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karasu

不用关注。忙,最近没时间摸鱼。

《Euler's Identity》Chapter. 16 MOP/08/AU



内容提要:

  *威震天在一次交火中失去了他的舰队领航员,当他们需要利用奇点进行时空跃迁时,莫名其妙被塞上船的擎天柱被迫充当了临时领航员。
  但他不敢告诉面前的雇佣军头领——他其实军校还没毕业,根本没有任何领航经验...…


  本章节:拆弹小专家擎天柱。
  下一章:情景小推手红蜘蛛。

  下一章噗噗要大杀特杀【并不
  小红会好好的,因为小红有辣————么可爱!
  最近更新这么快,是因为之后有想写的剧情,大概是下下章。







Chapter.16


  他嗅到了能量液的味道——准确来说,传感器告诉擎天柱,弥漫在四周的是能量液独特的气味。

  这铁锈般辛辣的味道不仅来自于雇佣军的首领,更来自于他身边的环境。


  当霸天虎的军队在峡谷底部同红蜘蛛交战时,连同山体被一同炸塌的是飞船的前半截残骸。

  而现在,擎天柱终于可以回答,另一半残骸去了哪里。


  就在他们的面前。


  金属的残渣、干涸能量液的痕迹就溅落在泥土中、船舱上。

  舱壁伴随着烧灼的焦黑痕迹,那些火炮和起落器几乎全部熔毁。


  显然,红蜘蛛的太空船在降落时遭遇了事故,船身从中间断裂开来。其中一半坠落在峡谷的底部,而另一半,在滑行出一段距离后,坠毁在了茂密的丛林间。

  这很好地解释了,为何面前的空地看起来如此怪异——这里原本生长着植被,却在飞船落地的时候被破坏殆尽。


  军阀的脸色阴婺,他将背在身后的长剑取下,提在手中,对擎天柱做了个制止的手势。

  擎天柱摇摇头。

  威震天盯着他看了一会,不再表态,转过身谨慎地向着巨大横亘的残骸走去。

  汽车人小心翼翼地跟在他的身后。


  船舱内空无一人。

  当他们从断裂的缺口走入太空舱,属于白昼的日光便被阴影所吞噬。每一次迈步都会引起轻微的震动,一些细小的灰尘升腾在这密闭的空间中。

  偶尔有透过船体裂缝渗透进来的光线,灰尘便在光柱间静谧地飞舞,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张力。


  擎天柱想要说些什么,但威震天先一步制止了他。

  灰色的赛博坦人转过身来,扶住汽车人的肩膀,指了指对方蓝色的天线,然后拉过擎天柱的右手,用手指迅速地在他的手心写下一串代码。

  汽车人眨了眨光学镜。

  威震天给了他一个私人通讯频道?


  距离过远时,通讯频道往往会受到磁场影响,变得时好时坏无法使用,但一个短距离的通讯显然是可以接受的。

  当他们身处于陌生的船舱中,直接交谈显然会带来不必要的风险。


  [那么,]

  擎天柱从善如流地采纳了对方的建议,开启了内置通讯。

  [这里看起来没有留守的克隆体,我们是否需要进一步探索飞船残骸?]


  [继续搜索。]

  军阀的回答毫不犹豫,[红蜘蛛的克隆部队故意将我们诱导到峡谷底部,在那里设下埋伏,这意味着或许他并不想让人发现飞船的另一半。]


  [好吧。]

  汽车人耸了耸肩。这个答案在他的意料之中——如果在炸毁的前半截飞船上并没有火种源的踪迹,那么这里呢?

  无论是他还是威震天,都无法放弃搜索火种源的下落。而在真正找到火种源之前,他和军阀还能算得上是暂时的盟友。

  他是不是该考虑给自己找个武器了?

  [我们最好时刻保持警惕。]


  威震天没有再回答,仅仅报以一个假笑。


  深处的舱室被保存得相对完整。

  其中一间看起来像是工作室的房间,里面布满了一个又一个茧型的白色舱室。二十多个白色的茧并排竖立在舱壁上,如同有机星球的蜂巢。


  当擎天柱抬起头,他发现军阀的下颌绷紧了。

  威震天的表情中流露出介于杀意和叹息般的复杂神色。


  [原生体。]

  他言简意赅地向汽车人解释,[红蜘蛛带走了它们,用来培养自己的克隆军队。]


  随着探索继续深入,擎天柱发现这飞船的残骸并不像它的外表那般不可救药——起码在短时间内,还是有人使用过它的。

  毫无疑问,红蜘蛛来过这里许多次,或许是为了将藏匿在飞船上的火种源转移到其他地方,又或许是别的什么目的。

  尽管缺乏动力,一些设备看起来依然完好无损——比如能量液提取设备和导航系统。遗憾的是,并没有发现任何类似于医疗仓的房间。


  通道的尽头还剩下最后一间孤零零的舱房。

  现在军校生已经可以确定——这艘飞船的残骸上,眼下除了他和威震天,确实没有其他任何活着的赛博坦人。


  这扇门紧紧地封闭着,门旁是毫无反应的电子锁和身份识别扫描仪,那些连动的电路一直接通到门的内侧。


  而威震天已经开始试图打开那扇舱门。

  他无视了门侧缺乏电力供应的电子锁,试图用长剑将门撬开。

  当军阀用力拉动,金属的门板发出了细微的断裂声。在断电的情况下,想要掀开这样的闸门并不是什么过于困难的事情。


  “等一下。”

  然而,擎天柱再次制止了他。


  汽车人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打量了一会舱门,然后向一旁的电子锁伸出了手。

  他沿着线路揭开电子锁的外壳,然后小心地试图将整个扫描仪都抠下来。


  威震天抱着手臂站在一边,没有催促和询问,仅仅是挑起了一边的金属眉骨。


  在整个外置的扫描设备被取下来的瞬间,露出了其下掩埋在墙体中的铁匣。

  那些线路连接的并非是身份识别器和电子锁,而是这个封闭的匣体。

  擎天柱看起来有些紧张,他分开那些缠绕的线路,皱着眉头仔细研究。最后,他在四根连线中选择了一根,十分谨慎地将它掐断。

  整个过程中,汽车人都表现出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好了。”

  汽车人说道,当他最终放开那些线路,擎天柱将身体转向霸天虎,简洁地解释:“又一个炸弹,简陋,但是杀伤性足够大,用来防止有人试图强行打开舱门。”

  “现在可以开门了。”


  威震天盯着他。


  “嘿,别这样看我。”

  被那视线盯得不自在,红蓝色涂装的赛博坦人抗议道:“我就说过,维修太空桥是我的拿手活之一。每个拆过废弃太空桥的人都具有一定的操作知识!”

  “那些连接线路不属于常规电线,我一看就能明白。”

  想了想,他补充道:“我的成绩是最好的。”


  这小汽车的声音听起来带了点自豪。

  威震天想,在意识到之前就已经微笑了起来。


  “噢!”

  擎天柱小小地感叹一声,紧接着移开了目光。


  他们进入舱房。

  这像是一个收纳室——并非普通意义上的收纳室,而是更加精密的那种。

  和存放原生体的房间有些相似,仿佛这个房间本身就是一个独立的系统,将各种物品都分门别类地收藏于其间。

  那些透明的小隔间嵌置在舱壁内侧,整齐地布满一整面墙壁。


  简直像个奖品陈列室。

  擎天柱想。


  “头等奖。”

  显然,威震天和他有同样的想法。当霸天虎的视线扫过最中间的格间时,高大的军阀发出了轻声的低语。


  擎天柱感受到身边机体的磁场在一瞬间变得猛烈,带着些许恶意。威震天看起来在微笑,但和片刻前的笑意不同,这笑容显得十分冰冷。

  在此之前,擎天柱几乎不曾体验过军阀本身流露出的如此露骨的攻击性。


  当他随着威震天的目光看去,他睁大了光学镜。


  那格间中存放着一个箱子。

  同之前红蜘蛛用来设陷阱、炸平了半座山头的箱子一模一样。

  唯一的区别,就是眼下的箱子散发着淡淡的蓝光——不同于照明设备或者LED灯光的蓝色,这光线更加柔和,沿着箱子的花纹和缝隙流淌出来,仿佛凝聚成了实体,充满整个狭小的空间。


  它们如同带有生命的触须,那些光以箱子为核心,环绕在四周,沿着舱壁缓慢地游走。

  呈现出一种无比柔和的蓝色。


  在擎天柱做出反应之前,威震天已经大步走了上去。

  这军阀以一种称得上是野蛮的姿态,毫不留情地一拳击碎了隔间的墙壁,试图将箱子完整地取出。


  “威震天!”

  擎天柱喊出声来,他本能地冲上去。


  霸天虎的独裁者扫开墙壁的碎渣,把箱子紧紧地攥在手中。此刻他猩红色的光学镜亮得发白,带着一种狂躁的喜悦。

  “让开,小汽车。”

  他对跑过来的擎天柱说,低哑的声音中听不出任何情绪:“不要试图阻挡我取回属于我的东西。它应该成为霸天虎用来征服赛博坦的武器,我不会让任何汽车人染指。”


  “火种源不是‘属于你的东西’!”

  擎天柱喊道。说实在的,对着一个充满战意的霸天虎——尤其当这霸天虎正是威震天本人时——实在是一件非常棘手的事情。

  “它属于每一个赛博坦人!”


  霸天虎发出冷笑:“如果我没有记错,汽车人早已将我从赛博坦人的名单上除名了。”

  他左手中原本垂向地面的长剑抬起,磁场中炸裂开强烈的敌意,细小的电弧沿着装甲的缝隙闪烁

  “让开。”

  “不然,或许我会没有足够的耐心,保证你在返航过程中的完整。”


  “不!”

  擎天柱毫不畏惧:“或许没有你的飞船,我无法返回赛博坦——但是你我都心知肚明,只要你将火种源视作一个强大的武器,在这件事情上我们无法达成任何共识,以前不会,以后也不会!”

  “就算我承诺放弃夺回火种源,你也明白,那不过是又一个恶意的谎言。因为在火种深处,我无法做出任何妥协,哪怕这意味着此时此刻我需要与你为敌!”


  “你真是诚实得令我吃惊。”

  雇佣军首领的声音冰冷而沙哑:“如果不是眼前的情况,我简直忍不住要称赞你的品质。”

  “作为汽车人,你可能是我所遇到过的最为坦诚的一个。”


  但他的举起长剑的动作,和他的话语截然相反,有一种志在必得的意味。

  “试着阻止我吧,Prime.”

  他说:“我会尽量保持你机体的完整——鉴于返航的时候我的战舰还需要由你来协助领航。”


  擎天柱攥紧了拳头。

  他还有其他的选择吗?或许并没有。

  这想法令汽车人感受到刺痛,但是无法动摇他的决意。




评论(2)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