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karasu

不用关注。忙,最近没时间摸鱼。

《Euler's Identity》Chapter. 15 MOP/08/AU


内容提要:

  *威震天在一次交火中失去了他的舰队领航员,当他们需要利用奇点进行时空跃迁时,莫名其妙被塞上船的擎天柱被迫充当了临时领航员。
  但他不敢告诉面前的雇佣军头领——他其实军校还没毕业,根本没有任何领航经验...…



  下一章被坑的终于换成了小红。
  主角人品守恒定律告诉我们,当威震天和擎天柱对着干的时候,他很大程度上会被坑得一佛出窍二佛升天,但当他和主角处于同一阵营的时候,很大程度上主角的正人品会弥补他的负人品【我在胡说些什么鬼……
  这样看来,拿到火种源一统天下的日子,指日可待啊!【并没有……







Chapter. 15


  “我们要怎么上去?”

  擎天柱问。

  他仰起头,打量着陡直的山壁——如果用爬的,毫无疑问这将是一个浩大的工程。


  “飞上去。”

  威震天言简意赅地回答。


  “飞、飞上去?!”


  还不等他反应过来,霸天虎已经开始变形了。


  “你到底是要上来还是傻看着?”

  威震天的语气显得十分不耐烦,直升机的机翼和尾桨发出嗡嗡声。


  他差点忘记了,大部分霸天虎都是飞行单位。

  擎天柱愤愤地想。

  飞行这个概念几乎不会出现在汽车人的思考范畴之内,但是对于霸天虎而言,这种变形方式就像是能量液的流淌、火种的跃动一样,是一种自出生、下流水线的那一刻起,就持有的自然本能。


  他伸手抓住了威震天。

  说真的,如果有选择,他实在是不太喜欢这种脱出方式。在300个大循环的军校模拟训练中,他花费了不少功夫才克服升上高空的晕眩感。


  飞行过程中,他紧紧地抓着对方,直到威震天发出了低沉的咆哮:“小汽车,你要把我的起落架给掰断了!”

  擎天柱关闭了发声器。

  海面现在离他们越来越远,那波光粼粼的水面自高空俯瞰时,呈现出一种辽阔的深蓝,和浅海大陆架的红色造礁生物交织在一起,如同颜料被打翻在水中,扩散开来。


  而他根本没心情欣赏这景象。

  因为威震天的飞行实在是算不上稳,这让他抓得更紧了。


  当他们降落在峭壁顶端、霸天虎解除载具模式时,擎天柱看见铅灰色赛博坦人在站起身的一瞬间,膝盖轻微发抖。那些原本破碎的地方,在变形过程中再度拆裂,有一些能量液流了出来。

  威震天转身背对着军校生,不露痕迹地将它们抹去。


  “走吧。”

  擎天柱说。

  

  他和眼前的霸天虎算不上朋友或者熟人,称之为暂时的盟友都显得勉强。

  况且他有预感,当威震天找到火种源,他们之间的矛盾与冲突将彻底爆发出来。霸天虎和汽车人,彼此之间注定了不会存在长久的和平。

  会吗?


  教科书将霸天虎称之为冷血的、恶魔般的内战屠夫。

  但站在他面前的,某种意义上,也是一名赛博坦人,一名活过了足够漫长岁月的赛博坦人。那些称颂、指责、如同传奇般的头衔,并不能使这具机体坚不可摧。


  想要回到原本的飞船,意味着要再次穿过这一整座山体。

  威震天走在前面。

  那些茂密的植物似乎丝毫无法阻碍霸天虎前进的步伐,他挥动着长剑将挡路的藤蔓斩断,保持着稳定的前进速度。


  这一次擎天柱同他并肩而行。

  雇佣军首领的机型更加高大,汽车人需要小跑步才能和他保持同一进度。

  行进过程中,零星的能量液沿着破损的装甲缝隙落下来。在那场几乎炸塌了半座山的爆炸中,最接近核心的威震天与红蜘蛛所受到的冲击首当其冲。

  近六个塞时中,他们没有任何能量补给,也没有任何维修手段,连最基本的治疗都无法做到。


  “也许我们需要放慢一点速度。”

  当能量液再次滴到地上,擎天柱终于忍不住开口。

  除了降落时微不可察的颤抖,这军阀的表现实在是太过平静,几乎让人怀疑他已经关闭了痛觉传感器。


  “已经走不动了?嗯?”

  而对方显然还有心思开他的玩笑。威震天的语调听起来充满了调侃:“民品的机型连这种速度都适应不了?”


  擎天柱张了张嘴。

  然后叹了口气。

  “是的。” 他说,“我觉得我们应该慢一点。”


  威震天转过头看着他。

  当他看见擎天柱无可奈何的表情,那猩红色光学镜中的笑意渐渐淡去,转为一种严肃的神色。


  “收起你多余的忧虑吧,小汽车。”

  他拆穿了军校生的心思,声音听不出喜怒:“我经历过无数比这更为严峻过的环境,有些围困战可能比你那年轻的生命周期还长,也曾无数次从尸体残骸中爬起来,无数次同死亡擦肩而过。不要把你们那些优柔寡断的担忧套用在我的身上,你们甚至不曾见过真正的战争。”

  “省下这份力气,多担心担心你自己的机体状况。”


  “但你也只是一名普通的赛博坦人。”

  擎天柱轻声说。固执的时候,他比起威震天来不遑多让:“任何人受伤之后,都会需要休息和治疗。你也不例外。”


  威震天盯着他,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新事物一样,笑了出来。

  “真是勇气可嘉,小汽车。”

  他说:“连通天晓都不会当面说出‘你只是一名普通的赛博坦人’。”

  “你的大胆总是能刷新我的认知。”


  “……”

  擎天柱闭上了嘴。这暴君的态度时冷时热,越来越让他分不清,对方是单纯地在挖苦他,还是仅仅想以捉弄他为乐。

  如果是后者,他宁可一言不发。

  在斗嘴方面,他已经吃了足够多的亏了。


  “只有尽快回到飞船上,才能获得补给。”

  万幸对方没有抓住这个话题不放,威震天说话的同时没有影响前进的速度。他再一次将那些抽打刮蹭在机体上的扰人树枝挥开:“拖得越久,情况对我们越不利。如果运气足够好,我们能够碰上Strika的增援人手;如果运气不够好——”


  如果运气不够好,我们会撞到红蜘蛛和他的克隆小队。

  擎天柱在芯底替他接上了下半句话。


  “希望这一次,我能真正亲手拧下他的翅膀。”

  威震天的语气居然充满了遗憾。


  他收回“对方只是一个普通人”的发言。

  擎天柱想。

  这些霸天虎真的是彻头彻尾的好战狂人。


  “你确定Strika能够抽出空请求增援?”

  他换了个话题:“据我所知,你们和Seeker的战斗并不是那么轻松。”


  威震天对此回以一个假笑。

  “如果红蜘蛛没有相应的能力,我想他也不会担任我的空军指挥官那么久。”

  “在不被野心冲昏头脑的时候,他的指挥能力是极为出色的。”


  “至于Strika……”

  霸天虎破天荒地沉默了一会。

  “她能做得很好。”


  这真是极高的赞扬,擎天柱想道。

  这段时间的相处让他发现,当威震天真心想要称赞某个人——而不是流于表面的形式性表扬时,他的评论往往十分简短。


  接下来的气氛有些沉默。

  威震天看起来在思考着什么——擎天柱希望他不是在考虑从什么角度撕下Seeker的机翼,两人只是关闭了发声器继续前进。


  当他们终于穿过这片丛林,一小块空地出现在面前。

  定位系统告诉擎天柱,只要再向前走半个塞时,就能回到之前坍塌的裂谷边。他决定同军阀商量一下,原路返回实在不是什么好策略,尽管距离上来说,这是最简捷的路径,但正面撞上红蜘蛛的克隆小队的可能性过大。

  最起码,他们缺乏必要的武器。


  不同于赛博坦的金属工事,有机星球的丛林地表实在是让人筋疲力尽。

  那些活跃的磁场不断干扰着通讯系统,山体中的磁铁矿令音频接收器和通讯频道里一直响着静电般的滋滋噪音。

  而最直观的影响就是,他们无法使用内置通讯与战舰取得联系。


  这种状态下选择正面碰撞,是极为不明智的。

  他需要同威震天谈一谈。


  就在擎天柱试图开口的时候,威震天伸手扯住了他的肩膀。

  “看看那边。”




评论(1)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