊合金,来修复您的火种舱外装甲——中弹的部分必须被整个替换。”

  “去找Strika,”军阀说:“或者去找闪电。储存材料的仓库在他的管辖范围之内。”


  当维修师暂时告退,威震天将视线转回来,发现这小汽车仍在紧盯着他看。

  更确切地说,擎天柱正盯着他的碎裂火种舱看。


  “希望你对我的火种尚且感到满意。”

  霸天虎说,柔和低哑的声音里带着一贯的嘲弄,面对火种舱大敞的情况毫不觉得恼怒或者羞耻。


  擎天柱回过神来。

  他几乎是尴尬地移开了视线。

  “不、我……我并非……”


  军校生有些结结巴巴地解释,看起来急切得有点可怜——显然,这小汽车几乎从没遇到过这种情况。

  可以理解,威震天想。

  毕竟,这小傻瓜连最基本的调情都应付不来。

  说真的,他深刻怀疑汽车人在校教育的健全性——这样一个涂装漂亮的小汽车,经验匮乏到如此地步,只会让人觉得匪夷所思。


  或许,他可以抽出一点愉快的个人时间,给这小汽车补补课。




评论(6)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