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karasu

不用关注。忙,最近没时间摸鱼。

《Euler's Identity》Chapter. 09 MOP/08/AU



内容提要:

  *威震天在一次交火中失去了他的舰队领航员,当他们需要利用奇点进行时空跃迁时,莫名其妙被塞上船的擎天柱被迫充当了临时领航员。
  但他不敢告诉面前的雇佣军头领——他其实军校还没毕业,根本没有任何领航经验...…


  下一章或者下下章小红会出现,还挺想看他和老威打嘴炮的。
  噗噗表示不要呆在船上,不想逃跑的学生不是好领航员。
  希望下下下章能拆到……当初想着要拆个爽挖了个坑,结果坑到现在还一毛钱都没拆起来。






Chapter. 09


  当擎天柱上线,他再次听到了类似引擎转动的轻微震动声。

  就像他最初在霸天虎的战舰上醒来时一样。


  他站起身来,感到整个处理器都晕乎乎的,机体四肢像是沉睡了一个世纪那样疲乏。

  当他环顾四周,他发现自己又被扔到一个单独的舱室中了。

  很好。


  然而,当他走向门口,舱门自动向两侧滑开了——门没有锁。

  他沿着走廊,试图依靠记忆寻找通往舰桥的道路。途中遇到了几个霸天虎士兵,其中一队向他点了点头:“舰长在找你。”


  舰长在找你。

  每次都是舰长在找你。

  擎天柱想,好像除了找他以外,这雇佣军的头领无事可做一样。

  然而,他究竟是怎么回到船上的?


  他还记得BK112油吧里那杯滚烫的能量液。

  下一瞬间,他在充电床上醒来——现在他大概能够理解威震天的那句“希望你知道自己刚刚做了什么”是什么意思了。


  “如果你再不上线,我正准备派人去叫醒你。”

  走入主舰桥的时候,威震天正一脸严肃地同Strika交谈——闪电和另一个紫绿色涂装的大块头站在一边——擎天柱对后者有一点隐隐约约的印象,但再也想不起来更多的细节。

  霸天虎领导者转过头来,顺便手指划过屏幕,那些看起来像是地貌构成的三维图像瞬间消失了。

  “你就像被人切断了电闸一样,从BK112回到船上的这段时间一直处于下线状态,难以想象你是如何在打完架之后立刻陷入充电的。”

  “汽车人的危机意识都像你一样薄弱吗?这倒是一个值得庆贺的好消息。”


  “我做了什么?!”

  擎天柱显出一种目瞪口呆的表情来。


  而霸天虎仅仅回以幸灾乐祸的假笑。

  “没什么,只不过在油吧里揍了某个将手搭在你腰上的外星鱿鱼。”

  他说。

  而对面的年轻军校生已经用双手捂住了面甲。

  “顺便一提,这让我们不得不提前几个循环启程——在对方恼羞成怒、把我的战舰围个水泄不通之前。”


  “哦,不用害羞,小汽车。”

  雇佣军头领的表情看起来有那么一点恬不知耻。

  “知道吗,你喝醉之后是如此的有趣——尤其是,当你和我说了这么多之后——告诉我,你真的认为我是个‘看起来非常英俊并且该被拖出去吃枪子儿的’恶棍吗?”


  “什——?!不!”

  这下子擎天柱是真的被吓到了:“我从没有这样说过!尽管吃枪子儿那部分我觉得是对的。”


  Strika忍不住翻了翻光学镜。

  而紫绿色涂装的陌生霸天虎已经愤怒地咆哮出来:“不知天高地厚的汽车人,竟敢诋毁高贵而光荣的领袖!你应该被碾成废铁!”

  闪电在一旁高喊着“碾成废铁!碾成废铁!”,仿佛这是一场狂欢节。


  擎天柱扶住了头盔。

  满船霸天虎有没有一个正常的?

  这和他在历史课本里读到的部分太不一样了——他一直以为威震天应该更加凶恶,能露出将原生体吓坏的邪恶笑容——而大部分霸天虎也应该是不苟言笑冷酷无情的。

  可现在,看看这艘战舰,他简直像是身处于一个脑回路短路者收容所。

  而看起来相对最正常的Strika,已经走到一边自顾自的干起了自己的事情。


  “我没有骗你,”

  威震天只是抬手止住了愤怒的螺母,懒洋洋地说道:“也犯不上在这种事情上骗你——事实上,你说得比这要多的多,比如你的朋友,他们叫什么来着?御天敌——我想是这个名字。”

  然后他心满意足地看到小领袖惊慌的表情。


  喝醉的擎天柱非常有趣。

  在军阀恼怒地试图将他搬回战舰的途中,不知天高地厚的军校生伸手扯住了破坏大帝的头盔。嘟嘟囔囔着“你这种恶棍应该去吃枪子儿”,

  威震天忍不住挑起一侧的金属眉骨:“Um?”


  “声音好听的绑架犯。”

  擎天柱含混不清地说:“这也掩饰不了你是个混球的事实。”


  这小汽车在喝醉的时候,要多有趣就有多有趣。


  “在你掉线的这段时间,我不得不修好了战舰,然后提前离开。”

  讽刺地笑了一下,威震天把话题拉回正轨,他点开航行轨道设定,显示他们已经在逐步接近目的地:“你的充电时间令人叹为观止。”


  “最后的追踪显示就来自这里。”

  Strika说,她终于介入到两人的谈话间来:“红蜘蛛一定是找到了什么方法,能够屏蔽火种源发出的能量脉冲。就算我们可以精确定位到某一颗星球,依旧无法获得具体位置。”

  这女性霸天虎的声音一如既往地冷淡:“很可能这次搜索会比预定的时间更久,不难想象对方会耍一些小聪明,去掩盖自己的行踪。”


  “总能找到他。”

  威震天说,他红色的光学镜里带着一种奇异的情绪,像是冰冷的怒气,又或者是某种阴婺的火焰。

  所有保护性的船壁开始合拢,将主舰桥的玻璃窗再度包裹在安全的壁垒之后,让这战舰的中枢部位沉入船身中。

  “他无法逃得更远。”


  Strika看了一眼舰长,对方只是聚精会神地盯着主显示屏。

  “准备降落。”

  她说。

  而擎天柱坐在操作台前,他系上了安全带。


  这次降落非常平稳。


  这颗小行星不同于BK112,它被大气层所包裹,也拥有一颗属于自己的恒星。

  当飞船穿过大气层,恒星的光芒溅射在星球表面,再也不是一望无际的黑色夜空,不停变换的色彩仿佛燃烧的火焰,就像耀斑或者大红斑一样变幻不定。


  这星球被液体所包裹,只有极少的部分属于陆地。

  那些液态水——暂且称之为海洋——呈现出一种难以置信的红色,如同岩浆汇聚成了湖泽。

  当高度降低,可以看见那海洋本身就带着闪烁不定的微光,连绵无尽。


  “这些光芒来自于有机生命体的微生物群落。”

  军阀让虚拟呈像显示在主舰桥的屏幕上。

  当恒星的光芒渐渐沉入地平线,这海洋没有随之一同黯淡下去。假如某个外星文明以恒星的光芒为信仰,比如地月系的早期埃及人,比如维尔提斯的ETHOS,他们一定会因为这景象而祷告。在这离半人马座400光年甚至更远的银河系悬臂,圣忒亚的思想将早期文明中提及的升临与降临合二为一。

  大部分汽车人具有排外思想,以至于他们对有机文明的了解少之又少。


  “它们是最主要的造礁生物。”

  雇佣军首领说,那红色从天幕一直烧到海洋中,在几百米深的液态水之下清晰可见,成千上万的有机生物聚集在一起,它们分泌凝胶或者几丁质构成外骨骼,当最初的一代死去,它们的后代就在残骸上继续繁衍,形成新的生物群落,年复一年,经过难以想象的漫长时间,最终铺遍这大洋的底部,塑造出新的地表形态。


  战舰最终降落在靠近海边的陆地上。

  就像是每一颗星星都隐藏在各自的星群中,当仔细看去的时候,那海面的磷光便消散开来。可当它们汇聚一处时,又足以照亮这夜晚,如同透过建筑物表面投射出的昏暗光线。


  “它们真漂亮。”

  擎天柱轻声说。

  在他接受的教育中,有机文明往往代表着低等概念的文明——尽管靠近银河系中央区域属于星云和沃克,并且这些自由联盟体系显得相当成熟,但他们和外界的交流并没有人们想象的那样频繁。


  “我们最后一次接收到火种源的能量特征就是这里。”

  Strika离开了她的操作台,来到军阀身边。

  “这里的磁场干扰太严重,无法进行准确的定位,唯一可以确定的是——红蜘蛛的飞行器坠毁之后,他还没来得及离开。也就是说,火种源依旧藏在这个星球上的某个角落里。”


  威震天站了起来。

  “集合霸天虎士兵。”

  他露出了某种令人胆颤芯惊的笑容。

  “他拿了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找到他,找到火种源。”

  他轻声说。

  “当他再次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会把他的机翼从身上扯下来。一点一点地。”


  擎天柱下意识地跟着一起站起身。

  但霸天虎制止了他。


  “你应该留在船上。”

  威震天说,他刚刚检查完手臂上的融合炮,将双剑提起来。

  其余的霸天虎也在核对各自的装备,Strika最后一次确认了屏幕上的能量检测图:“这里到处都是残余痕迹,距离对方的坠机地点不会太远。但是熵场和生物磁场变得太过活跃,干扰了我们的追踪系统——至于具体地点在哪,只能依靠人工搜索了。”


  “等等,”

  军校生提出抗议:“我认为我应该和你们一起。”

  当整件事情关系到火种源,他如何能够做到置身事外?

  如果这群霸天虎试图利用火种源做一些不好的事情——比如试图称霸全宇宙之类的蠢事——他有责任进行阻止?


  但威震天只是露出了一个嗤笑。

  “收起你的小把戏吧,小汽车。”

  他说。

  “考虑到我们回程的时候还需要你,所以不要让我用静止锁把你给铐起来、然后丢进禁闭室。”

  “老老实实地呆在船上,这是霸天虎的内部事务。”


  “你把我绑架到这地方的时候,可没说这是霸天虎的内部事务!”


  “我没有绑架你,”

  军阀收起他的双剑:“是你自己跑进了我的货仓,我只是宽宏大量地没有把你立即丢进外太空。”


  擎天柱还想继续抗议。

  但他看了一眼整装待发的霸天虎士兵,闭上了嘴巴。


  他不一定要按照对方的要求、从头到尾老老实实地呆在船上——如果Strika、螺母和威震天本人都离开,那么他总能想出一点方法从闪电身边溜走。

  不是吗?

  而这一次,这雇佣军的首领再也无法跟在他的身边监视他了。






评论(1)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