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karasu

不用关注。忙,最近没时间摸鱼。

《回到过去》 Chapter. 09 锤基/复联123&雷神123


  这是一个复联3的开窍·锤x复联1的未开窍·基的故事,以及其他吃瓜众人。

  毫无认真度。

  我完全是在摸鱼和胡扯,所以没有任何苦大仇深。


  再次说一下,这篇是我在胡扯。

  Totally我在胡扯,完全没有认真度,没有严肃剧情。它没有严肃剧情。

  OOC和脑子有坑是我的,和朋友聊天哈哈哈的时候开的坑。大嘎纯粹当个娱乐就好。

  以及夜观星象掐指一算……命运告诉我还有两章能飙车【并没有这种命运X

  发出了RUA的声音.jpg







Chapter. 09


  这种事情当然有可能发生。


  洛基盯着他的兄弟能有十秒钟:“你不是认真的——我是说,你在开玩笑,是吗。”

  “显然没有!我认真得不能再认真。”雷神说,看起来很受伤。

  “弟弟,就一下。”他甚至表情十分无辜地伸长了脖子,指了指自己的脸颊。


  洛基似乎想要拔腿就跑,他在愤怒地诅咒托尔。但对方的手指扣住他的腰,露出一种契而不舍的架势,任凭黑发的阿斯加德人暴跳如雷。

  筋疲力尽头晕脑胀的毒蛇最终妥协了。


  他小心翼翼地靠近托尔。这没什么,洛基给自己进行着自我催眠,小时候他那傻乎乎的兄弟也曾把他变成的蛇捧在手中亲吻。

  这没什么。

  他一副底气不足的样子,甚至把这句话小声念叨了出来。当他的手指触碰到对方的面颊,那些胡茬扎得他指尖轻微发痒,而托尔正咧嘴露出一个相当灿烂的微笑。


  “有没有人提醒他把笑容收一下。”

  罗曼诺夫的声音横插进来,冷静而镇定:“他已经陷入某种幻想、维持着那种表情两分钟了。”

  当她从背后拍了拍雷神,对方笑着转过头来以一种做梦般的语气说:“你好啊,娜塔莎。”


  “不,我不好。”罗曼诺夫斩钉截铁地回答。

  “很抱歉我需要把你拉回现实世界——我们必须谈谈,关于那根权杖。”

  “我们不能把它归还给洛基。”


  “你们当然能。”不远处的邪神开口了。在此之前他坐在史塔克大厦顶楼的地上,一只手深深地扶着前额,仿佛处于某种绝望状态。托尼史塔克坐在他的对面,手按着胃部。

  他们看起来都不太舒服。

  “没人比我更了解我的权杖,如果你们想要打开一扇传送门?——我在这儿呢。”洛基摊开他的双手:“现在我非常配合,整件事不存在什么值得犹豫的地方。”


  “我没有询问你的意见。”娜塔莎说,她把托尔拉到一旁,同样显得充满戒备的鹰眼和美国队长站在她的身边:“听着,我不愿意当面指出来,”她看了一眼竖起耳朵的谎言之神——驯鹿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但这只是令他的偷听举动欲盖弥彰:“但你的兄弟实在不值得相信。”

  “当然。”托尔伸手扶住她的肩膀,在接收到对方的目光时张开了嘴:“嘿,我当然了解我兄弟的为人,他的很多话都不可信。从小到大他骗我的次数我甚至数不清。”

  娜塔莎瞪着他:“这就是你提议把权杖还给他的原因?!非常具有说服力。”


  “我看着他呢,”雷神笑起来,他的眼睛弯弯的:“别担心,我会盯紧他。洛基知道如何使用权杖,这能让我们省不少事。”

  “你知道如果你错了——”

  “你得相信我,娜塔莎。”托尔注视着她:“我们聚集在这里,是为了结束这场战争。”

  他依然带着笑容。

  “我同你一样爱着地球,人类总是自相纷争自我毁灭,但它不应该承受被强加的战火。”


  “你是不是对什么东西都能爱得起来。”一直低着头的邪神突然冒出一句——这令他明目张胆的偷听计划曝之于众:“以前我真不知道你是这种类型。”

  “你不一样,兄弟。”托尔猛然转过头:“你是我生命的一部分。”


  “这是什么情况。”进入状态没多久的鹰眼喃喃自语,他原本一直警惕地瞄着黑发的阿斯加德人。

  “世界在变化。”史蒂夫拍了拍他的肩膀,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自信一些:“对于一些变化我们只能接受。”


  “队长,”娜塔莎叹了一口气,这声叹息听起来发自内心:“我们把洛基的权杖拿过来?”

  绿眼睛的谎言之神站起身。

  他露出了一个微笑。





  当洛基走向表情严肃的史蒂夫,一只手紧紧地抓住了他的肩膀。

  “如果你敢耍花招——”


  “你要射我一箭?”邪神对着低低咆哮的鹰眼笑了笑,对方的眼神明确透露出“我会射不止一箭”的警告意味。

  “放心吧,想这么做的人足够多,你得排队了。”

  他从美国队长的手中接过了权杖。


  当他的手指接触到杖柄,从不间断的窃窃私语再一次缠绕上他。权杖和宇宙魔方是纯粹的能量,那些象征着他力量的权能在逐渐复苏,从心脏流淌至指尖。

  金色的铠甲覆盖上他的肩胛、他的手臂。


  “洛基。”

  下一秒,托尔抓住了他的手。

  雷神蓝色的左眼停留在他的身上,像是想说什么却又停下来。


  “别担心,兄弟,”谎言之神虚情假意地笑了笑:“我又不会从你面前飞走。”

  托尔没有回答。这让黑发的阿斯加德人的笑容逐渐淡下去:“噢,你不是认真的吧。我要感到不舒服了。”

  对方放开了手。

  “这不是我想说的,”托尔挠了挠脑袋,表情有些尴尬:“我觉得这个打扮还挺适合你的,兄弟。”


  “这听起来像是直男对于女朋友最糟糕的恭维。”站在一旁的娜塔莎一锤定音。

  “为什么我们之前都没发现,”史塔克抱着他的手臂,和其他复仇者成员一起注视着围在自己兄弟身边显得欲言又止的雷神:“小鹿斑比戴上头盔的时候,他看起来还挺高大的——虽然没有他的兄弟那么壮实。”

  “或许这是阿斯加德人的平均身高。”班纳博士喃喃地说。

  “那一定是因为阿斯加德的重力小于地球。”钢铁侠斩钉截铁地回答,继而他转身向屋内走去:“交给你们了,我去拿个东西。”


  “在此之前,”娜塔莎一把钳住了谎言之神的另一只手:“解除对艾瑞克赛维格博士的控制。”

  “我觉得我现在很好。”围观了复仇者的昆式战斗机降落在史塔克大厦顶楼全过程的艾瑞克小声说,从刚才起他就站在他的大型传送装置旁边,仿佛进入了隐身状态。

  “他是我的人。”邪神懒洋洋地说。

  “他是一名地球人,一名美国公民——他可不是‘你的’人。”娜塔莎的目光咄咄逼人,攥紧对方的衣服领口将他拉低:“你需要解除对他的控制,立刻。”


  洛基举起双手。

  “如你所愿。”他面带微笑,看起来并未因为被冒犯而生气:“但你要当心,或许这种事情我做起来没有那么熟练,就让我们祈祷我们的——托尔的朋友艾瑞克能够完好无损地……”


  “别这样,兄弟。艾瑞克是个好人。”

  “如果你敢弄点别的东西,我会在你的胸口射个洞出来。”

  雷神和鹰眼同时开口。

  “你应该自己试试被人控制的滋味,就像有人用夯地机在你的脑子里连续打了二十个小时的桩。”巴顿的手指下意识地想去摸身后的箭囊。


  “别担心,我亲爱的朋友。”洛基走近赛维格博士,对方一脸惊恐地缩在大型传送装置的后面。

  权杖的尖刃抵上他的胸口。

  “我对自己的能力还是有一定自信的。”洛基说。


  下一秒,那不正常的蓝色逐渐从艾瑞克赛维格的瞳孔中褪去。

  对方踉跄着后退,在摔倒之前罗曼诺夫一把扶住了他。


  “我感觉自己要吐了。”

  从控制中被解放出来的赛维格博士说出了第一句话。

  “帮个忙,”拿完东西回来的钢铁侠迅速地说:“别吐在我的楼顶上。这栋楼有我百分之七十的股权。”


  “他为什么这么配合。”美国队长问,他站在有一点距离的地方看着这一切,皱着眉毛:“洛基看起来可不像是会听话的人。”

  “可能他只是被吓傻了。”史塔克调整着新戴好的手环,半分钟之前他从家里摸出了它:“小鹿斑比更像那种聪明并且能惹乱子的麻烦儿童。然而想想看,这个麻烦儿童在一天之内被他的兄弟亲了不下三次,如果换成是你——”

  “我会变绿。”班纳再一次喃喃地说。


  史塔克和史蒂夫同时转头看着他。

  “我只是开个玩笑。”

  班纳后退一步。


  “Jarvis?”托尼掰了一下他的手环:“启动我的新装甲。顺便帮我接通神盾局的老大——如果尼克弗瑞搞定了上面那些大人物,我想我们可以开始了。”

  他扶着脖子,轻微左右转动了一下自己的颈部:“让我们赶紧结束这一切。”

  他说。

  “我一秒钟都不想再等了。”






TBC





评论(4)

热度(2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