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karasu

不用关注。忙,最近没时间摸鱼。

《Euler's Identity》Chapter.12 MOP/08/AU


内容提要:

  *威震天在一次交火中失去了他的舰队领航员,当他们需要利用奇点进行时空跃迁时,莫名其妙被塞上船的擎天柱被迫充当了临时领航员。
  但他不敢告诉面前的雇佣军头领——他其实军校还没毕业,根本没有任何领航经验...…






Chapter.12


  “Prime……Prime!”


  “别吵。”

  擎天柱脑袋痛得厉害,机体不断发出受损警报,试图说服他继续保持下线充电的状态。


  “该死的汽车人,如果你再不起来,我发誓立刻送你去见火种源!”

  这低沉的声音听起来怒火冲天,就好像某个容易生气的雇佣军首领,雇佣军首领……雇佣军——!


  擎天柱一下子睁开了光学镜。


  但他很快发现这和闭着光学镜没有任何区别。

  周围一片黑暗。

  有一些东西还压在他的机身上。


  他试图爬起身、打开自己的车灯,推开岩石的途中,机体各处的疼痛几乎让他头晕眼花,警报弹窗像是中了病毒一样一层一层地刷出来。

  他不得不手动关闭了大部分警报,然后试图打量周围。


  很好,他还没有回归火种源。

  这是他得到的第一个结论。


  但他被埋在什么地方了。

  这是他得到的第二个结论。


  周围看起来像是一个封闭的坑洞,到处都是崩落的碎石,还有一部分飞船被炸飞的残骸——显然,之前的爆炸让这深入山体部分的船舱被整个埋了起来。

  现在他身处一个封闭的坑洞,红蜘蛛和火种源不见踪影,而远处的黑暗中还藏着一个怒火滔滔的霸天虎首领——威震天坐在角落里,正恶狠狠地盯着他,只有红色的光学镜在黑暗中显得十分清楚。

  这情况简直绝赞。

  擎天柱干巴巴地想。


  他甚至怀疑,之前威震天怎么没趁着他下线拧断他的脑袋。


  角落里,军阀的关节轴承发出卡死的咯吱声,显然他的机体在爆炸中受到了损伤。

  “看在火种源的份上,”雇佣军头领的声音听起来非常低沉阴婺,“关上你那该死的车灯。”


  “噢。”擎天柱小小嘀咕了一声,按照对方所说的将车灯熄灭。

  然而在他尝试站直的途中,脑袋十分干脆地撞上了洞穴顶端的石壁——对于赛博坦人而言,这里的空间实在是过于狭小了——导致他的汽车喇叭毫不客气地滴滴两声。


  “你想把红蜘蛛那个蠢货召唤过来吗。”

  威震天看着他的表情仿佛在看一个大脑模块进水的白痴,红色的光学镜在黑暗中熠熠生辉,如同捕食者的眼睛。

  擎天柱一边咕哝着抱歉,一边弯下腰试图摸索到军阀身边。


  “我以为红蜘蛛已经被炸平了。”

  他小声说,逐渐开始习惯漆黑一片的情况。


  “我不认为他有那么容易死。”

  军阀不无恶意地说道,他注视着擎天柱的一举一动,丝毫不受黑暗的影响:“何况就算他死了,外面说不定还有整整一队Seeker的克隆体在等着。”


  “克隆体?”


  “他逃走时一定是带走了一个小分队的原生体。”

  威震天低沉缓慢的嗓音显示出他现在的怒火直逼临界点,那种柔和沙哑的语调,令擎天柱的天线都开始紧张得向后倒伏。

  “才让他有勇气在这里伏击我。”


  而你毫不犹豫地跳进了圈套。

  擎天柱想。

  他没有说出来,可他的表情明显暴露了一切。


  对此,对方只是紧紧盯着他。

  灰色涂装的赛博坦人稍微蜷起一条腿,以便给小个子的汽车人腾出更大的地方,右手握住武器,仿佛一旦擎天柱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就会立刻给他脑袋上来一记。

  他的肩炮已经在爆炸中损毁,现在的武器只剩下手中的长剑。


  当军校生摸索到对方身边,他发出了小小的感叹。

  “哇哦。”

  不得不说,雇佣军头领看起来有点惨。


  整个机身一片焦黑,胸甲几乎全部裂开,只要稍一用力剥开,就能看见其下的火种舱。

  断面处的管线把能量液糊得一地都是,活像某种凶杀现场。

  也不知道军阀本人是关闭了痛觉传感器还是反应迟钝,对这状况一点反应都没有。

  在那样剧烈的爆炸中能够活下来,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

  霸天虎生命力的顽强程度令他感到了惊讶。


  或许汽车人高层应该改观——如果他们知道威震天这么结实,就不会那样愉快地将其划归到“已死亡”的范畴中去了。


  “如果我没记错,”

  军阀沉稳低哑地说:“我对你下达的命令是‘老老实实地呆在船上’——介意解释一下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吗?”


  这种和“我要把红蜘蛛机翼给揪下来”如出一辙语气,让擎天柱天线都竖起来了。他谨慎地向后退开一点,似乎像是在评估雇佣军首领的伤势足不足以立刻起身揍他一顿:“我不是霸天虎,没必要听从你的命令。”

  他说:“我也不会听从你的命令。”


  霸天虎打量着他,像是在做什么决定。

  直觉告诉擎天柱,不会有比眼下更危险的情况了。

  “我提醒你放开那个箱子,”他说:“而且,我以为现在我们需要互相帮助。”


  威震天嗤笑了一声,但不再有那种令他毛骨悚然的压迫感。

  “我不需要你的帮助,小汽车。”

  这雇佣军首领懒洋洋地说道,仿佛机体几乎报废的人不是他一样:“你对现在的情况没有任何帮助。”


  “我想还是有的,”

  擎天柱冷静地指出:“比如,你需要有个人帮忙处理伤口。再这样下去,你会在红蜘蛛找上门来之前,因为能量流失过度而下线锁死。“


  威震天思考了一下,算是默许了他的提议。


  如果你的手不是紧抓着那把剑、看起来想要捅我一把,或许会显得更加配合一点。

  擎天柱在芯里想着,伸手拆下了军阀那报废的肩炮。



评论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