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karasu

不用关注。忙,最近没时间摸鱼。

《回到过去》 Chapter. 02 锤基/复联123&雷神123


  这是一个复联3的开窍·锤x复联1的未开窍·基的故事,以及其他吃瓜众人。

  毫无认真度。

  因为我完全是在摸鱼和胡扯,所以没有任何苦大仇深。

  车……车以后有,下海真是使人快乐。







Chapter. 02


  洛基有很多想问的话。

  比如你的头发去哪了,以及你的眼睛怎么了。


  但他一句也没能问出口。

  因为他那个行为举止异常的兄弟,正对着他露出一个堪称情意绵绵充满甜蜜的傻乎乎的微笑,并且这微笑持续了将近三分钟,甚至带着一点伤感。这个想法把谎言之神自己给恶心了一下,然后他想起托尔已经不再是他的兄弟。


  “你的眼睛怎么了。”他清了清嗓子,在坚决不与对方对视的同时,决定由自己来打破这个僵局。

  在同神盾局长争论了近三十分钟后,托尔的要求被驳回,他则被关进了这间透明的囚室。

  然而一起进来的,还有另一个大块头的金发阿斯加德人。


  与洛基不同,托尔是自己要求进来的。

  “我最好和我的兄弟呆在一起,免得他做傻事。”


  洛基发誓在此之前,他从未向任何地球蝼蚁如此急切地表达过自己的需求:“你不能把我和托尔关在同一间屋子里!”

  因为说得太快,他的语气里甚至带上了愤怒的嘶嘶声:“我以为你们需要让‘犯人’活着!你们不能把我同一个疯子关在一起!”


  “他看起来有点PTSD,”史塔克说,他的双手插在口袋里:“你知道,就是那种创伤、应激后遗症之类的,会让人看起来神经兮兮、歇斯底里的。”

  “别担心,你的兄弟不会掐死你,”娜塔莎好整以暇地坐在椅子中,抱着胳膊看戏:“大家都知道几个小时前他把你按在地上吻,显然他很爱你。”

  这句话的效果堪称戏剧性。

  黑发的阿斯加德人一跃而起,那些手铐和锁链被他拖动得哗啦作响,身后的警备人员几乎被他甩开,他像是要冲到黑寡妇面前、用权杖捅对方几刀。


  托尔不得不从后面牢牢地拉住他。

  “别这样,洛基。”看起来傻乎乎的金发怪说,对方气急败坏地试图挣脱他的手臂,而托尔固执地把他拽向自己,安抚他、试图让他冷静下来:“我确实很爱你,我的兄弟。”


  火上浇油。

  史塔克和娜塔莎发出了低声的轻笑,史蒂夫坐在桌子边扶着额头叹气,尼克弗瑞面无表情地看着这场闹剧,仿佛处于极度理智和不耐烦的边缘。

  洛基冲着托尔低声嘶吼,火焰在他的眼睛里燃烧,他的眼睛颜色受到外力的影响而介于绿色和蓝色之间,呈现出一种不稳定的愤怒,即便诡计之神出于自尊心想要加以掩饰也徒劳无功。

  “我不是你的兄弟!”


  “带他去‘房间’。”尼克说,他终于看不下去了。

  不久前这个自称阿斯加德人的疯子跑进他的秘密基地,顶着黑眼圈抢走了宇宙魔方,还策反了他最忠实的几名部下。

  而现在,红色披风的雷神抓着他那从喉咙里滚动出低低咆哮的兄弟,像是不合时宜的圣诞老人正拖着一颗尖叫扭动的绿色圣诞树。他的另一些部下则拿着移动屏,自以为聪明地悄悄看YouTube上的新视频——“抢劫犯身穿戏服与人广场激吻”。

  尼克的眉毛仿佛要抬到脑门上,他的理智正绷成一线。或许他需要让人把那些视频全部删除。





  “你的眼睛怎么了。”洛基又重复了一遍他的问题,决定忽略那些超出他预计范围的突发情况。尽管托尔的笑容让他如坐针毡。但他不会忘记关键的事情,他的兄弟有一双海蓝色的眼睛,阿斯加德的水面与天空交界处的颜色,他看向那双眼睛的次数大概比任何人都多。

  而现在,当托尔注视着他,两只眼睛呈现出不同的色调。这种小把戏无法欺骗诡计之神,他能够看得出来,托尔失去了他的右眼。


  “一点小小的意外。”金发的阿斯加德人说,他收敛起那肆无忌惮的傻笑,却依旧有挥之不去温和的笑意藏在他的眼底。

  “再次见到你真好,我的兄弟。”


  典型的答非所问。

  洛基不相信有什么“小意外”会让他的兄弟失去一整只右眼。托尔或许傲慢、自大、好战、容易受到怂恿,但对方的强大有目共睹,就连奥丁也不会吝啬对骁勇善战的长子的赞美。

  “那么,你的头发怎么了。”

  他决定换个问法。没有人能碰那头宝贝金发,幼年的时候他曾试图恶作剧地将对方的头发绞掉一截,还把剩下的那些金发全绑在了对方的床头柱上,睡醒的托尔大吼着追过半个仙宫,直到在喷水池边堵住了走投无路的弟弟。

  事情的结局显然不太美好。


  在洛基意识到自己陷入回忆之前,他的嘴角便已微微上翘。

  仿佛是和他思维同步一般,他的兄弟伸手挠了挠自己那短短的发茬。“另一个小意外。”他说,笑的时候眼睛弯弯的。


  事实上,除了刚见面时的那个诡异接触——洛基不愿意用黑寡妇的说法来形容自己兄弟的行为,那令他毛骨悚然,甚至想给自己施个魔法、说服自己接受一次短暂失忆——眼下的托尔看起来不太一样。

  雷神是易怒的、张扬的,就像一场卷集而来的暴风雨,做事时不管不顾,将周围的一切都搅个天翻地覆。他设想过很多再会情形,是的,他的兄弟一定会来到地球。或许托尔会愤怒,会大喊着追问他,会拎不清关系地要求他一同回归阿斯加德。

  但面前的阿斯加德人仿佛吃错了药,没有做出以上任何一种行为。托尔只是看着他微笑,然后坐在那里沉默,好像他有十万句话可以说,但一句都不打算告诉面前的人。


  “如果你认为这样可以令我回心转意,那么你一定是大错特错了。”

  “想想看,彩虹桥崩毁之后,奥丁要调动多少暗能量才能把你送来你心爱的地球,在这一点上你可要感谢我,我亲爱的兄弟。”

  洛基说,他那灵活的舌头仿佛又恢复了嘲讽的功能:“我不打算跟你回阿斯加德,也不会告诉你宇宙魔方在哪。”


  “我知道。”托尔说,他看起来依旧没有生气。

  洛基想问他是知道自己不会回阿斯加德,还是知道宇宙魔方在哪,但矜持显然不允许他问出口。


  “听着,洛基。”他那大个子的兄弟叹了一口气——这终于算得上是一个正常的反应了——抬手揉了揉自己的脸颊,然后用那只仅剩的蓝色眼睛看着自己的弟弟。

  “我不是来责备你的。”他说,静静地注视着看起来有些烦躁、面带假笑的谎言之神:“我只是有些话想要告诉你。在这之前我从未明确地说出口,甚至曾经无意地刺伤你,我想告诉你我爱你,你是我的家人,我视你如同整个世界,比血脉相连更加牢固。”

  “或许现在对我的愤怒令你痛苦,但我永远无法放弃爱你。直到死亡来临的那一刻也不会。”


  洛基瞪着他。

  那柔软的银舌头仿佛被猫叼走了,善于述说谎言的阿斯加德人罕见地卡壳了一下。

  然后他问。

  “我亲爱的兄弟,你是在对我背诵莎士比亚的剧本吗。”


  “还听吗。”菲尔考森站在桌子前,他显得有点尴尬,这份监听工作显然有些超出他的认知范围,于是他转过头看着身边的罗曼诺夫特工。

  娜塔莎盯着屏幕看了一会,仿佛在忍着不掐断自己的摄像头。

  “我一句都不想再听了。”

  她说。




TBC




评论(8)

热度(3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