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karasu

不用关注。忙,最近没时间摸鱼。

《Rewinding》Chapter. 07+00 完结 MOP/TFP/联合宇宙线

内容提要:

* 普神发现自己犯了一个经验主义错误,于是决定采取一种非常规的手段来修复这一系列错误,确保之后的九百万年战争彻底打水漂。

  而他也确实成功了。



  对于这速度感到了害怕。

  两年前只是和阿药在聊时间逆行梗,当时在读螺旋的遗孤,以至于又想到了这个梗,但是没想到会时隔两年搞完它。

  人生真奇妙,说不定哪天挖的坑就被填平了。

  这篇当初就是随手记了个设定,所以大概没什么认真度,大噶随便吃吃就好。








Chapter.07

 

  “我能记得的只有这些了,它们原本应该更多。”

  震天威说。他坐在那里,一动不动,手里捏着之前喝空的那个能量方块。

  “不,不是记得,而是系统记录只剩下这么多了。”

  “当我上线,不得不花了四个循环浏览完剩下的这些文档,并且对于其中一些事情毫无印象——好像它们是存在于管理器中的错误一样。然后,在我读完之后,我又说服自己相信这一切都是真实的,它们曾经发生在我的身上。”

 

  奥利安看着他,一言不发。

  不知何时起,这小数据员已经坐直了身体,那些开心的笑容消失不见了。

 

  过了很久,他终于开启了自己的发声器。

  那声音过于沙哑,以至于让数据员自己感到陌生。

  “还剩多久。”

  他问。

  “从你这次上线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多久。”

 

  震天威看了一眼自己的内置计时器,那令人生厌的程序依旧像往日一样照常运转。

  “已经过去了四十三个循环。”

  他说道,低头注视着自己的双手:“我以为你会大笑出来,说这个故事太过于离奇,我不该用你来寻开心。或者你会以为我的大脑模块出了故障,一个人陷入了异想天开中。”

 

  “我非常希望你接下来告诉我这是个玩笑。”

  奥利安说,他凝视着自己的朋友:“但它不是,对吗?”

 

  “它……”震天威停顿了一下,好像他的发声器被什么卡住了。

  然后他笑着摇了摇头。

  “这没什么区别,奥利安。这已经没有什么区别了。”

 

  “你应该知道,我不是你的Optimus……”奥利安说,他的声音有点发抖,当他看向友人的时候,蓝色的光学镜里带着痛苦的情绪,却毫不回避。

  “我不曾和你刀刃相向,也对那九百万年的战争一无所知——这听起来就像是发生在别人身上的事情,就像是其他的世界中,另一个数据员和你相遇了,你们走向对立,而他离开赛博坦,你追随其后,那些霸天虎和汽车人穿过无数个星系,然后在地球再次相遇。”

  “但那不是我,普神……”他低声说,最终伸出一只手遮挡住自己的光学镜,肩膀轻微地颤动。在震天威伸手抬起对方的面甲时,他触碰到了温热的水渍。

  “我甚至才刚认识你一个赛博坦月周期。”

 

  “我知道,我知道。”

  震天威轻声低语,他的声音喑哑,仿佛带着柔和的静电的沙沙声。

  “嘿,听着,我很抱歉。或许我不该再一次告诉你这些。”

  他说,“你不是谁的Optimus Prime,你只是Orion Pax,一个出生于铁堡的小数据员,不需要为那些毫无根据的事情烦恼。无论这个世界如何变化,我相信,你也能够坚持去做那些你认为正确的事情。”

 

  “所以这就是你跟我说这一切的原因,”当数据员再次抬起头来,那些软弱的情绪已经消失不见,但是一些痕迹显示上一刻他哭泣过。

  “没有下一次了,是不是?”

 

  震天威没有回答。取而代之,他将奥利安拉近一些,露出笑容。

  “和我聊一聊你最初同我见面的事情吧。”

  他引导道,“和我聊一聊它们,我还从未听你本人亲口说过,最初你是怎么看待我的。”

 

  “我当时觉得这个赛博坦人可真够自大的。”

  奥利安回答,他的表情介于哭泣和微笑之间,蓝色的光学镜凝视着自己的朋友。

  “而我居然想要认识这个自大狂、同他当面谈一谈。”

 

  震天威这次真的大笑出来。

  他已经很久都没有笑得这样不加克制了。

  “你总是令我惊讶,奥利安。”

  他说。

 

  他们又聊了一会。

  从第一次网络交谈聊到第一次见面,奥利安轻轻地笑着,这不算漫长的相识中并没有多少可谈的内容,但他就是停不下来。而现在,他蜷缩在友人的怀抱里。

 

  当他们说完了所有的话题,奥利安闭上光学镜,笑意还不曾褪去。而那笑容中带着苦涩的意味。

  “如果我是Optimus Prime,如果我是你记忆中的那个数据员就好了,”小数据员的声音低不可闻:“那样我就能告诉你,我一定是爱你的。”

 

  他的头雕贴着对方的胸甲、贴着火种舱的位置,让这话语如同梦呓。

  “可惜我不能。”

 

  震天威静静地坐在那里,奥利安贴近他。

  他想要在处理器中记录些什么,却在存入一些数据后又再度删除。他能记录什么呢?一些长久以来他从不愿承认的情绪?一些他从未告诉过Optimus Prime、从未告诉过Orion Pax的话语?

  这些已经毫无意义。

 

  那广袤的空间第一次对着他本人轻声低语,黑暗散去,柔和的蓝色光辉将所有事物温柔地笼罩。

  最后一丝黑暗能量所残留的影响也不复存在,那纯粹的能量怀带着不为任何因素所动的善意,轻柔地缠绕上他的思维、他的火种。

  “一切修正即将结束。”

  难以辨识的代码流入进来。这不同于任何赛博坦人已知的方言语系,没有固定发音或者形态。

 

  它们如此庞杂,比那些二进制算法还要古老,如同赛博坦诞生之时起就已经存在的最初的语言,无限接近于真理的语言。

  没有人能分析它,但每一颗跃动的火种都将理解这种书写在长长分子螺旋上的话语。

 

  所有的数据和文档被飞速删除,干净得就好像它们从来不曾存在过一般。

 

  “一切已经结束。”

  那声音如此诉说。

 

  震天威和奥利安靠在一起,他过于疲惫了。

  火种跃动的频率如此同步如此稳定,仿佛他从未和对方分开过一样,仿佛早在火种源诞生之前,早在赛博坦诞生之前——他们就已经认识彼此。

  他的注意力停留在最后输入的几个文字上,长久地沉默。

 

 

 

 

 

 

Chapter.00

 

  “头儿,你在干什么。”

  路障走出来,从刚才起,大竞技场的主人就坐在外面的台阶上,一个人在那默不作声。路障靠近银色的金刚,想提醒他已经快到比赛开始的时间了——在角斗场刚刚易主的当下,震天威应该显得更有干劲,而不是这么……消沉。

 

  “我在等人。”

  震天威说,他看起来有些……不确定。好像从刚刚起就一直在发呆一样,这可真是难得一见的奇异景象。

 

  “今天您没有任何邀约,”路障说,他的表情同样充满了疑惑,但是很快就将其抛之脑后:“说起来,头儿你看今天的新闻了没有?”

  在震天威摇了摇头之后,他喜笑颜开地继续说下去:“你应该去看看,那消息可真够劲爆的。钛师傅推荐一名小数据员成为下一任领袖——他坚称对方才是获得领导模块承认的人选,要我说,Marix才真的像个无稽之谈,毕竟从没有人亲眼见识过它引发的‘神迹’。你真该亲眼见识一下御天敌的表情,我们的最高领袖脸都气歪了。”

  “我敢肯定,现在那群议员正吵得炸成一团。”

 

  这确实是个爆炸性的新闻。

  除了震天威对此一无所知以外,卡隆街头巷尾的每个人几乎都在谈论这件事。


  路障停顿下来,挠了挠自己的头盔:“不过说真的,如果钛师傅说的是真的呢?如果真的有新领袖诞生——我是说,假如他是个比御天敌那炉渣好一些的领袖——不管怎样,这事情都挺有趣的,是吧?”

  在某些方面,路障和其他那些出生于低等阶层的金刚一样,既对这些虚无缥缈的事情怀抱厌恶,但另一方面,也充满了迷信和敬畏。

 

  “无论如何,这件事和我们都没有关系。”

  银色的赛博坦人回答。

  小数据员几个字抓住了震天威的注意力,但这注意就像划过水面的波纹般转瞬即逝。

  他应该在等什么人。

  震天威想,他在大竞技场外的台阶上等了很久,这应该是个重要的见面邀约。非常重要。

  所以他才会坐在这里。

 

  在等待的过程中,他发现自己的数据库里有一份记录,而其本人对此毫无印象,就好像这数据是不知何时因为系统冗余而产生的错误文件一样。

  这简短的记录内容十分令人费解。既无编号,也无记录时间。

  那个“他”是谁,震天威丝毫没有头绪。

 

  同时,不知为何,他明白了一件事。

  他所等的那位神秘来宾,不会来见他了。

 

  “走吧,头儿,挪动一下你的双腿。”

  路障说,他平日里担任大竞技场的门卫,在同对方说话时都保持着小心翼翼的语气。但是今天的震天威看起来有点迷茫,不像以往那样带着冰冷的怒气。

  “你应该听见场内观众的声音了,我敢保证,如果你再不出现,这些人会把房顶都掀翻的。”

 

  “你说得对。”

  震天威站起身来。

  当他走向角斗场的时候,内置系统的提示灯闪烁了几下,那份没头没脑的错误文件被一个字一个字地删除了。

  这或许是系统的自我修正,他想。片刻前使他困惑不解的情绪已经不复存在,仿佛长久以来的重负被彻底卸下,令他放松并且微笑出来。

  “我该去见见我的观众了,今天他们会看到一场天翻地覆的战斗。”

 

  数据库恢复了正常。

  那份简短的记录,最终就像融化开的水迹一般,消失不见。

 

  “我想我也是爱他的。”






END.




评论(27)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