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karasu

不用关注。忙,最近没时间摸鱼。

《Euler's Identity》Chapter. 37+38 正文完结 MOP/08/AU

内容提要:

  *威震天在一次交火中失去了他的舰队领航员,当他们需要利用奇点进行时空跃迁时,莫名其妙被塞上船的擎天柱被迫充当了临时领航员。
  但他不敢告诉面前的雇佣军头领——他其实军校还没毕业,根本没有任何领航经验...…



  这篇第一次更新,是2015年10月1号。

  特别喜庆的日子。

  当时搞那个无料本,填Ashes的坑填得我要疯,实在忍不住,决定披着马甲胡乱搞个放飞自我的东西。披马甲主要是防止下【海被人认出来,结果时至今日好像也没啥意义了,反正该发现马甲的人也都发现了。

  但是我没想到会搞这么长,也没想到会搞这么久。中间好几次以为要坑了,结果神奇地在亲友们的督促下垂死挣扎爬起来填坑……这大概是我人生中的奇迹之一,之前我从来都是爬墙如拔草,真藏狐(?)从不回头看爆炸,坑了就是坑了。

  时隔两年,终于填完它。

  这篇的出发点就很不正经,所以严肃剧情基本是没有的。就是打打嘴炮、谈谈恋爱、拯救一下宇宙(?)的故事,OOC到天上去。但是大噶跟我说吃得很开心,我也就搞得很开心。

  至于为什么又是火种源躺枪……嗯……既然它动画里都躺了一次了,再躺一次也没什么,大概。

  以及,待机的御天敌和噗噗误上贼船的后续内容,不是我忘了说完,是正文真的又爆字数了,所以统统扔番外吧。每次都爆字数我简直绝望了,这篇本来打算150KB搞完,结果搞了250KB……

  以及,08设定集我翻了很多遍,没有详细的对于五面怪的记述,所以……我只好看看其他宇宙线的设定来搞了。

  感……感谢看了两年还在看的大噶,前几天有个人跟我说蹲这个坑蹲了两年,我感到了震惊……啊哈哈哈哈之前有段时间沉迷游戏就很懒惰。谢谢大噶等我这么久。

  总之,正文到这里完结。谢谢大噶。








Chapter.37


  擎天柱的手搭在操作台上,再一次确定飞船的武器搭载情况。

  冷静下来,汽车人。他对自己说,好让自己别再像个傻子一样瞻前顾后忧虑不已。

  在物尽其才人尽其用方面,雇佣军首领显然深谙其道,证据就是他将最烫手的事情扔给了军校生处理。


  领航员搭乘的小型飞船远离了中心区域,他现在就像个孤零零漂浮在宇宙中的小火种,躲在一颗陨石的背面,一个人呆在飞船上,和军阀最危险的货物一起。


  两个循环之前,第一艘属于昆泰沙人的战舰通过高速的空间跳跃进入了战斗区域。

  擎天柱为对方的战舰规模而松了一口气,对方的突击舰体型相对较小,在同霸天虎的矩阵级舰队对阵时占不到什么便宜。


  但紧接着,他感觉自己的发声器被堵住了。


  那些高速的空间跳跃还在进行——无数小型突击舰和巡航舰正在集结,它们在刚进入视线范围的同时便展开了进攻,同时向中心击中,不停流动的舰队按照既定顺序紧凑团结在一起,旋转成锋利的螺旋形。

  就好像在一些古老文明的航海技术中,那位于船只正前方的坚硬撞角一般。


  在交火的过程中,对方完成了舰队集结。最困难的一次空间跳跃将五面怪的母舰带到这个宇宙区域中,它和报应号一样,沉在重重船只的保护之后,只要不碾碎前方的撞角,就永远不可能将这核心部分暴露出来。

  这将成为一场消耗战。无论是五面怪舰队的尖矛先破开霸天虎的防线,还是在此之前那先驱舰队就在交火中消耗殆尽——这都不可避免地会成为一场消耗战。


  现在他彻底明白了,军阀所说的“我的士兵和战舰扮演着消耗品的角色”是何含义。

  如果昆泰沙人想要撕裂霸天虎的防线,那么它们将要投入比想象中更多的兵力。每当一艘霸天虎的驱逐舰被击沉,后方的部队随即补上,确保搭载着火种源的报应号处于保护之中。


  在如此近的距离下,五面怪足以嗅到火种源的气味,定位信号令它们不顾一切地试图轰穿对方的保护层。


  昆泰沙人的战舰群拧在一起,如同螺旋的利刃。

  那些密集的穿梭艇和巡航舰形成的锐利撞角,正紧密地贴合成一体,如同一个更大的整体,抵挡霸天虎的攒射炮火,并且毫不留情地向前推进。这巨大的钻探机如同一张布满细齿的口腔,蚕食吞噬着霸天虎的抵抗力量,这其中既有昆泰沙人的船只,也有被操控的鲨鱼精的势力。


  那些先驱者只是消耗品。

  擎天柱想。

  他的手指紧紧地握在操纵杆上,一动不动。

  还没到时候。

  离子切割器的蓄能槽固执地处于饱和状态,目标锁定在那混沌一团的昆泰沙人的战舰群上。

  还远远不够。威震天的攻击只是击碎了对方三分之一的外侧舰队,如果他现在开火,或许离子切割器能够切开剩下的部分战舰,但是那光束在轰穿昆泰沙人母舰的屏障前,就将被这些细枝末节的牺牲品消耗殆尽。


  “你确定这不是让我们去送死?!”

  红蜘蛛在通讯频道中大喊大叫,现在整个通讯系统充满了干扰,那些电磁和力场混乱成一团。

  前任空军指挥官的声音听起来气急败坏:“你这是在让我送死,你这老炉渣!我们就像个静止不动的靶子,这些鱿鱼几乎要将我的部队全部咬碎了!”


  “右侧的损耗也过于严重。”

  Strika的声音插进来,她的背景音里充斥着爆炸声,令这通话听起来断断续续:“这太困难了,昆泰沙人的消耗速度低于我们的预期。”

  “我担心,在碾碎对方的‘撞角’之前,就会将报应号暴露出来。要不了多久它们就会整个撕碎我们筑起的防护带,您和火种源会来不及脱离。”


  “我哪里都不去。”

  军阀说,他的语气冷静:“这些鱿鱼只有在锁定火种源信号位置的情况下,才能不计后果地疯狂进攻。”

  “你们必须粉碎对方的先锋部队,不然这一切将毫无意义。”


  两艘欧米迦级的霸天虎战舰被击中,然后爆炸开来。那冲击波几乎直接牵连到了附近的所有船只,照亮整个战斗的中心区域。

  这令整个通讯系统暂时瘫痪。


  擎天柱的手指僵硬地凝固在操纵杆上。有一些射偏的火炮溅落在他的四周,其中不少几发直接打在他所躲藏的陨石表面,几乎将这遮蔽物整个击碎,让他感受到接近散架的颠簸。

  汽车人蓝色的光学镜紧盯着成像图——再近一点,再近一点。

  他想。

  昆泰沙人的附属船只在突进的过程中大半被击沉,余下的仍旧拧在一起继续前行,不顾一切地突入进报应号所在的位置。但它再也不是严丝合缝无懈可击的了——在那逐渐变得稀疏的舰队之后,可以看见先前被隐藏至深的昆泰沙人的主舰。


  那可怖的加农炮已完成一次蓄能,只要Strika和红蜘蛛的抵抗被彻底扫清、只要五面怪拿到火种源,对方的主炮就将彻底击中攻击范围内的报应号。

  一切流弹从“撞角”的裂缝射进去,但是随即湮灭在昆泰沙母舰的屏障上。这屏障牢不可破,一旦报应号暴露在其攻击范围内,将处于一种无计可施的被动状态。


  与此同时,昆泰沙人的舰队群终于将霸天虎的防护网彻底撕裂。

  那些原本紧密团结在报应号前方的战舰被掀得七零八落,引发了连锁爆炸反应,此起彼伏的火光如同在宇宙深处炸开的烟花,一团接一团,灼热而混乱。

  对方的撞角在这爆炸中四分五裂,多数小型船只直接被卷入其中,因为高温而汽化。


  这也碾碎了对方最后的先锋部队。那由无数战舰所紧密组成的尖锐的撞角已经不复存在。

  报应号和昆泰沙人的主舰静静对峙着,在这无数飞船的废墟间,在照亮所有黑暗的爆炸间。昆泰沙人终于发现了它们想要的。

  庞大的母舰整个撞上报应号,凭借牢固的力场以自身作为武器,伸出固定设备强行与报应号完成了对接,这粗暴的碾压式接触几乎整个击碎报应号的船壁。

  火种源已无处可逃。


  “威震天?”

  擎天柱惊恐地发现通讯频道中没有任何反馈,一定是片刻前的爆炸导致了报应号和其他船只间通讯的中断。

  “威震天?回答我。在你撤离之前我无法射击!”

  一种想要发抖的冲动席卷了他,但是汽车人的手指稳固地抓紧操纵台。


  他不知道军阀是否已经从报应号撤离。

  火种源和威震天都留在报应号上,对于火种源的位置锁定,是昆泰沙人不惜损失所有小型附属舰队和鲨鱼精部队也要突入霸天虎防线的唯一理由。


  而现在,那些鲨鱼精和五面怪正试图抢先登陆、占领报应号,并且在找到火种源之前绝不罢手。


  “开火。”

  频道里响起Strika的声音。

  她的语气听起来相对平稳,但擎天柱从中分辨出了极力压抑的情绪:“一旦昆泰沙人发现不对劲,它们会立刻退避出你的射击范围。而我们再也没有机会重来一次了。”


  “威震天他——”


  “开火。”Strika不为所动,语气近乎严厉:“这是他决定的战术,他比任何人都明白其中的危险性。做你该做的事,领航员。”

  “不然我们会全部死在这里。那些鱿鱼的母舰还毫发无损,但我们早已没有任何一艘完好的战舰了,而它们的加农炮已经蓄能完毕!”


  擎天柱闭合了一下光学镜。

  做我该做的事,他想。

  当他再次注视着屏幕,离子切割器的判定目标锁定在紧紧撞在一起的报应号和昆泰沙母舰上。


  红蓝色的汽车人轻微发抖,极大地混杂在一起的恐惧令他无法停下这颤抖,无论是目前尚不知在何处的火种源,还是失去联系的威震天。如果后者没有脱离报应号,那么他很可能会做出这辈子让自己最为后悔的一件事。

  但他的手指坚定稳固,仿佛不属于他那正在挣扎大喊的火种。

  他拉下了操纵杆。





  高热的光束几乎凝聚成实体,如同斩开一片混沌的剑刃,穿透这黑暗的宇宙。

  它将所接触到的一切事物融化殆尽,直接凿穿那些漂浮的飞船废墟、那些破碎的陨石残骸,自下而上,将报应号和昆泰沙母舰的屏蔽力场一切为二。


  没有了拦在前方的霸天虎舰队、没有了组成撞角吸收攻击的昆泰沙人的小型驱逐舰群,离子切割器发射的能量束直接命中目标。


  金色的激流仿佛投入水面的石头,那些能量力场瞬间炸裂,昆泰沙人强大牢固的防护罩被整个割裂,视线可见的力场表面出现了赤金的细痕,然后下一秒,这痕迹如延展开来的破碎花纹,彻底炸开来。

  一起爆破的还有同它锁在一起的报应号。整艘欧米伽级的战舰恍如膨胀开来的红巨星,它的内部发生了剧烈反应,那些能量储存舱和反应炉卷入巨大的爆炸,冲击波几乎扫平所有事物。


  但这只是切开了昆泰沙人的防护罩,尚不足以彻底摧毁对方的母舰。


  “轨道武器。”

  擎天柱说,他的声音沙哑得可怕,机械地攥紧操纵台边缘,面无表情地呼喊Strika:“那些卫星轨道武器正处于锁定状态,启动它们。”


  “不得不说,你比我想象中的要更为冷静,可真是不错。”

  一个陌生的通讯频道插进来,对面传来带着轻微笑意的声音:“要我说,你非常适合成为一个霸天虎。”


  擎天柱眨了一下光学镜。

  一瞬间他的火种仿佛从凝固状态解冻,那些之前白噪音一般的静电沙沙声突然鲜明了起来,狂喜的情绪席卷过他的整个机体。

  “威……威震天?”

  他不确定地说,低头去看屏幕上的通讯代码:“为……为什么?……这不是霸天虎的通讯代码……”


  “应急撤离艇在双方的对撞中出了点故障,”军阀轻描淡写地说:“所以我抢了昆泰沙人的登陆舰。”

  “不过重新建立通讯连接可真够麻烦的。”


  汽车人大笑出来。

  他终于从控制台和操纵杆上将几乎凝固住的手指扯下来,之前他的手指攥得太紧,几乎在操纵杆上留下凹痕。

  “这可真是太好了……”他轻声说:“太好了。我还以为我切开报应号的时候……在这种战斗中无法使用火种定位,这一切都太混乱了……我还以为……”


  “这老炉渣比宇宙锈病还难缠,”下一秒,无情的嘲笑传入,空军指挥官尖锐的声音回荡在整个频道中:“我们全都死光了他都不会有任何事情。”

  第一次,Strika没有屏蔽对方的冷嘲热讽。

  “欢迎回来。交给您指挥。”


  “同步所有的轨道武器。”军阀说,他的语气严肃而冷静:“同步所有的镜面反射。”

  然后他停顿了一下,下达了最后的命令。

  “开火。”


  那些懒洋洋地漂浮在宇宙中的小卫星在战斗中被损坏了一些,但是仍旧有数百枚在线卫星可以使用。

  它们分散在各自的轨道上,单一的旧式轨道武器几乎是毫无杀伤性可言的。但霸天虎网络的调整使它们同步,所有镜面反射轨道都遵循于同一规律。


  下一秒,这些卫星被同时引爆。


  镜面效应使所有的能量在经历折射和漫反射之后,沿着既定的轨迹汇聚在一点。

  或许一个爆炸的卫星并不足以制造出足够的破坏力,但这犹如用放大镜凝聚恒星的光线以起到引燃效果般的操作,使其产生的能量瞬间立方倍地被加以放大。

  这汇聚轨迹的终点,是曾经的报应号——眼下防护罩破碎殆尽的昆泰沙人的母舰。


  军阀在释放轨道卫星时,将所有能量轨迹汇聚的目标锁定在了报应号上。


  报应号在离子切割器引发的爆炸中已经不复存在,五面怪的母舰作为承受者被目标光束直接命中。

  在最初的一秒中,它看不出任何变化。紧接着,战舰的外装甲冒起了气泡,就像被煮沸的液体一般,那些气泡翻滚涌动,几乎要将整艘战舰撑至变形。

  然后,昆泰沙人的母舰从内至外整个爆开。


  一部分船体在高温中直接蒸发,另一部分破碎的残片如同飞溅的流弹,向外炸开,被巨大的力量推得四分五裂,急速地四散飞去。就像构成战舰本身的分子产生了裂变,那些爆炸中产生的原子不断膨胀推,直至将整艘船自内部撕得粉碎。

  它所产生的能量场将周围残余的小型昆泰沙船只也卷入进去,超浓度的辐射把触及的一切事物都加以分解,就像一大片炸开的宇宙烟花,那些闪闪发亮的光线充斥着整个空间,像尘埃和恒星核一样明亮。


  它将昆泰沙人的战舰彻底毁灭。


  “要我说,你该让我搭个船。”

  威震天的声音打断了因为这场景而沉默不语的领航员的失神,他将擎天柱的思维拉回来:“我可不想坐着这艘鱿鱼的穿梭机一路回去。它简直太难操控了。”

  “那些收尾的打扫工作交给Strika吧,她那里还有几艘还能动的战舰。”


  “哦……啊?”

  擎天柱还处于一种反射弧延迟的状态中,手忙脚乱地在控制台上摸索:“你在哪里?”

  这一切……结束了?

  这实在是令人难以置信。


  军阀报了个坐标。

  他懒洋洋地坐在椅子里,左手边放着火种源。装备融合炮一侧的右臂无力地垂下,它在鲨鱼精部队强行登陆报应号、到他抢夺对方的登陆艇的过程中受伤。他不会说这件事很容易,但比起等在原地看着他的部队被昆泰沙舰队整个撕碎要容易一些。

  这艘原本属于昆泰沙人的穿梭机也一样千疮百孔,在离子切割器发射前,他尚未撤离出足够的距离,难免不被那后续的连锁反应波及到。缺乏武装,动力全失,就这样漂在一大堆废铜烂铁的残骸间。


  现在,他只需要在原地等着这急冲冲的小汽车过来接应他。

  这想法令他微笑出来。


  擎天柱的小型舰艇很快出现在他的正前方。

  军阀用左手提起火种源,站起身来。或许他可以微调一下这穿梭机的角度,方便对方停靠得更近一些。


  然后,就在下一秒。

  就在他准备摁下操作按钮的瞬间,内置通讯中擎天柱的大喊和轰碎了五面怪穿梭机的爆炸声,充斥了他的音频。

  金属的船体被撕碎、被高温融化,一瞬间人工重力场停止了工作,那近距离的攻击直接打在昆泰沙人的穿梭机上,爆炸开来。









Chapter.38


  擎天柱的火种停跳了半拍,当他看到一艘属于昆泰沙人的小型突击舰,突然冲向雇佣军首领的穿梭机时。

  这从战斗中侥幸幸存下来的船只更像是发了疯,面对着Strika和红蜘蛛整合剩余舰队进行的清场扫荡,在夺路而逃的过程中,试图疯狂地射击阻挡在自己道路上的一切事物。


  领航员的大喊和对方的攻击发生在同一时间。

  但这已经毫无意义。

  那发炮击直接打在军阀的穿梭机上,引发了爆炸。那爆炸的火光映在汽车热蓝色的光学镜上,像是有人突然掐住了他的火种,强行将他的火种摁熄,让他发出无声的叫喊。


  然而下一瞬间,蓝色的光源裹住了被轰穿五面怪的穿梭机。


  那纯粹的蓝色轻柔而温顺,自爆炸的中心点膨胀开来,浮动在那些碎片、火焰、机油、能量液构成的残骸间。

  它仿佛水流一样无声无息地漫过一切,宛如一个脆弱的气泡,将那些激烈的事物全部包裹其中。


  汽车人的手指无意识地在控制台上飞速敲击,再一次半充能的离子分割器锁定了那陷入歇斯底里的突击舰,发射出的能量束将其切成两半。

  与此同时,那蓝色气泡的表面裂开了细细的纹路,碎裂开来。


  没有爆炸,没有沸腾的能量场。

  仅仅是那蓝色的光芒碎成了粉末。


  无数的碎片如同流星的尾巴,向四面八方绽放开来,每一道轨迹都带着温柔的蓝色光晕。

  它像是闪闪发亮的宇宙尘埃,也像是银河中数不清的恒星,轻柔的叹息一般拂过着满目疮痍的战场,拂过那些支离破碎的船体和残肢,最终消失在黑暗中。


  汽车人怔怔地盯着这一切,接着突然动了起来,操纵着小型舰艇以最快的速度冲向爆炸区域。

  红蜘蛛说得对,他想,威震天应该是更加顽固的,你想甩也甩不掉。这种程度的中弹不会有什么影响,最多是一点轻微的擦伤。

  他会找到对方。

  无论如何。


  “我想我需要一点帮助。”

  在他到达目的地前,内置通讯频道再一次响起,军阀的讯息断断续续,仿佛被逆流的能量液呛到一样。


  这下可好。

  威震天想,他正漂在穿梭机的残骸间。现在他的左手也不太方便动弹,所幸过近的距离令他能够使用内置通讯频道联系擎天柱。


  而汽车人的小型舰艇几乎像是瞬间炸成烟花一样,横冲直撞地飞过来,停靠在五面怪的穿梭机残骸附近。

  下一刻,舱门打开,这汽车人的傻瓜甚至忘记了在自己身上装个固定装置,就扯开舱门冲了出来。

  他一头扎进了穿梭机的废墟中,喊着军阀的名字而不是使用通讯频道,并且忘记了真空不传声,好像一些咕噜咕噜吐着泡泡的生物,看起来十分滑稽。


  威震天想要大笑,但是疼痛令他的笑容停留在了初始阶段。

  不过幸好领航员已经发现自己想要的东西。当他来到威震天身边,试图拉住对方将其带回舰艇上。


  当船舱的舱门关上,熟悉的人工重力场再次笼罩了两人。

  在重力的作用下,受伤部位的疼痛变本加厉地回流,就像他们最初发现火种源的时候一样——那时山体爆炸引发的坍塌使军阀的大半个机体接近瘫痪,而汽车人以一种可笑的手法把他机体中破损的线路全部打上了死结,并称之为所谓的维修,然后他们在彼此防备中发现了火种源。

  他实在搞不懂,对方怎么能对着那种“杰作”露出洋洋得意的表情。


  而现在,当擎天柱试图扶住摇摇欲坠的军阀时,威震天露出一点疲惫的微笑,把自己的全部重量都交给了小汽车。

  汽车人的手臂轻柔地环上他的后背,任由双方都乱七八糟地坐在地面上,将对方整个拉进怀抱中。


  “嘿——没事了。没事了。”

  擎天柱轻声说,他的手指沿着霸天虎肩部的变形线抚摸,动作柔和且小心翼翼。这令军阀哑然失笑。实际上微微发抖的正是擎天柱本人,但这傻瓜过于担心,以至于根本没有察觉到这一点。

  而他也不打算指出来。


  “我没事。”

  威震天说。

  他最终直起机身,拉开一些彼此间的距离,表情变得严肃:“不过现在我们面临着另外的一件麻烦。”


  “我能请问是什——”

  擎天柱的神色再次变得紧张,但他问到一半的话语,在看到军阀摊开的手心时自动消音了。


  一枚蓝色的碎片躺在对方的掌心。

  带着柔和光芒的蓝色,那些光线仿佛凝聚成实体,沿着霸天虎黑色的手掌边缘游走,散发出好奇的触须,试图缠绕上军阀的手指。


  “这是……”

  汽车人露出一个目瞪口呆的表情来,这光芒他很熟悉,实际上,他可太熟悉了。

  很少有其他赛博坦人像他一样,有这么多近距离观摩火种源的机会。


  “火种源的碎片,我想。”

  威震天的声音平静,他的磁场轻轻扫过对方的,如同在安慰这小汽车人:“我以为五面怪的穿梭机在近距离中弹后会整个爆炸——但是火种源发出了光芒,它把整个穿梭机裹了进去,吸收了那些能量冲击,这种感受有些难以描述。”

  “不过我认为,这就是我还能坐在这里和你说话的原因。”


  “你是说……”领航员停顿了一下,仿佛是在斟酌词句:“你觉得火种源保护了你?它在这场爆炸中使你免受伤害?”


  军阀掩饰性地咳了一下。

  “基本上正确。”


  然后出乎他的意料,擎天柱微笑出来。他光学镜中流露的神色十分柔和,将脑袋埋在对方的胸口:“感谢普神。”

  汽车人轻轻地说,他的音频接收器贴着霸天虎铅灰色的火种舱外装甲,其下火种跃动的频率稳定而平缓。

  “火种源在上……我从未这么感谢过普神。”


  “我以为你会更加沮丧。”

  威震天说,他伸出一只手抚摸着对方外侧的天线,也露出了一个微笑。

  “你一直都想把火种源带回赛博坦去。”


  “现在这想法也依旧没变。”擎天柱说,他把头抬起一些,仿佛停不住笑容:“但是——根据你手里的这枚碎片,我们姑且可以认为,火种源只是因为受到冲击而碎裂了,而非消失。”

  “也就是说,它可以被重新找齐、再次变得完整。我看见了那些四散溅开的光斑,很大一部分应该还漂浮在这里。”


  “火种源更接近于纯粹的能量,而能量不会轻易消失。它们只会转换,或者分散开来。”

  军阀摇了摇头:“不过这可是一个大工程。我最好通知Strika,让她带着人,在那些碎片飞散得更远以前——”


  “威震天陛下,”突兀的通讯声在船舱里响起,女性霸天虎的声音传来,令擎天柱受到惊吓一般地脱离对方的怀抱。

  “非常高兴得知您平安无事。不过我想我们现在有麻烦了。”

  Strika说:“在第三象限位置,刚刚有一架太空桥打开了——有充分的理由相信,我们弄出的动静过大,已经惊动了那些汽车轮胎。”


  “不——!”


  这句话被两个人同时说出来。实际上,威震天更像是厌烦地予以否定,但领航员真的是大喊出声了。

  这令军阀和女性副官同时沉默了,对这一反应表示惊奇。

  “这可真是神奇,”威震天慢慢地说:“见到你的汽车人同胞,你的反应和我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不是这种问题!”

  擎天柱已经蹦了起来,并且焦急地试图把军阀也拉起来:“太空桥!他们现在不能启动太空桥!”

  雇佣军首领的表情也在一瞬间变得难看。

  “所以你明白我的意思了?!一旦那些碎片被吸入太空桥,它们将有可能分散到这宇宙中的任何地方!任何地方!”

  擎天柱大喊,他蓝色的天线竖了起来。


  “关于这个……我想已经晚了。”

  Strika干巴巴地说:“太空桥已经开启,也就是说不论你们想找什么,如果它碎得到处都是,那么显然已经被卷入太空桥了。并且容我提醒一下,一百二十天文秒之后,预计汽车人的战舰将会到达。”


  “集合剩余部队。”

  军阀毫不犹豫地发布了命令:“让红蜘蛛、闪电和螺母用最快的时间集合剩余部队,我们利用空间跳跃立刻离开这里。”





  当霸天虎转身,他的手臂被拉住了。

  红蓝色涂装的汽车人拉住了他的手臂,像是不知道要说什么:“我……”

  然后他的话语卡在了那里。


  我的汽车人同伴已经来了,我是不是应该离开?

  这一切到此为止了?

  诸如此类的问题让擎天柱犹豫,他明白这看起来有些愚蠢。但他无法控制自己的发声器。


  威震天盯着他看了一会,然后发出了柔和低沉的叹息。

  “记得我之前说过的?”

  军阀轻声笑着:“在这场战斗结束之后,我有些话想对你说。目前的形势让那些话的内容不得不做出一些改变,不过我想大部分还是一样的。”


  然后他走近一些,弯下一侧的膝盖,以单腿屈膝的姿势,对看起来有些难过和不安的汽车人伸出了手臂。

  “不知我是否有这个荣幸,”军阀放缓了语气,握住对方的手,让自己的视线和汽车人保持水平,声音低哑而坚定:“能够再次雇佣你成为我的领航员?你是否愿意同我一起寻找那些四散的火种源碎片?你是否愿意同我一起,让火种源复原?”


  那放在他掌心中的淡蓝色的金属手指正在轻微地颤抖,威震天只是不动声色地握住它们。

  “你是否愿意同我一起,来一次可能会非常漫长的旅行。”


  汽车人注视着他。

  对方深红的光学镜直直地看过来,毫不回避。


  最终,擎天柱露出了一个微笑。

  “我愿意。”

  他说。

  “我愿意。”






------END------



评论(18)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