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karasu

不用关注。忙,最近没时间摸鱼。

《回到过去》 Chapter. 04 锤基/复联123&雷神123

  这是一个复联3的开窍·锤x复联1的未开窍·基的故事,以及其他吃瓜众人。

  毫无认真度。

  因为我完全是在摸鱼和胡扯,所以没有任何苦大仇深。







Chapter. 04


  “你得让巴顿的人停手,”托尔坐在地上,抱着他的胳膊:“说真的,这对一般人来说太苛刻了。”

  仿佛是为了印证他的说法,罗曼诺夫特工的双腿绞住那名入侵者的喉咙,几乎将对方勒得翻白眼,然后重心后倾将他整个人摔向地面。

  那名士兵尚未来得及关闭被错误启动的程序,导致整个囚室仿佛悬在空中一般摇摇晃晃。

  “解除对他们的控制,兄弟。你那带领齐塔瑞人侵略地球的计划不会成功,只会让复仇者们被彻底惹恼。”

  “相信我,你不会想要惹恼浩克的。”


  “我不认为你的兄弟会听从这个忠告。”娜塔莎说,她从地上站起身来,把暂时失去意识的武装分子踢到一边。当她站在透明的墙壁前,身体微微前倾,后背到腰部的线条绷紧拉伸成一个优美的弧度,蓄势待发:“抱歉打断了你的逃跑计划,驯鹿。或许你可以看看下方,考虑一下逃跑失败的下场。”

  “我觉得没关系,”托尔笑了笑,在看见自家兄弟的表情时又迅速将笑容收起来:“有一点关系,我是说有关系。我深感遗憾。”

  紧接着金发的阿斯加德人叹了他上船以来的第二口气:“而且我得说,让托尼史塔克盯紧他自家的屋顶,然后他会发现他和布鲁斯正在追查的宇宙魔方马上就会大摇大摆地出现在他的屋顶上。”


  “这也是你的兄弟告诉你的?”娜塔莎扬起嘴角露出一个笑容:“这条情报的可信度值得商讨,基于你们感人的兄弟情谊看起来有点过热。”

  “我当然没有告诉他!”绿眼睛的毒蛇脱口而出,紧接着他闭上了嘴。

  “我想也是,”罗曼诺夫看了洛基一眼:“考森特工一直在关注着你们上演的情景话剧,显然他没有听到什么史塔克大厦。”

  “你可以把这当作兄弟之间的心有灵犀。”托尔补充了一句,他冲洛基眨了眨眼睛,收获了对方一个更加凶狠的眼神:“你也可以让史塔克自己去判断,但我相信他会得出和我一样的结论。”


  “复仇者在监视我们?”洛基走到娜塔莎前,他的一只手臂撑在玻璃上,显得咄咄逼人,想要掩饰刚刚的失误,同时也决定彻底无视那个大块头的金发怪。

  “这有什么值得惊奇的。你是个囚犯,还是个侵略者,”罗曼诺夫耸了耸肩:“我以为你很清楚摄像头的位置,不然也不会偶尔对着摄像头傻笑、想引起别人的注意。”


  “我从未对着摄像头傻笑,你们这群愚蠢的凡人!”

  怒火在谎言之神的胸膛中熊熊燃烧,事态发展离他的计划愈发偏离。托尔身上发生了什么不同寻常的事情——他对这点深信不疑,无论是对方失去的右眼和金发,还是他的兄弟从见面起就不对头的态度。阿斯加德的雷神不是善于隐藏心事的人,难过时他便难过,高兴时他便面露喜色,但现在洛基往往吃不准托尔在想什么。

  或许这些地球的凡人并未发现不对劲的端倪,但谎言之神可以。

  他像是隔着一层蒙昧不清的玻璃打量托尔,对方傻得冒泡的微笑背后还藏着什么更大的心事,在他自彩虹桥坠落、离开阿斯加德的这段时间里,托尔身上有什么本质性的东西被彻底改变,在面对毫不留情的嘲讽时也能一笔带过、不再正面同洛基针锋相对,这让他无法像以前那样对自己兄弟的想法加以揣测。

  而现在,托尔知道自己的计划——他的兄弟知道宇宙魔方会出现在史塔克大厦上。对方是从哪里得到的讯息?

  他厌恶超出自己掌控的事情。


  “如果你说的是真的,”娜塔莎绕过看起来正在思考的驯鹿,她面向从刚才起就坐在地上一脸放松的雷神:“我们需要现在赶去纽约,在魔方被启动前阻止这一切。”

  “或许不用。”

  “抱歉,你说什么?”

  “我是说,”金发的阿斯加德人清了清嗓子:“就算你们关闭魔方,想想看吧,在你们的头顶上还有一支隐形的齐塔瑞的大军,永远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跑来地球搞一趟观光旅游——把旅游景点彻底破坏的那种。”


  “所以?”

  “所以我们撤离纽约市民,然后启动宇宙魔方——由我们来打开门,既然门是双向的,那么尼克弗瑞可以申请一枚核弹,直接给齐塔瑞人的母舰送个见面礼。在这之后我们关闭魔方,游戏结束。”

  “这可不是什么游戏。”娜塔莎盯着他,平静地说:“这是战争。”

  就连洛基也回过头来看着他的兄弟。

  “我知道,”托尔笑了笑,他那只蓝色的眼睛长久地停留在罗曼诺夫身上:“相信我,娜塔莎。我比任何人都知道战争的样子,它让一切生命或者死亡都变得毫无意义。它夺走我们所爱的,带来一切我们所憎恨的,它让我们不再为人。”

  “所以我们要结束它。”


  “我会和尼克弗瑞说——”

  “嘭!”


  在洛基怒吼出“我受够了”之前,所有人弄清楚在第三次的“嘭”意味着什么之前——

  固定囚室的部件突然全部松开。


  关押着阿斯加德兄弟的透明房间一瞬间进入失重状态,以一种自由落体的速度掉出飞船。

  托尔大喊出来,洛基大概听见对方咆哮着“不要再来一次”之类的,然后他和托尔一起在急速下落过程中咣地撞上了玻璃墙壁。


  娜塔莎抓紧护栏回过头,她看见举着一把类似于激光枪的新式武器的菲尔考森探员,对方正气喘吁吁地站在门边。

  操作台前,那名之前昏厥的入侵武装分子不知何时苏醒过来,看上去正试图按下操作台上的按钮、准备释放笼子里的谎言之神。

  匆匆赶来的考森探员毫不犹豫的一枪让对方整个人轰然倾倒,同时一巴掌拍到了另一个按键上。


  “我……很抱歉?”

  菲尔考森看起来有点不知所措,他快步走上前,把武装分子的尸体推开的同时关闭了那个“通风口”,站在娜塔莎面前显得抓着武器的手脚都没地方放。

  “我没想到他会碰到其它按钮……”


  “我应该先把抛出口关闭,”罗曼诺夫叹了口气——她一定是被托尔传染了某种忧郁症:“该死的,我不该为了吓唬驯鹿而让那些螺旋叶片一直开着。”

  “你知道,他有时候看起来还挺恐高的。”


  “我敢保证,”考森探员慢慢地说,抱紧了他的枪:“你成功了。他们在掉下去的时候确实发出了大喊大叫。”




TBC




评论(8)

热度(2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