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karasu

不用关注。忙,最近没时间摸鱼。

《愿赌服输》Chapter. 04 MOPM/TFP/联合宇宙线

内容提要:

  名为D16的名不见经传的矿工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名危险的角斗士。

  威震天意外获得了一次rematch的机会,他开动脑筋决定要用智慧把橘子宝坑到手,还没有成为擎天柱的单纯的奥利安是如此容易欺骗。
  只不过他万万没想到,这次招摇撞骗的结果,是他把自己也给坑进去了……



  联合宇宙线的老威显然演讲做得比较溜,然而谁也没规定他不能发展写作天赋,毕竟都二周目读档了【X

  橙子跟我说:“最后结尾那地方,老威的意思不就是‘你读了我的文章,快给点长评’吗!”

  这人的想法怎么就这么好笑,填坑的时候要把她屏蔽掉,不然我一直在笑场。

  这篇没正经内容的,大噶不要认真,这篇真的不是正经的坑……

  恢复了年更的毛病。玩游戏使人颓废【X







Chapter. 04

 

  “所以,我离开之后你们发生了什么?”

  奥利安正坐在椅子里,捏着那个紫色的挂坠翻来覆去地看。当爵士的手从身后搭上他的肩膀时,数据员吓了一跳,条件反射般地关上了检索到一半的页面。

  但爵士已经发出了低低的笑声:“霸天虎?我可没指望你对这些事情感兴趣,甚至让你在工作途中开小差去查些不相干的信息。”

 

  “我们只是坐在那聊了一会天……什么?你知道霸天虎?”

  奥利安转过身来,抬头看着自己的朋友,露出一点不确定的神色。

 

  “我可是文化研究员,外勤机会比你多得多,当然会听到一些小道消息。”

  黑白色的跑车笑嘻嘻地坐在了对方的办公桌上,仔细地打量自己的友人:“这真是令我失望——我本指望听到你们一起喝了一杯,然后你的男朋友邀请你留在卡隆过夜之类的事情。”

 

  “他不是我的……算了。”

  数据员几乎是发出了挫败的叹息,扶住自己的头盔:“我和他刚见了两次面。”

 

  “你知道,这并不能代表什么。有些人第一眼就会一见钟情,为此在充电床上滚一发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爵士耸了耸肩膀,连带着车门也吧嗒扇动了几下。

  “你看,现在全卡隆都知道你的神秘情人正在疯狂追求你,更别提他在角斗场的举动那么高调。所以倘若你什么时候告诉我,你们的交往已经进入了下一个阶段,我想我一点都不会感到奇怪。”

 

  “什……什么?全卡隆?”

  奥利安看起来被吓到了,他结结巴巴地问:“这不应该……我是说,这怎么可能?”

 

  “现场的观众只是一小部分,但是相信我——广大群众对于这种花边八卦总是怀着非比寻常的热情,我毫不怀疑威震天在角斗场所做的事情当天就会传得沸沸扬扬——更别提竞技场一向都有兜售录像带的传统,就算一些人没去现场观看,事后通过那些地下流通的录像带,他们也能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

  爵士以一种充满同情的神情打量着陷入焦躁的友人,再一次拍了拍他的肩膀:“别这么绝望,我的朋友。这又不是什么坏事,起码你那超——惹火的男朋友正在高调地向所有人宣扬,他对你势在必得的追求决心。”

 

  奥利安瞪着他。

  “这使我感到非常困扰!”他脱口而出,在爵士对“超惹火“这个词加强语气的时候,蓝色的光学镜传达出了十分愤怒的情绪:“我不想引起任何不必要的关注。”

 

  “晚了。”文化研究员毫不留情地说,他再一次地变戏法一样不知道从哪摸出一个包裹,在数据员面前晃了晃:“我不知道他为何对你表现出这么大的兴趣,但你那神秘的追求者已经让人把东西送到大门口了。现在大家都在议论纷纷,‘噢,神秘的奥利安,安静而喜欢独来独往的奥利安,究竟是哪个家伙会把礼物送到他的工作单位’——等你走出去,会看到一圈好奇的同事远远打量你。”

  “你一定是在试图用玩笑浇灭我的火种。”

  “相信我,千真万确。”黑白色的跑车摇了摇头,略带好奇地摇晃一下手里的包裹:“我的朋友,你不打算当面拆开它?我对里面的内容充满了好奇。”

  “说真的,我倒是很希望他给你寄了一堆超火辣的个人照片。”

 

  “我一点也不想知道。”

  奥利安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咬牙切齿,他从友人手中接过那个捆得结结实实的物件,开始拆封:“照片已经可以算作某种骚扰了,我不觉得威震天会做这种无聊的事情。或者说,当我下次去卡隆的时候,我应该把这东西还给威震天——我不应该平白无故地接受一个陌生人的赠物。”

 

  “听着不错,”爵士拍了拍手,完全没在抓重点:“这样说你确实计划着再去卡隆一次,能够接二连三地回应对方的邀请,可称不上是什么陌生人之间该有的互动。要我作陪吗,我亲爱的奥利安。”

  “不,我认为……噢!”数据员已经褪下了包裹的外包装,把里面的东西剥离了出来——这有点超出他的想象:“这可真是……非常符合威震天的风格。”

 

  爵士也伸过脑袋打量着对方手里的玩意儿:“他送了你一块数据板?”即便被护目镜遮挡,奥利安也能感受到对方光学镜闪闪发亮的兴奋:“嘿,打开看看,他肯定在里面写了什么火辣的东西。”

  这句话将奥利安的思维拉了回来。

  是的,上一次在他浏览威震天的私人数据板时,里面确实写了不少“火辣”的内容——火辣到足够把这个角斗士送进监狱——“……他们为了其自身的利益而收紧套在每一个低阶层民众身上的枷锁,并且时至今日,这一现象也只是变本加厉,没有得到任何改善。当那些高等议员施以口头的承诺时,从不掩饰其试图将劳动者与雇佣者之间的社会关系,彻底转变为奴隶与奴隶主的主从关系的企图。”

 

  “你知道,”咳嗽了一声,奥利安放下数据板看着他的友人:“我觉得……我认为……”

 

  爵士以一种恍然大悟的表情从办公桌上跳了下来,他充满理解地拍了拍对方的肩膀:“我懂,我懂,在阅读感人情诗的时候外人不应该在场。”

  完全会错意的文化研究员表现出一种充分的善解人意:“不过假如你愿意,我会很期待事后朋友间的分享。”

  他在奥利安来得及说些什么之前转身跑开了。

 

  数据监控员感受到超出自己控制的筋疲力尽。

  这一段时间以来,发生的每一件都脱离了自己的掌控,这显然是一种足以令人焦头烂额的新奇体验。

 

  威震天给他送来了一块数据板,他想。

  爵士那句“我倒是很希望他给你寄了一堆超火辣的个人照片”还在他的处理器中嗡嗡作响,他一点也不希望打开数据板的瞬间,蹦出一堆五彩斑斓的“卡隆角斗士性感热销照片本月Top.10”之类的东西。

  奥利安一边祈祷着对方不要做这种愚蠢的事情,一边摁开了数据板的电源。

 

  显然,威震天没有这么脱线。

 

  随着屏幕的亮起,一段文字浮现出来:

  “我亲爱的奥利安,我明白你依然对我充满着戒备。我们相处的时间如此短暂,我所能做到的只有将自己的思想完全展露在你的面前——就像第一次你我交谈时的那样,这并非什么陷阱,也没有任何欺骗。这些是我火种深处的语言。”

 

 

 

 

 

  “头儿,那个铁堡人来了。“

  路障不安地看着结束比赛的角斗士,这个竞技场的内部结构正在悄无声息地发生改变,权力持有者之间潜移默化的竞争日益激烈,即便是外层人员也能凭借直觉敏锐地感受到这一点。

  “我让他去其他的休息室等着。“

 

  “知道了。“

  威震天毫不在意地地挥了挥左手,右肩在战斗中被枪弹擦到,掀开的表层装甲皲裂着流下能量液:“我马上过去。“

  他拿起一块清洁布,准备将滴落的能量液擦拭干净,然而下一秒,仿佛什么想法闯进了他的处理器,令他将其再度放下。

 

  “我现在就过去。“

  他对路障说。

 

  可怜的奥利安,他的各种可能的反应都在威震天的预料之内。或许这小数据员充满戒备,像是一只不愿多同他靠近的漩涡狐——然而比起老练且难以欺骗的擎天柱,这小傻瓜疑神疑鬼的姿态只会令威震天发笑。

  他懂得奥利安,相对单纯且固执,想要获得其信任的方法,就是最好不要对其说谎。

  但谁也没规定真话必须全盘托出。

 

  看吧,当他走进房间,对方正局促不安地坐在椅子上。

  说真的,这些小动作他以前从未注意过——曾经的奥利安是怎样的人?在他们相识之初,奥利安就带着一种精神过头的热情,即便是震天威偶尔施以冷嘲热讽,对方也会毫不畏惧地凑过来。

  而眼下,这次由他发起的交往,居然需要小心翼翼地卸下对方充满防备的外壳。

  这可以算作一个意料之外的发展。

 

  下一个瞬间,数据员已经抬起了头。

  蓝色的光学镜转向角斗士的瞬间,奥利安站起身来,朝前走了两步,像是想说些什么。

  但紧接着他被别的东西吸引了注意力。

 

  “你在比赛中受伤了。”

  奥利安说,他在和对方有一段距离的地方停下脚步,一瞬间忘记了自己本来打算询问对方的事情。威震天的样子看起来有些糟糕,显然他在见数据员之前随手粗糙地抹了一下,然而一些渗入机体缝隙的能量液依旧有迹可循、清晰可辨。

  “普神啊……你需要一位医生。”

 

  “我没事,”角斗士摇摇头,露出一副漫不经心的表情来:“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他冲一脸震惊的数据员眨了眨光学镜:“相信我,竞技场里的每个人都对这场景司空见惯了。”

 

  “这并不能代表你没事。”

  奥利安严肃地说,他感到自己有一点生气的迹象:“你最好……”

 

  “你看了我的数据板?”

  威震天微笑着打断他,看见对方因为无法把握节奏而被自己带偏了的茫然表情:“不然我想你也不会再次来到卡隆。”

 

  “什……?我看了。”

  奥利安说,他的声音因为一些奇怪的原因,而听起来有些底气不足。

 

  “真的?没有任何感想、任何想要对我说的话?”

 

  “它们……咳,令人印象非常深刻。”

  数据员的表情不太自然,纯蓝的光学镜飘忽不定:“不得不说,你的一些见解十分独特,令人……难以忽视。”

 

  威震天这次真的大笑出来。

  “是关于赛博坦社会的那些?还是我在最后单独写给你的那些?”

 

  “我想……两者都、都是……?”

  普神啊,他恨威震天这种喜欢揶揄他的性格,令他分不清对方的态度是真是假。

  至于爵士——爵士起码做对了一个该死的预言,不是关于火辣照片的那些,而是关于“感人情诗”的那些。



评论(10)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