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karasu

不用关注。忙,最近没时间摸鱼。

《愿赌服输》Chapter. 05(1) MOPM/TFP/联合宇宙线

内容提要:

  名为D16的名不见经传的矿工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名危险的角斗士。

  威震天意外获得了一次rematch的机会,他开动脑筋决定要用智慧把橘子宝坑到手,还没有成为擎天柱的单纯的奥利安是如此容易欺骗。
  只不过他万万没想到,这次招摇撞骗的结果,是他把自己也给坑进去了……




  看啊,他们马上就要聊到主角一号(?)橘子宝了……

  老威还在这可劲儿编……继续编……绞尽脑汁编……

  本来05章没这么短……然后隔壁韩国人大半夜的在开party,吵得我快要山洪爆发、几乎拿起手机报警。上次隔壁local报了一次警,说他们过了十点以后聚众喧哗,没到半个月又是昔日重现。

  然后我想干什么全忘了。所以第五章变成了半截。







Chapter. 05(1)

 

  “我很抱歉。”奥利安说,他把那块擦拭布拿在手里,看起来有些惴惴不安:“我只是想帮你把受损部位的能量液擦掉。”

  威震天盯着他看了一会,然后笑起来。

  “得了吧,你可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害怕我。”

 

  “我依旧坚持你需要去看一下医生。”

  数据员显得愁眉苦脸,对方不听人说话的毛病他已经充分体验到了——就在上一次,进行完比赛之后,威震天也更倾向于同奥利安和爵士去油吧喝一杯,而不是找一名维修员修理损坏的零件。

 

  “我可不这么认为,”威震天说,他看起来像是思考着什么,最终向着数据员伸出了一只手:“我一点也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这种毫无意义的事情上。”

  “来吧,我带你逛逛卡隆的其他地方。据我所知,你来卡隆一趟并不容易——我们为何要待在这了无乐趣的竞技场中,你应该会对卡隆本身抱有更深厚的兴趣。”并且在奥利安犹豫是否答应之前,对方便捉住了他的手臂,向着门口走去。

  “嘿!”奥利安不得不出声提醒他:“我不太习惯……”

 

  “不太习惯被人拉着走在大街上?”角斗士大笑出来:“天呐,你们铁堡人的礼仪协议真是毫无情趣可言。说实在的,在我展现出自己的态度之后,你总得给我一点追求你的机会。”

  在他退让并松开手的瞬间,奥利安向后跳开一步,天线因为窘迫而向后倒伏。

  “我不认为我们会发展成那种关系。”他说。

 

  “我很好奇你的理由。”红色的光学镜注视着他,威震天整个人看起来轻松而愉快。

  “你连尝试都缺乏兴趣——是因为所处阶层的差异?不,就我所知,你是那种过于公正客观的人,要说有什么人比我更不喜欢阶层差异所带来的限制,那么一定是你。”

  夸张地叹息一声,银色的金刚抱着手臂:“于是一切都显而易见,是因为我的个人魅力不足以打动你。”

 

  “我从未这样想过!我是说,你很吸引人——你的文字,你的语言——那些在竞技场中为你欢呼的观众一定也这样认为。”这下数据员的面甲真的升温了,结结巴巴地解释。

  直到他看见对面的人因为笑得太厉害而弯下了腰。

  “威震天!”

 

  “抱歉……抱歉……”

  角斗士笑着挥了挥手,试图安抚看起来怒火熊熊的数据员:“坦诚相对的你直白得让我感到惊讶。”

  奥利安听到对方小声嘀咕了一句“如果擎天柱听到这话一定会恨不得烧掉处理器”,在他感到疑惑之前,威震天已经恢复了常态。

  “我并非是在戏弄笑话你,我的朋友。”他说,再一次将手掌搭上铁堡人的手臂,动作更加缓慢谨慎,尽管看起来还是在抑制自己发笑的冲动:“没有人应该因为说出了真实想法而受到嘲弄。只不过有时,你的言辞总是会出乎我的意料。”

 

  “那么,倘若不是这个原因——”将话题扯回来,威震天看着对方蓝色的音频接收线因为逐渐放松,而从倒伏状态恢复到原来的位置:“又是什么令你总是对我心存戒备?”

  “曾经我以为,最初我过于冒昧的邀约给你留下了糟糕的印象。然而事实看来好像并非如此。”

 

  “我不知道。”

  数据员也回复到了那犹豫的状态——这倒和他以往偶尔的犹豫不同,看起来他正认真思索对方的话语。

  “好像我本能地无法对你委以全部信任。”

  当他抬起头来直视着威震天,那蓝色的光学镜毫不回避:“你看,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了什么理由高调行事、让全卡隆的人都知道了你在追求一位默默无名的小数据员,但是我认为你真正的理由并非是你所表现出来的——起码不全是。”

 

  深红的视线锁定他,一瞬间角斗士目光中某种稍纵即逝的阴婺情绪,几乎令奥利安退缩。

  但数据员没有——

  “或许你有点喜欢我,然而没有你说的那么喜欢。”

 

  “你知道,到目前为止,我从未对你说谎。”

  威震天说,他看起来和以往一样带着微笑。

 

  “是的,是的。”奥利安叹息了一声:“我不应该妄加评论任何一个人的性格,这么做不对。你有魅力极了,在某种程度上也让我觉得危险——或许正如你所说,你至今为止从未对我说谎,但你有隐藏起来不愿全盘托出的部分。”

  “我们之间的交流是信息不对等的,在信息不对等的情况下,无法予以全部信任是符合逻辑的行为。”

  构造精巧的手指覆上对方尖锐的银色利爪,奥利安放轻了声音:“嘿,我的朋友,我无意令人感到刺伤或是不快,也并非是想让你说一些不愿告诉我的事情。但我对应付这种忽冷忽热的……示好,真的毫无经验。”

  “我很抱歉。”

 

  威震天看了他一会,像是在评估什么。最终他的肩膀放松下来,摇了摇头。

  “你有时候说话真像震荡波,但下一秒又变回了典型的‘奥利安式风格‘。”

 

  “谁?”

 

  “没什么。”威震天叹了口气,这大概是铁堡人第一次看见他做出这种表情。

  “你是我这辈子遇到的最大的难题。”

  他说,语气里的真诚发自内心,奥利安几乎要从中听出一点咬牙切齿的意味来。

 

  “或许你充满了怀疑,但我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容易放弃。”银色的金刚说,“就像我们第一次交谈时那样——我获得你通讯代码的途径,我之前的经历——所有这些我还无法告诉你。胡乱编造一个理由来打消你的疑虑会容易得多,即便如此,我从未考虑过这么做。”

  他收紧银色的利爪,回握住对方的手掌:“相信我,我喜欢你的时间,比你所能想象到的更为长久。”

 

 



评论(8)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