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karasu

不用关注。忙,最近没时间摸鱼。

《回到过去》 Chapter. 01 锤基/复联123&雷神123


  被要求验证手机号不然不能发帖,境外也逃不过验证……真的是。

  再见了飙车的时光。

  以后所有的车都在AO3……这边不敢作死不敢作死。



  这篇大概是复联3的锤回到过去找复联1的基。

  没有任何认真严肃苦大仇深的内容。

  因为基本上我在胡说八道,我在瞎搞摸鱼自娱自乐。因为是摸鱼……希望我不要坑。





Chapter. 01



  黑发的阿斯加德人拿着他的权杖,将冲过来的警车劈飞。

  当他走到广场上面对着那群惊慌失措的地球人,有着弯弯犄角的邪神快要大笑出来。被人畏惧的感觉太好了,好到能够让他暂时忘记自己的黑眼圈。

  整天有人在脑子里絮絮叨叨可不是什么好的体验,严重降低睡眠质量。没有任何证据表明阿斯加德人不睡觉会死,但他们也和地球人一样也会眼下发黑、额头冒虚汗。


  来不及逃跑的群众被聚集在广场上,他们看起来如同无头苍蝇一般充满了惊恐,在发现整个现场被封锁之后甚至露出一些绝望的表情。

  这景象十分美妙。

  阿斯加德的访客觉得自己不所不能,他就像神话中那些受到崇拜的神明一样。即便是托尔本人在此,也不会有人像畏惧自己一样畏惧他那个傻大个儿的兄弟。


  他准备向地球人展示神域的威严。

  “跪下”将会成为一个很好的开端,如同蚂蚁与靴子的关系,凡人是脆弱而愚昧的,会本能地依附于更强大的力量。而他,欺诈之神,阿斯加德的合法继承人,将对这些跪伏于自己的蝼蚁施以仁慈。


  他深吸一口气,张开口。

  “KNEE——!”


  “嘭!”


  洛基的“跪下”没有喊完。在他还没来得及喊出L的音节时,有什么庞然大物从背后撞上了他,就像一颗呼啸着的核弹,将他整个人撞飞出去,导致这用尽全力的大喊破了音,类似于橡皮鸭子被挤爆时的奇怪尖叫。

  他向前翻滚了几个跟头,一头撞进那些跪在地上的“蝼蚁”当中去,带着弯弯尖角的头盔在地面上刮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刺耳摩擦声。

  来自阿斯加德的神明被撞得晕头转向,继而勃然大怒。他低下头,想看看是哪个胆大妄为不知天高地厚的蚂蚁袭击了自己。

  偷袭者会被轰成分子级的残渣。


  那只蚂蚁还紧紧地抓着他的胳膊,几乎在他的臂膀上嵌下手指印。

  红色的披风同洛基绿色的斗篷乱糟糟地缠在一起,他们一起跌落地面,对方的脑袋在翻滚途中磕到了洛基的下颌,紧接着砸中了他的小腹,脑壳硬得仿佛直接给了绿眼睛的阿斯加德人一记上勾拳。

  当这倒霉的核弹抬起头、露出他的全貌,谎言之神、恶作剧之神、正准备侵略地球的邪神兼法师睁大了眼睛。


  “哦……”

  洛基说。


  他的反应稍微迟钝了一点,但这不能完全怪他。

  “这可真是最大的惊喜。”洛基慢慢地把一句话说完。他的下巴痛得要死,大脑仍处于状况外的运算当中,好像有一半的思考能力在撞击过程中受了损,以至于忘记了把自己的手臂抽回来。

  “你的金发去哪了,我的兄弟。”

  最后,他问道。


  一头短发的雷神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他盯着自己的兄弟看了两秒钟,好像看着什么令人害怕的事物一样,手指却收紧到几乎无法掰开。

  然后托尔伸出另一只手,一把卡住对方的脖子。


  众目睽睽之下,他把洛基用力按在地上,吻了他。





  “这是什么情况。”娜塔莎问,她先是看了看史蒂夫,继而转头看向史塔克:“他怎么了。”

  “他”指的不是坐在角落里的阿斯加德兄弟,而是自刚才起就一言不发的队长。

  尽管那个惹下了天大麻烦的洛基现在看上去也老实极了,他坐在飞机的小拐角里一动不动,戴着手铐,表情充满了愤怒和恐惧。实际上他看起来快要爆炸了。每当托尔试图向他靠近一些,狡猾得像海鳗一样的谎言之神就满脸惊吓地用力向后退一大截,直到后背抵上机舱壁。


  “他受到了伤害。”

  全世界最善于招蜂引蝶的花花公子、亿万富翁托尼史塔克回答,伴随着一个耸了耸肩的动作。他的面甲刚刚撤下,站在驾驶舱前和罗曼诺夫特工小声说话。


  “我没看出史蒂夫的身上有什么……”

  “不不,没有任何外伤,我是指精神上的伤害。”史塔克打断她,用一根手指敲了敲自己的脑袋:“这里。”

  “你看,当我们赶到现场,我是说,队长比我先到一步——然后他看到那个肌肉隆隆的大个子阿斯加德人正把他的兄弟,也就是我们要找的洛基——按在地上互相摩擦嘴唇。抱歉,我说了摩擦嘴唇?我的意思是,接吻。”

  “现场差不多有上百个普通民众,他们有幸一并成为了这一幕的见证人。”


  “我不明白。”

  在娜塔莎做出任何反应之前,自登机起就一言不发坐在那里沉默的史蒂夫终于开口了,他的声音听起来缓慢而低沉:“我是说,或许阿斯加德人的礼仪习惯和地球不同。”

  “这是一个老实人”几个字在罗曼诺夫特工的脑子里一闪而过。她看着史蒂夫坐在那,努力地替自己见到的一切找一个合理解释。


  “我相信没有任何一个星球的礼仪,会让你在同兄弟打招呼的时候,把你的舌头伸进你兄弟的嘴里。”

  史塔克毫不客气地说,然后下一秒,罗曼诺夫和史蒂夫同时对他怒目而视。

  “要我说,你们为什么不自己去问问那边的两个人,囚犯洛基和他的……兄弟。”举起双手的托尼转了个身,直接走向从刚才起就气氛诡异的那对阿斯加德人。


  “我认为目前最重要的是宇宙魔——”

  “嘿,我记得你应该是来自阿斯加德的雷神,而我听说洛基是你的兄弟。”神定气闲的有钱人已经向对方打了个招呼。洛基看了他一眼,绿色的眼睛恶狠狠地瞪着他。

  入侵者坐在椅子上,除了瞪人以外一声不吭。看起来就像一只受惊的驯鹿,随时准备甩着白绒绒的尾巴跳起来踢人一腿,现在你看起来一点都不吓人,托尼想。

  而雷神,雷神仿佛有些心不在焉、充满戒备,但总体上心情还算不错。因为他对史塔克回以了一个友善的微笑:“是的。”


  “那边的史蒂夫托我问问你,你们阿斯加德人的见面礼,都是抱住对方接吻吗?”

  驾驶舱的方向传来尴尬的咳嗽声。


  “什么?”托尔慢慢地皱起眉,仿佛这是一个不可思议的问题:“当然不。”

  “我们最多只会礼节性地亲吻女士的手背。”


  “感谢上帝,如果是那样我们的这次见面会变得尴尬很多。”史塔克看看他,又看看洛基:“你确定洛基是你兄弟?”

  “毫无疑问。”


  “非常感谢。”史塔克笑了笑,然后他转向正歪头听着这边对话的史蒂夫和罗曼诺夫特工摊了摊手。

  娜塔莎从他的表情里仿佛看出了几个字:


  这些阿斯加德人。



TBC



评论(9)

热度(4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