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karasu

不用关注。忙,最近没时间摸鱼。

《Euler's Identity》Chapter. 08 MOP/08/AU

内容提要:

  *威震天在一次交火中失去了他的舰队领航员,当他们需要利用奇点进行时空跃迁时,莫名其妙被塞上船的擎天柱被迫充当了临时领航员。
  但他不敢告诉面前的雇佣军头领——他其实军校还没毕业,根本没有任何领航经验...…


  不要随意揩油,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就会因此而被揍。
  大家表示,打架这种事情,看看就好。强势围观才是正确的做法,可以酌情选择拨打110或者911.

  擎天柱并没有想太多——他只是毫无悬念地喝高了。







Chapter. 08

  螺母走进油吧的时候,正看到一个大家伙飞了出去。
  对方体积庞大,一路撞翻了门板,摔在外面的街道上。紧接着,某个小个子从门里冲了出来,手上拿着一个惯例用来储存能量液的壶。

  “你应该管好你的手!”
  红蓝色涂装的小个子怒气冲冲地大喊,举起了手里的壶。
  他用储物壶哐哐哐地砸着对方的脑袋,看起来像是抓着什么随手捡到的东西,如同矿工砸开矿道中的石壁那样猛揍对方。

  擎天柱看起来气疯了,他展现出和他机体型号截然相反的战斗力,将摔出去的家伙压在地面上。
  而一些原本坐在油吧里的人已经陆陆续续地走出来,不愿错过这种难得一见的场面。

  螺母穿过那些围观者,他挤到刚走出门的威震天身边,弯下高大而笨重的身躯,向自己的领袖行礼示意。
  “哦,高贵而光荣的威震天,我的主人,多么荣幸我能够……”

  “够了。”
  雇佣军首领打断螺母长篇大论的恭维,他看着正按着对方揍得卖力的小汽车人,挑起了一侧的金属眉骨。
  “你比预定的时间来得更晚。”

  “原谅我,主人。”
  紫绿色涂装的大个子几乎要将头垂到地面,他的声音听起来羞愧而惶恐。
  “收集您需要的东西花了一点时间,我不得不威胁对方一顿才拿到东西,我的歉意。请您原谅。”

  “做得不错。”
  威震天懒洋洋地说道。这和他以往言辞刻薄的作风大相径庭,以至于螺母的脸上顿时显现出一种不知所措且受宠若惊的表情来。

  这个时候,其他原本坐在油吧里的人已经全部挤到了街道上看热闹。BK112的街道很少有这样堵满了人的时候,以往这里的居民更喜欢缩在自己的房间中。
  军阀将整个身体都靠在门框上,他抱着手臂,缓慢地用指尖敲着自己的臂肘。
  “但是我们的计划需要改变——飞船的引擎损毁了,在维修完毕之前我们无法离开。我知道一两个能够获得补给的地方,是时候补充一点新的货物了。”

  “伟大的主人,您无所不知。”
  螺母的声音听起来变得兴高采烈,他小心翼翼地直起身体,以免惹怒面前的军阀:“那我们现在就动身?”

  “不,”
  霸天虎靠在门边显得心不在焉,他对这场斗殴既没有上前制止的意思,也没有插手帮忙的倾向。
  “再等等。”

  “您是说……”

  深红色的光学镜眯起来,独裁者露出一种怡然自得兴味盎然的神色。
  “看人打架。”

  擎天柱的披风在打斗的过程中已经被整个儿扯掉,那被摁在地上的高大家伙不知道来自哪一个外星种族,有着深绿色的外壳,眼睛几乎占据了头颅的一大半。
  “当我说——”
  咣。
  “管好你的手——”
  咣。
  “的时候——”
  喀嚓。
  储物壶裂了。

  军校生扔掉那半个壶,溅出来的高浓度能量液浇得双方满身都是。
  他扬起了拳头。
  “你就应该好好地管住它!”
  哐。

  威震天露出一个无声的“OH”的表情。
  最后这一下可真够痛的。

  而螺母显然已经注意到了擎天柱身上的汽车人标记,他发出低沉而恼怒的咆哮:“一个汽车人!”
  “一个汽车居然会出现在这里!”
  他举起自己锤子般的拳头,撞击在一起,发出巨大的金属声响。
  “我会帮您碾碎他的火种,我的主人!”

  “够了。”
  威震天厉声说:“这个汽车人是我的临时领航员,我不允许他受到伤害,明白吗。”

  “是,是……我的主人。”
  被深红色光学镜扫过的螺母退缩了,他看起来犹豫不决:“可是……高贵而光荣的威震天大人,我们不能信任任何汽车人……”

  “我知道。”
  威震天的语气显得懒散而低沉,他看到擎天柱已经把那个长手长脚的外星种族给彻底揍翻在地——这赤手空拳的小家伙的战斗力令他感到了某种程度的惊讶:“我当然不会愚蠢到去相信一个敌人。但我们现在需要他——起码在他带领我们找到红蜘蛛和火种源之前,他必须是平安无恙的。”

  “您的决定永远英明而正确……需要我上去帮他解决对方吗,我的主人。”

  “他自己能够处理。”
  毫不犹豫地否定了这个提议,猩红色的光学镜深处带着冰冷的情绪:“如果这个汽车人连自己的事情都搞不定,我不会指望他带领我的战舰前往更危险的区域。”
  “让他自己处理。”

  与此同时,围观者中已经有人吹起了口哨——这倒是个宇宙通用的奚落方式。
  看起来,这场斗殴已经毫无悬念地分出了胜负。

  揍完最后一拳,这喝多了的小赛博坦人摇摇晃晃地站起来。
  他扔下躺在地上的墨绿色家伙,头也不回地走向站在一边全程看热闹的霸天虎。
  擎天柱满脸都是挑衅的表情,他来到对方身边,一只手自然而然地搭在雇佣军头领的胳膊上——这在清醒状态下是绝无可能发生的——骄傲地仰起了他的小脑袋:“嘿,你!”
  他说。
  “显然你不知道什么是团队精神。”

  威震天在螺母发出咆哮之前制止了他,然后换上了一贯的假笑。
  “我以为你不需要任何帮忙。”
  他说。
  “当我再三向你强调要保持低调的时候,你选择在坐满了顾客的油吧里大打出手,真是令我刮目相看。”
  “汽车人都像你这样鲁莽吗?”

  “不。”
  这喝多了的小汽车摇了摇头,他的光学镜蓝得惊人,像是有机星球的海洋那样闪闪发亮。
  “但你不能指望对方把手搭到我身上之后,我还表现得无动于衷。”

  擎天柱说话的语调非常奇怪,像是陷入晕眩的有机体那样带着点口齿不清,煞有介事地冲军阀用力点了点头。
  和方才的勇猛劲头不同,此刻的他看起来非常脱线。
  那红蓝色的机体来回晃动,看上去连站在那里都摇摇欲坠。

  威震天低低地笑了一声。对方总能令他感到惊奇。
  他弯下身——机型差让他可以轻而易举地一只手将这汽车人抱起来——而他也确实那样做了。即便擎天柱想要揍他,军阀确信自己也能轻易地躲开那拳头。

  但军校生只是柔软地咕噜了一下,他紧紧地抓住霸天虎的手臂,像是被举高的幼生体那样发出了兴高采烈的惊呼。
  “哇哦。”
  他现在的视线和雇佣军首领持平了:“我喜欢这高度。”

  “我想也是。”
  威震天说,他看着毫无惧意的汽车人——说起来非常奇怪的事实,大部分霸天虎尊敬且畏惧他,但面前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家伙,在直面自己时却往往显得无所畏惧。
  这让他忍不住想要进一步捉弄对方。
  更何况,单从外表而言,小汽车非常可爱,生气起来像是炸成了一个球。刚刚的一场斗殴,连他也不禁要为军校生的战斗技巧而侧目。

  “你刚才真是非常辣。”
  军阀贴着那小巧的蓝色音频接收器说,他的声音沙哑,让这句有机种族喜欢的双关语充满了暗示意味。

  喝高了的擎天柱看起来认真地想了一下。
  “这说法听起来还不错。”
  他最终说道。



评论(6)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