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karasu

不用关注。忙,最近没时间摸鱼。

《回到过去》 Chapter. 03 锤基/复联123&雷神123


  这是一个复联3的开窍·锤x复联1的未开窍·基的故事,以及其他吃瓜众人。

  毫无认真度。

  因为我完全是在摸鱼和胡扯,所以没有任何苦大仇深。






Chapter. 03


  这不对。

  洛基想,他的兄弟被人冒名顶替了。他忘记了上一秒,自己还拒绝承认托尔是他的兄弟。

  骄傲自大的雷神正坐在那里,用读莎士比亚的语气对着他背台词,一字一句,感情充沛得仿佛要从那蓝眼睛里溢出来。即便他用心灵宝石给托尔洗个脑,对方也绝对不可能这样同他说话。谎言之神觉得托尔的表情有点熟悉,紧接着他想起来,自己那傻乎乎的兄弟在对着阿斯加德女性放电眨眼睛时,也是这种神态。

  洛基觉得事态的脱轨感越发严重,甚至让他有些心底发毛。


  考虑着侵略地球的邪神当然不需要借助蝼蚁的帮助。

  但洛基指望巴顿特工快一点出现,把他从这间该死的囚室里弄出去。


  “看着我,弟弟。”雷神说。

  我一直在看着你,黑发的阿斯加德人在心底咆哮——我甚至不敢移开视线!神盾局应该派人过来和他聊天,试图从他的嘴里套出一些有价值的情报,比如宇宙魔方的下落。

  然而事实上,一个人都没来。

  没有菲尔考森,没有尼克弗瑞,没有罗曼诺夫,甚至连那个让他想要狠狠瞪回去的托尼史塔克也没有。他和看起来是自己兄弟的奇怪家伙共处一室,对方从刚刚起就试图一点点挪到自己旁边,每次都止于洛基把他刮了一遍的拒绝眼神。


  从十分钟前,他就感受到船身产生了轻微的震动。他希望是浩克出了什么问题,更希望是巴顿特工找上门来,转移那群复仇者成员的注意力。

  和托尔面面相觑的每一秒都像是煎熬。


  “你的小把戏对我无效。”

  充满警戒的绿眼睛毒蛇一副想要进攻的姿态,他脸上的假笑几乎快要挂不住:“我很好奇你从哪里学会了花言巧语,或者你以为这样会对我构成羞辱,那么你一定是蠢得可笑。”

  “在人类面前亲吻你的兄弟?我见过更多糟糕的事情,我见过你所未知的宇宙秘密,坠入深渊的那一刻我就和之前虚伪的兄弟感情做了告别,你的举动不会对我构成任何影响!”


  “当然不!”托尔在对方跳起来前抓住了他的手,让洛基因为惊悚而咣地一声撞上房间的透明墙壁。

  他的兄弟看起来就像一跃而起的驯鹿,虽然现在对方没戴那个犄角尖尖的头盔。驯鹿这种生物往往会毫无道理地突然受惊,然后高高地蹦起,想要安抚它们你就只能安安静静地坐在原地。

  “我从未想过羞辱你,”托尔说,他再次挠了挠自己的金色短发,以一种可怕的真诚看着他的兄弟:“我亲吻你是因为我爱你。”


  “嘭!”

  整间囚室剧烈晃动了一下,被关进来前尼克弗瑞曾经做出了充分的展示,他打开囚室下方的螺旋扇形叶片,以一种充满嘲讽的表情警告谎言之神:“如果你想要越狱,这一整个笼子会直接从几千尺的高空被扔出去。我听说阿斯加德人都自诩为神,或许你可以试一试。”

  洛基当然不想试,尤其当这间囚室是为浩克级别的怪物所准备的时候。或许他的兄弟有能力锤碎墙壁,但不是他——他还想再在船上呆一会,鉴于至今为止他尚未成功分裂这群地球人里的任何一名。


  所以当房间整个摇晃的时候,洛基和托尔一同抬头,望向房间入口。

  在短短的一两天里,“嘭”这种声音几乎给邪神带来了心理阴影。

  尤其是那些螺旋状的叶片正在他与托尔的下方缓缓收起、一眼可以看见上千尺之下的遥远地面。


  一名全副武装、戴着头盔的士兵不知何时溜了进来——从他的打扮上洛基可以肯定,对方是巴顿特工的人,他的盟友已经成功登船——正讪讪地把手从操作屏幕上收回来。

  “按错键了。”

  对方说。





  这不对。

  洛基再一次意识到这个事实。他登船的目的有很多,比如引发复仇者的内部分裂,为此他仔细研究过每一名成员的档案,他有自信可以成功策反这些各自为营的凡人;再比如让那个绿色的大个子搞一场狂风暴雨般的破坏,运气好的话甚至可以直接让这钢铁要塞从天空坠落。


  这一切成立的前提,是所有复仇者对待他小心翼翼、如临大敌——人类在紧张的时候会犯错,会受到挑拨。对宇宙魔方下落的急切需求,足以让尼克弗瑞把他的得力手下送过来打探情报。

  复仇者们会通过摄像头关注着他在这里的一举一动,可笑地试图分析出他的想法和下一步计划。


  但现在他好像被遗忘在了囚室里。

  这让他所剩无几的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折磨,甚至没有任何一个人类愿意踏进房间来“造访”他——虽然他有一大堆话想说,并且永远不会把这种折磨表现在脸上。

  第一名访客连复仇者联盟或者神盾局的人都不是。更别提巴顿特工的部下,几乎手一抖把他和托尔从船上直接连人带房间抛下去。


  事实上确实没有人想造访囚室。

  娜塔莎在十分钟前就掐断了监视视频。


  其他成员与她的想法大概没多大区别,只有菲尔考森还在唉声叹气地盯着屏幕看——这是他的工作,他没法像罗曼诺夫特工那样甩手走人。

  囚室里正上演到“看着我,弟弟,看着我的眼睛”……当考森转头打量四周,只来得及看见他的偶像美国队长尴尬地假装在研究新式手机。他寻求帮助的想法宣告破灭。

  托尼很早之前就同布鲁斯一起去了实验室。

  “我们需要找到魔方的下落。以及我对阿斯加德肥皂剧毫无兴趣。”

  “哦,你说那只驯鹿?我觉得驯鹿不是最危险的——起码现在不是。托尔正盯着他呢,他那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充满了惊恐,说真的如果洛基这么害怕他的兄弟,我们干吗不一开始就把托尔召唤来地球。”

  花花公子史塔克说,顺便拍了拍另一名科学家的肩膀,冲门口歪歪头。

  “祝你好运,考森特工。”


  菲尔考森不禁开始琢磨这算是哪门子的好运。

  他想走到史蒂夫面前,问问对方能不能给他收集的卡牌签个名,而不是眼下这样同他的偶像一起尴尬地坐在房间里,听着屏幕里充满深情的台词。

  以至于警报响起、船体开始震动的时候,一直正襟危坐的史蒂夫整个人跳了起来。


  “我们被袭击了!”

  美国队长说,拿起他的盾牌。

  “是的!”考森附和道,以相当同步的动作一把抓起他的通讯器,尼克弗瑞的声音正从通讯器里传过来:“通知所有人,我们遭到了袭击!一枚主引擎遭到了攻击,在附近的复仇者成员请尽快赶过去!如果再多一枚引擎受损,我们可能会从天空坠落!”

  紧接着考森察觉史蒂夫在看着他。


  “你知道,做好准备,随时应对未知的敌人。”菲尔特工不得不笑了笑,让自己看起来显得没有那么如释重负。

  然后他伸手,在托尔说“我亲吻你是因为我爱你“的时候一把关闭了视频。

  “罗曼诺夫特工?“考森叹了口气,他给黑寡妇发去一条通讯:”头儿怀疑是巴顿特工的人,你需要去一趟关押洛基的房间——我们有充分理由相信,这次袭击是冲着他来的。“


  “你一定是要杀了我。“

  罗曼诺夫回答。




TBC



评论(10)

热度(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