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karasu

不用关注。忙,最近没时间摸鱼。



本来今天下午订了票说看古墓丽影的。
结果按时出门,电影没看成。
半路上帮助迷路老人去了。

坐公交去city,中途上来一个老太太,和司机说了半天,女性的公交司机听不懂就问我们乘客(一共就仨乘客,除了我和妹子,剩下一位是个黑人姑娘):“你们有会说中文的吗?”
她可能觉得老太太像中国人,所以说的是肯定是中文不会是什么越南语泰语……
老太太说的是粤语cantonese,我完全不懂。和我一起的广州妹子说粤语。
然而妹子表示老太太口音太奇怪,她只能连猜带蒙,不是很懂。而且老太太前言不搭后语,逻辑很混乱,不知道她要去哪。

开了两站,老太太要下车,但她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哪。
司机把车一停,觉得这不行,就开始和我们俩乘客商量,首先要把人留住,不然走丢了就大条了;其次,我们开始在公交车站见亚洲人就拉:“Can you speak cantonese?!”然后拽过来帮忙沟通OTZ

妹子加一位路人阿姨负责和老太太聊,我在旁边帮忙把她俩的聊天内容翻译给司机。
最后得出结论就是:对方没有手机,没有钱包,没有钱,不知道自己在哪,不知道自己从哪来的,要去一个叫XXX的商店,但是大家作为当地半个土著,不知道那商店在哪。后来大噶又打电话问正宗土著(X),老一辈华裔移民说那家商店以前在Chinatown,但是倒闭很多年了……

于是司机跟我们一合计——不能让老太太一个人离开,会走失。报警吧。
于是大噶就报了警。
这时候公交已经在那停了半个小时了。
中途所有路过的亚裔路人都被我们抓了个壮丁,然而没有一个人能完全听懂,再加上对方语言混乱,可能不是处于能够清晰给出信息的状态,估计有一点阿尔茨海默症状,就真的是无解。

又过了二十分钟,俩警察跑过来。
这期间我们想尽办法板老太太留在车上……其实不知道对方身上有没有带包含个人信息的证件,但我们在没有对方同意的情况下无权翻别人的东西,就只能等。
司机还跑去旁边商店给老太太买了瓶水。
然后我见到了在这边这么多年、人生中最帅的两名警察OTZ……是真的很帅。一个金发一个黑发,都是一米八五以上大概一米九左右……虽然大噶都很急,在太阳地下忙活了四五十分钟了,但人类是视觉系动物,见到帅哥总要怦然心动一下……尤其是穿着警服的帅哥。

然后警察说,之前有人报老人走失了,把地址给我们,让我们用中文问一下。
妹子就用粤语问:“你家地址是不是XXXXX?你认不认识谁谁谁。”
老太太说:“是。谁谁谁是我女儿。”

大噶放松了。
终于放松了。
幸亏没让人走,不然万一真找不到就要命了……

于是一群人连哄带骗把老太太带上警车,警察说行了,交给我们了,你们可以继续开公交了。
然后我们的公交司机立刻上车就走,一小时一班的公交车晚点了五十分钟,就很OTZ……跟我们说了一万个对不起:“对不起,让你们等了。”
妹子在那哈哈哈哈:“没事没事,总不能把老人一个人留在那。”

然后等我到city,电影已经演了一个多小时了。
我和妹子一商量,大家愉快地改变计划吃下午茶去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就心很大。
少看一场电影倒是没什么,按她说的如果真把老太太留在车站,估计今天我俩谁都看不进去电影剧情……

公交车司机、一起的妹子、还有一位被路过抓壮丁的香港阿姨,大家是真的特别好。






评论(5)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