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karasu

不用关注。忙,最近没时间摸鱼。



每个人看问题的角度不同还是挺有意思的。
比如之前我觉得银翼2简直太棒了,因为这一部在我看来根本(或者说基本,因为瑞秋那部分还是有的)没有感情戏,K对于虚拟女友的认知,只不过是侧面映证了他自我感情的投射,这是一个在探讨“我是谁,我从何而来,人之所以为人,是否是基于其本身的记忆”的故事。

不过看到其他很多人说,这部非常沙【文主义,并且对于繁殖需求的描写十分鸡肋……理由是那段threesome和瑞秋的孩子。
前者我没考虑过……我是真的没想这一点,因为从头到尾我的视角就是K一个人的故事,关于他对于自我认知,和虚拟幻象破裂后本我崩溃的过程。

有人说到了细节,我比较认同这一点,就是K的本我靠近结尾的地方彻底崩溃了一次,他在雨中看到大广告的时候,因为这边广告很清楚,所以你可以看到广告上的字幕是:“Joi,everything you want to hear”——在二三刷的时候我特地看了广告词,可以说K在那一瞬间意识到,Joi作为一个AI,只是他个人情感的投射,在这一瞬间他的本我是被彻底击碎然后重塑的。
他以往的认知虚假而无意义。

然后关于繁殖。
我不认为这一部分无意义,但我认为电影确实没处理好。
繁殖是非常有意义(…)的事情,因为有人考据说银翼和故事和普罗米修斯发生在同一世界线,所以正好把普罗米修斯拿过来说。
从普罗米修斯到异形契约,David8完成了自我认知上一个非常重要的进化突破,这个突破是巨大且无法忽视的——他由一个创造物(人工智能),完成了到造物主的转变。
当然,这个过程中涉及的繁殖概念,不是说他自己去生了一堆异形。
如果承接普罗米修斯,会发现David8一直在追求这种“进化”——普罗米修斯里多次提及伊丽莎白肖没有生育能力、David8说“毕竟,每个孩子都希望他们的父母狗带”、以及他和查理对谈的时候问:“你们为何要创造我”——繁殖不仅仅是最基本的基因上的延续,不是由子宫完成的一项工作,比如人类会说“我生了个孩子”,但绝对不会说“我生了个智能手机”——非常重要的一点,被创造者有没有自我意识、自我认知。
这才是区分“产品制造者”和“造物主”的最根本的地方。

所以银翼里对于瑞秋孩子的看重,理智上我能够理解——这是一个转折点,意味着人造人由“被创造者”到“造物主”本身的转变。
对于人造人来说,最重要的是其种群的可延续性得到了证明,以及被人类套在身上枷锁开始崩裂。
这是对自我意识和自我存在意义的一次革【命。
不能说这是毫无意义的。

但没处理好是真的。
无论我再怎么夸它,电影在这地方处理得一塌糊涂,这个败笔我戴着粉丝滤镜都没法洗。

不同的观点还是相当有趣的。
可能未来某一天我的想法也会被官方打脸。
不过看到不一样的观点,又让我想了半天……整理清楚了自己的纠结。
结果就是,我觉得银翼确实还是很好看【X




评论(5)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