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karasu

不用关注。忙,最近没时间摸鱼。

《愿赌服输》Chapter. 05(2) MOPM/TFP/联合宇宙线



内容提要:

  名为D16的名不见经传的矿工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名危险的角斗士。

  威震天意外获得了一次rematch的机会,他开动脑筋决定要用智慧把橘子宝坑到手,还没有成为擎天柱的单纯的奥利安是如此容易欺骗。
  只不过他万万没想到,这次招摇撞骗的结果,是他把自己也给坑进去了……



  看啊,都第五章了,主角(橘子宝)才刚刚出场……

  以及我也不知道我之前干什么去了、为什么突然更新,最近整个人漂浮状态充满慈爱的傻笑。智商-1000……

  老威当然在满嘴跑火车。然而大众情人橘子宝的下落并没有那么好查。

  不要轻易打赌,今天打的赌,都是明天要自己跳下去的坑。

  从这章起,剧情走向和联合宇宙线的官方设定开始分叉……(如果我记得填下一章的话)







Chapter. 5 (02)


  “我不应该来这种地方。”

  奥利安看上去想要转身就走。然而银色的赛博坦人一把拉住了他,“等等。”威震天说,显然处在发笑的边缘:“你不能刚踏进房间便反悔,我的朋友。”


  “我以为你会带我逛逛卡隆,”数据员瞪着他:“然而……普神,如果我知道你想来地下赌场消磨你的塞币,那么打一开始我就不会跟过来。你不愿意去看医生,却想在这种地方耗费一晚上?”

  “这是非法的!”铁堡人因为周围大呼小叫的吵闹声,而显得越发紧张:“你知道我不该出现在这种场合!”

  “不要那么缺乏耐心,我的朋友。”角斗士摇了摇头,他看起来心情出奇地好,一边伸手帮对方拉开椅子:“我知道你有公职在身,我找你来这里有别的事情。现在,请?”


  数据员盯着他看了一会,然后一言不发地坐下来。

  “你太过僵硬了,朋友。让我们一边玩一局,一边聊正事。”威震天轻声笑着,扫了一眼对方。啊,他太了解擎天柱——或者是奥利安的这种神色了,当对方对什么事物表示不赞同时,往往会一脸严肃不再说话:“别担心,这里可不会撞见你的同事,是时候放下那套循规蹈矩的面具了。”

  “我并不是因为害怕才——”

  “告诉我,你知道如何下注如何翻牌吗?”

  “什……?我不知道。”奥利安下意识地抬头看他,再一次被带跑了节奏:“我是说……我从来没接触过,抱歉。”


  “那么就把这微不足道的娱乐,当作一次难得的生活体验。”

  威震天调侃道,他大笑着将兑换好的筹码推到了对方的面前,趁着发牌员还没开始洗牌,小声地指导起红蓝色的小数据员来。


  “我赢了。”

  奥利安说。

  第三局结束的时候,他把手里的牌扔出去,桌对面的另外几名赛博坦人发出挫败的低沉咆哮。


  “你对这种事情很有一套,一点也看不出来是个新手。”

  当奥利安回过头,发现角斗士正以一种高深莫测的表情注视着他。每一次威震天微笑的时候,他不确定那笑容是否出自愉快的情绪。

  “你有着敏锐的观察力,学习能力也相当惊人。这可不像是一个死板的数据员该具备的品格。”


  “可能……我只是对数字和概率类的游戏比较敏感。”

  铁堡人的声音听起来不太确定,他试图站起身来,却再一次被对方按住了肩膀:“别那么着急,看,我想让你见见的客人才刚刚入场。”

  威震天扬了扬下颌,示意门口的方向。


  奥利安随着他的动作一并望过去,正看见一名黑绿色涂装的赛博坦人从赌场大门走进来,对方的身后跟着几名类似于警备员一样的高大保镖。


  “那是你的熟人?”数据员转头询问自己的朋友,他的表情看起来有些茫然。

  银色的金刚懒洋洋地坐在椅子里一动不动:“当然不。对方显然不认识我,不过我打赌你一定知道他。”

  “为什么我会知道……等等,”奥利安露出一个思索的表情:“他看起来有点眼熟,我肯定在什么地方见到过他……”


  “我确实见过他。”在思考了三秒之后,奥利安抬起头来:“我看过两次御天敌领袖的公开演讲视频,他是站在那里的一大堆议员的其中之一!我想想,他叫……”

  “我该为你精准的记忆力鼓掌。有时候我甚至怀疑,你的小脑袋瓜里出于工作需要,会分门别类地装着每一名议员的资料。”威震天微微直起机身,拍了拍奥利安示意他站起来换个地方聊天:“说说看,如果你现在进行内置检索,能找出多少条最高领袖相关的信息?”


  “我的工作只是处理打包数据,不是什么跟踪狂……这不对,”被岔开话题的铁堡人回过头来看着威震天:“为什么参议员会会出现在这种地方?我以为这里是违法的。”

  “别担心,他当然很少亲自到场。”威震天说,以一种令奥利安抓狂的自然态度:“大部分时候这些大人物都是找几个手下打理这种琐事。”

  “我很高兴你能亲眼见见本人。”啊,他那该死的角斗士朋友话语中的讽刺语调藏也不藏。


  “你说打理——”

  “我亲爱的奥利安,你以为有多少议员对地下竞技场的存在毫无知觉?”这一回高大的赛博坦人真的大笑出来,他斜靠在地下赌场的墙壁边,站在那里同奥利安说话:“他们中的大部分只不过懒得搭理这种事情而已,还有另外一部分要靠这种地下赌场、交易所、竞技场来充实自己的口袋。”

  他尖锐的手指漫不经心地抚过对方机警竖起来的天线,指尖轻微地剐蹭:“在没有庇护的情况下,我身处的大竞技场不太可能安然无恙地存在那么久,更何况是这种金额流动量巨大的地下赌场。如果你想找个新品种的洗黑钱方式?这里欢迎你。”


  “这可是在最高领袖的视线范围内!”奥利安忍不住冲他小声叫喊,那只正孜孜不倦干扰着他的手挠得他发痒,他的天线过于敏感,然而每一次当他试图晃动脑袋摆脱对方的骚扰,威震天都会乐此不疲地再度将指爪缠绕上去。

  “威震天!”


  对方只是回以大笑。

  并且笑得比片刻之前真诚多了。


  “最高领袖就是个傻瓜。”危险的银色金刚说,奥利安被他的危险发言吓得几乎跳起来去捂他的嘴,“别那么紧张,这里太过吵闹,没人会在意你说了些什么。”

  “你不该那么说御天敌领袖,”数据员依旧瞪着他:“这过于不敬。领袖是神选之人,是被领导模块——”


  “假的。”角斗士毫不客气地说。

  “什……什么?”

  “我说你所谓的领导模块——嵌在领袖胸前、让他恨不得时时刻刻挂出来展示的那个领导模块,是个假货。”


  “这不可能!”数据员叫出来,这次换作威震天不得不伸出一只手:“嘿,你的声音太大了。”

  “抱歉。”奥利安的面甲升温,低下头小声嘟囔:“我忘了。但你说的事情太离谱了,一点也不好笑。”

  “我对你如此吃惊表示惊奇,”威震天笑了笑,他猩红色的光学镜锁定在低着脑袋的小数据员身上,声音平稳:“我还以为钛师傅早就告诉你了。”


  “钛师傅?”奥利安抬起头的时候一脸匪夷所思:“为什么是钛师傅?”

  威震天的手指仍然沿着他的天线抚摸,语气相当自然:“我以为以他的年龄而言,对这种事情应该了如指掌。”

  “他从没对我说过这些事,”铁堡人慢慢地说,他想问题的时候总是视线不知道落在何处,然后摇了摇头:“钛师傅人很好,他对我非常照顾,我是指工作和生活上。以及我相当怀疑,你有什么理由认定最高领袖胸口的那个领导模块是假的——我宁可相信这是你随口开的玩笑。”


  “你比我更具有怀疑精神。”威震天的话语中带着愉快的笑声,然而那红色的光学镜深处没有任何笑意:“我可不会说我是怎么发现这个秘密的,天啊我甚至不该勾起你的好奇心,你有时候执拗得像一台旧式主机。”

  “我可不是什么旧式主机!”反驳从数据员嘴里脱口而出,擎天柱固执的一面威震天曾经不止一次见识过,这次也不会例外。

  “我会自己去查一查这个说法,”对自身业务过于自信的小数剧员看起来有些得意:“来打个赌吧,如果你刚才说的并非事实,那么……”


  “我的奥利安,你竟然这么快就学会了打赌,看来我真的是把你教坏了。”角斗士假惺惺地微笑着,毫不在意对方志在必得的表情:“说说看,如果你赢了,你想怎么办。”

  “如果是我赢了……”奥利安被对方盯得卡了壳。

  他能怎么办,铁堡人一瞬间茫然地想。


  然而银色的赛博坦人已经见缝插针地握住了他的右手,像之前在竞技场中做的那样,亲吻他掌心的同时看着他。

  “任何你想做的事情……任何。”

  威震天说。他的声音低沉,一些没有被他说出口的隐晦话语,随着这种危险而充满暗示的情绪展示出来,令后知后觉的数据员愣了一秒,然后轰地一下整个机体都升温了。


  “等……等我想到。”

  对方快速地抽回自己的手,结结巴巴地说,然后转身就向门口走去。

  “以及别再往我的办公室寄包裹了!”


  威震天在他的身后毫不掩饰地大笑出声。





评论(12)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