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karasu

不用关注。忙,最近没时间摸鱼。

《Euler's Identity》Chapter. 07 MOP/08/AU



内容提要:

  *威震天在一次交火中失去了他的舰队领航员,当他们需要利用奇点进行时空跃迁时,莫名其妙被塞上船的擎天柱被迫充当了临时领航员。
  但他不敢告诉面前的雇佣军头领——他其实军校还没毕业,根本没有任何领航经验...…


  普神说不要拐带未成年人喝酒。
  不然后果自负。
  下一章螺母加入,大家表示要强势围观汽车人武力值刷到顶级的场景。
  灯和瓶子都是好东西,像平底锅和水管那样具有成为物理学圣剑的潜质。






Chapter. 07


  靠近建筑群深处的地方有一整排的出水管道。那些管道将废液排出,有一部分漫出沟壑,积留在地表。

  这里的温度比地表更高,积液已经无法凝结成冰。有些高大工事的外观被林立的房屋所阻挡,一眼望不见全廓。只有越过那些细窄的巷道,才能将其岩石与合金构筑的外墙尽收眼底。

  BK112小行星上最多的材料就是黑色岩石。

  这些岩石呈现出乌金般的光泽,不同于赛博坦的金属地表,显出一种更加粗犷的外貌来。尽管进行过一定程度的人工改造,这星球在某些地方仍依然保留了部分原本的体貌特征。


  早期的殖民种舰降落在这里,那些致力于拓展宇宙边界的外星种族将其视为无人照管的地区——时至今日,QRE星系群因为缺乏主恒星的照耀,依旧属于系外游离带,它与五面怪所管辖的泛银河共荣圈相邻,更远一点的地方是汽车人联邦和中立区域。

  早期的殖民者没有带来宗教、政治或者长久而稳固的经济模式,相反,他们将这里发展成了可以进行自由贸易的黑市。


  一些长期生活在此的居民游荡在黑暗中,他们的眼睛呈现出一种蒙昧的灰白色,像是覆盖着一层荫翳与薄膜。

  整个大陆上只有空港修缮得尚尽人意,其他地方大多都是半倒塌的大楼,一些直接半个楼体都嵌入山壁间,这些建在地下的殿堂采取了最省力的方式,直接凿进山壁中去。

  少量具有早期殖民主义特色的建筑有着收束成圆形的尖顶,这和赛博坦战前时期的建筑风格十分相似,那些狭窄的顶部漆层剥落,可以看出其中包含了黄金时代和星系工业文明初期的风貌,如今在黑暗中却像是残喘至今的教徒,饱经风霜,垂垂老矣。


  高大的军阀拉住汽车人的手臂,将他推进靠右的街角阴影中。

  那里有一个不起眼的小门,金属的门扉并不过分高大,同样古旧破烂。赛博坦人拥有相对漫长的生命,但在这宇宙间,生命周期漫长的种族并非仅有赛博坦人一支。有些经历了恒久时光的文明甚至可以随意地使用黑洞卷曲技术,追溯时间,绝对时空变成了相对可控的因素。

  在这个云集了新兴贸易、伪古典主义和各种外星种族的地方,光线的缺失反而成为了最好的掩体。


  擎天柱注意到,这扇门的一侧悬挂着一个照明器具。

  那器具显得古老,像是早期的提灯,不同于汽车人文明所使用的电气式探照设备。这物件中盛放着一点微小的火苗——只有在氧气相对充足的星球,才能利用它进行照明,并且极度不稳定。

  他无法想象,工业文明发展至今,居然还有人使用这种只会出现在电子档案板中的老式方法。


  而雇佣军头领已经伸手推开了那扇门。

  火苗随着他的动作摇曳了一下,像是快要熄灭一般。

  伸手把好奇打量的军校生给扫进门里,威震天不耐烦地把门给关上。


  擎天柱抬头瞪着他:“嘿!你甚至没告诉我这是……哇哦!”

  他小小地惊叹了一声,环顾四周,脸上是明显的诧异神色:“这里看起来……看起来……”


  “看起来像个油吧?”

  军阀假笑着替他把话说完,头也不回地向里面走去:“因为它确实是。”

  “麻烦你挪动一下生锈的双腿,还是说你想在那里一直站下去?”


  这感觉很奇妙,此处的一切都与赛博坦大相径庭,但依旧能看出来面前这娱乐场所的原貌。

  一些高大的桌椅散落分布在房间的阴影里,浮动光线照射不到的地方,零星有其他种族的人正在窃窃私语。他们使用陌生的语言交谈,进行着纤维塑料、有机纺织物、能源矿藏、黑市零件,甚至某些危险武器的贸易。


  “我们来这里干吗。”

  小步追上明显缺乏团队精神的霸天虎,擎天柱低声问。

  而威震天已经走向了柜台。

  “给我两杯高纯度能量液,不要精炼的那种。”


  “我是在校学生。”

  汽车人提醒对方,看着霸天虎找了个地方坐下。

  而雇佣军头领只是再度露出了充满嘲讽的笑容:“哦,我可没说要请你喝,小汽车。”


  他看着擎天柱的表情从惊讶变成怒气冲冲、蓝色的光学镜狠狠地瞪着自己。

  “而且你也不像你自己说的那样循规蹈矩,小家伙。按照你的说辞,你是在烂醉如泥之后才被塞进了我的货物箱的。”

  “还是说你不需要碰高纯度饮料就会醉倒?那可还真是了不起的天赋。”


  军校生的面甲一下子变红了——真奇怪,赛博坦人居然能像有机生物那样展现出害羞的情绪来。

  “这不一样……”

  擎天柱试图分辩。

  是的是的,他们赢得了模拟战,然后在御天敌的撺掇下溜进了油吧,接着……

  好吧,没什么不一样,他苦恼地想,别为你自己的行为找借口了擎天柱,你这是自作自受。如果当时没有接受对方的建议,你也不会像现在一样,和一个霸天虎被困在这个莫名其妙的地方。


  “那确实是我的责任,”

  最终他说道:“但是同样的错误我不会再犯第二次。”

  “说起来,我们到这地方来究竟是干吗的?”


  “等人。”

  霸天虎懒洋洋地说。他的声音滚动在喉咙间,听起来一直都散漫而低沉,有种倦怠的意味。

  并没有接着刚才的话题继续刁难小军校生,他把老板送上来的两杯液体中的一杯推到对方面前。


  “你说过这不是给我的!”

  擎天柱再度瞪着他。


  “哦,我改变主意了。”

  似乎以捉弄汽车人为乐,军阀看着面前的赛博坦人想要揍自己一拳似的表情,显得不为所动:“这里可不止出售能量液,还会出售各种有机体饮用的东西。那些植物的提取液,足够让人想要清空油箱。”


  “想都别想。”

  他盯着擎天柱突然间变得跃跃欲试的样子,冷淡地做出警告。

  “在我的飞船修好之前,你不会有任何机会把自己的机体给弄出什么故障来。”

  “现在,给你自己补充一点能量。”


  “我没有。”

  闷闷不乐地接过那只杯子,汽车人自然而然地喝了一口。

  紧接着,他像是被呛到一样咳嗽出来——这举动真的是非常有机体——整个机身都蜷成一团。


  “如果你想谋杀我,只需要拧断我的脖子就可以了!”

  他冲笑出来的军阀低声咆哮,像是在压抑自己的怒火。事实上,除了一般情况下圆滑的假笑以外,这军阀展现出愉悦表情的时候实在是太少了——霸天虎们看起来全都是一副仇大苦深的表情。

  而眼下,雇佣军头领饶有兴味地盯着他看。


  “你的接受度太低了。”

  漫不经心地说着,威震天指了指桌上的杯子:“这里的能量液和赛博坦的可不一样,没有那么多的精炼程序。殖民者们把大部分精力都花费在了融化这星球的两极、凿尽地底能源上,不是所有种族都依靠能量液为生,这里的东西喝起来就和当地土著的生活方式一样令人反感。”

  “又或者是你舌头上的那些传感器过于恪尽职守。”

  若有所思地说着,军阀的声音变得更加低沉。

  “就像那些怕烫的有机生物幼崽一样。柔软,敏感,会因为被能量液烫到而疼痛。”


  普神在上。

  擎天柱有一瞬间的不知所措——面前的家伙是不是在调侃某些不那么健康的东西?

  这是什么具有暗示意味的笑话?

  对方的声音听起来如此沙哑而暧昧,如同懒散地拂过他的音频接收器那样。


  他感受到自己的面甲再度变烫——并且在变得更烫之前,汽车人不假思索地做出了反击——他端起剩下一大半能量液的杯子:“够了!”

  “我并没有你说的那么弱不禁风!”

  然后他将那杯能量液一饮而尽。


  普神……这东西真的像液体燃烧弹一般,顺着摄入口滑进,一路燃烧进油箱里。

  他怀疑在接下来的几个循环中,他全身的线路都将被这种热辣辣的烧灼感所笼罩。

  到底怎样的提炼工艺,才能做出这种能量液来。


  而对面坐得稳稳当当的军阀,只是看着擎天柱把杯子重重地放回桌子上,露出了一个WOW的表情来。

  “希望你知道自己刚刚做了什么。”

  威震天说。


  


评论(4)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