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karasu

不用关注。忙,最近没时间摸鱼。

《Rewinding》Chapter. 06 MOP/TFP/联合宇宙线

内容提要:

* 普神发现自己犯了一个经验主义错误,于是决定采取一种非常规的手段来修复这一系列错误,确保之后的九百万年战争彻底打水漂。



  我不确定还剩下1章还是1.5章,这取决于最后结构怎么排。对首尾呼应的结构都快产生偏执了……就很要命。

  这篇弄完我大概会修一下,然后一次性放出来,不然那个Chapter.0经常被忽略就很支离破碎。

  今天太忙没来得及回复留言,明天再回复。

  这个梗是西蒙斯聚聚的,不是我的。







Chapter.06

 

  “你确定?”

  奥利安小声问,他不安地跟在朋友的身边,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左顾右盼。

  “我不是指你不应该偶尔放松一下,但我以为你有更加重要的事情需要处理。”

 

  “那些事情可以等。”

  威震天回答,他拉着小数据员往前走,对方看起来紧张得快要当机了。

  卡隆的街道上形形色色的赛博坦人川流不息,其中大部分都认识这大竞技场的实际掌控者,更有一些在见到军阀后迅速地向后退避。

 

  好吧,现在全卡隆的人都知道,威震天拉着他的手走在大街上了。

  这个想法令小数据员几乎冒起烟来。

 

  当他们在油吧坐下时,对方依旧没有松开他的手的意思。

  “威震天……”

  这令奥利安忍不住小声央求出声,并且在对方松开手指的瞬间,旋即抬起手臂挡住了面甲。

 

  威震天不禁哑然失笑。

  “你什么时候才能改掉这个容易害羞的毛病,Optimu……”

  然后他刹住了后半句话。

 

  “什么?”

  没听清的小数据员抬起头来,疑惑地看着自己的友人。而对方只是摇了摇头:“没什么,我太累了。”

 

  确实,威震天看起来十分疲惫。

  当他拿起装着高纯度能量液的杯子时,奥利安注意到,对方的手指在微微发抖。表面上银色的金刚看起来和往常没什么区别,但当他同小数据员说话时,经常说到一半就停下来,像是忘记了上一秒想说什么。

  这可不是个好兆头。

 

  奥利安将手覆上友人的手背。

  他为自己这一大胆的举动紧张了一下,但是坚持着没有退缩。当他蓝色的光学镜凝视对方,发现威震天也正在默不作声地打量他。

  “你该好好休息一下。”

  奥利安轻声说,对方从胳膊到手背全都绷紧了,好像在强迫自己握住杯子一样,生怕一不小心就在颤抖中将那容器捏碎。他颇费了点力气,才将高纯从威震天的手中抽出来,然后分开那些僵硬的手指。

  为操纵数据而铸的双手显然更加灵活,轻柔地摩挲着角斗士手部的金属关节。

  “无论你多么急于让这社会做出变革,但如果你使自己过于劳累,这一切将得不偿失。”

 

  竞技场之王沉默了很久,在小数据员将手收回之后,端起剩余的高浓度气泡饮料一饮而尽。

  “你说得对。”

  他将空掉的杯子放回桌上,说道。

 

  他们在油吧坐了很久。

  在奥利安以往的认知中,威震天不是那种乐于分享私生活的赛博坦人,也很少谈及革命之外的话题。这是他第一次接受对方的私下邀约,并且进行一点谈话之外的娱乐活动。

  实际上,从很久以前开始,他便对铁堡之外的居民的生活方式充满了好奇,但在和威震天的交往过程中,鲜少有机会融入其中。

 

  威震天同他聊了一些轻松的话题,像是那些奥利安乐于听到的各地趣闻——银色的赛博坦人所接触的社会阶层远比他更为庞杂,因此也有更多有趣的情报可以分享。

  当角斗士同他说到关于最高领袖的轶闻时,奥利安几乎将能量酒从嘴里喷出来。他笑得太剧烈了,整个人趴在桌子上打颤。

  他的朋友有着堪称神赐的口才,能将任何事情说得妙趣横生,也能在吐露嘲讽时用词无比辛辣。有一些话语,是出声优渥环境的铁堡人平日里无论如何都无法听到的。

 

  在此之前,奥利安良好的自控力让他从未喝醉。但他今天过于开心了。

  他的整个系统都浸泡在一种失真的漂浮状态中,带着少许的快乐和晕眩。

  以至于当角斗士倾身亲吻他的时候,过了好一会小数据员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威震天越过桌子,托起对方的面甲,亲吻他。

  这令奥利安的引擎轰然作响。那巨大的动静几乎吸引了半个油吧的好奇目光,但眼下他已无暇顾及这些。

  对方的亲吻远比他想象的要温柔,最开始甚至称得上小心翼翼了。

 

  奥利安不明白这一切为何发展到这一步,但当他攀附住对方的肩甲,这些都变得不再重要了。

  角斗士借着高纯度能量液所带来的冲动,将小数据员整个人抱起来。

  那强有力的引擎震动一直传导到奥利安的机体上,传导到他的火种舱深处。灼热的怀抱让他的处理器一片空白,好像对方试图顽固地抓紧他、防止任何事物将他带离一般。

 

  当威震天结束了这个温和的吻,他的额头抵着对方的,用只有奥利安能听见的低沉声音说:“如果你乐意,我会带你离开这里,去其他地方呆着。”

  小数据员将脑袋埋在了友人的肩颈处,害羞的情绪让他说不出话来,只能点了点头。

  而银色的金刚毫不犹豫地在桌上扔下几枚塞币,抱着他走出了油吧的大门。

 

  在他们离开油吧的瞬间,身后的其他顾客像是炸开了锅。

  即便关上的门将这声音切断,奥利安还是感到头晕目眩——他能想象到,接下来的许多个循环里,卡隆街头巷尾谈论的八卦中,大概要多加上今晚发生的这一件了。

  在此之前,很少有人认识小数据员,鉴于他总是匆匆赶到卡隆,在同军阀交谈完毕后又再度返回铁堡。除了经常围绕在威震天身边的路障、声波以及震荡波,当他走在大街上,无人能够认出这出身于铁堡的小数据员。

 

  不过这一状况即将被改变。

  不到第二天早上,威震天在油吧里做的事情就将传到大部分人的音频接收器中。

  这令小数据员因为羞赧和一些别的东西,让自己躲在友人的怀抱里——他现在一点都不想面对大街上其他人诧异的目光。

 

  卡隆的地表温度比铁堡略高,但当微风吹拂过的,仍旧会带来一丝凉意。

  威震天有一瞬间的不知所措,他不知道要带奥利安去哪里,也不知道接下来还能做什么。

  最后他决定带对方回自己的住处。

 

  这喝高了的小家伙一个人嘟嘟囔囔地不知道说着些什么,同时紧紧地抱住友人的肩膀绝不松手。

  在回去的路上奥利安有几次差点掉线,但他勉强让自己处于清醒状态,偶尔冒出一句:“我可以自己走。”然后又将脑袋藏在对方的颈侧——他喝多了的时候要多脱线就有多脱线。

 

  而这种脱线状态一直持续到威震天抬腿踢上房间的门为止。

  他试图将这机械章鱼一样的小家伙弄到充电床上,然后起身准备去倒点低度数的能量液。

  但是下一秒,小数据员自己坐了起来。

 

  “我以为你要做点别的。”

  奥利安说,他看起来晕乎乎的,但是光学镜却蓝得发亮。当角斗士再一次将他按到充电床上,并说出“你该休息了”的时候,他伸出一只手拉住对方。

 

  威震天露出一种哭笑不得的表情。

  他在充电床边坐下,手指抚摸上小数据员的面甲,并且立刻收获到一声温顺的咕哝,那红蓝色涂装的小家伙像是被人施以爱抚的机械狐一样,惬意地蜷缩起来。

  “你喝醉了。”

  银色的金刚轻声说道,他安静地注视着对方。

  “我无意占得一个先机——等你清醒过来,或许下一次,我们再谈论这个。”

 

  “你可真好。”

  奥利安笑着抓住对方的手臂,他确实喝多了,一举一动都迷迷糊糊的,非常的口无遮拦。

  “不过,我仍旧想要明天上线的时候第一眼就看到你。”

  一边说他一边将角斗士往身边拽,在发现对方纹丝不动的时候发出了气恼的声音。

 

  “你真是固执得可怕。”

  威震天说,他不得不让自己爬上充电床,在小数据员的身边躺下。而红蓝色涂装的赛博坦人立刻在他的手臂间寻找到一个适合的位置,舒适地蜷进友人的怀中。

  “天知道你的小脑袋瓜里都装了些什么。”

  角斗士低声感慨。

 

  没有下一次了。

  他想,将手臂搭在对方身上。对方如此温顺,如此开心,像个小火种那样靠在他的身边——比九百万年来的任何时刻都要开心。

 

  “我有没有跟你说过,我的朋友,”奥利安在半睡半醒即将下线的状态中低低呓语,他向友人的怀里靠得更近一些,贴着对方的胸甲、贴着对方温暖的火种舱:“我好像在很久之前就已经认识你,久到已经无法回忆起来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久到好像我们从未分开过。”

  威震天沉默了一会,最终他设法使自己开口:“当火种源赋予赛博坦人新的生命之前,那些无意识的火种都是混杂在一起的。而我的火种,一定曾经和你的紧挨在一起。或许早在火种源诞生之前,早在赛博坦诞生之前——我就已经认识你。”

 

  “那我肯定很喜欢你。”几乎睡着的小数据员无意识地轻声说,他枕着对方的手臂,光学镜已经闭合上:“这样我才能在这么多人中,再一次找到你、再一次和你相遇。”

  “我会非常非常喜欢你。”

 

  那些长久以来堆积在处理器中的数据崩溃了。

  威震天说不出话来,他的火种挣扎着,撞击着,烧灼着,像是发出了嘶吼或者绝望的叫喊,而他除了在陷入充电状态之前抱住奥利安,做不出任何动作。

 

  他已无计可施。

 

  当无形的压力笼罩一切,这广袤的空间发出了喜悦的低语,激涌的逆流冲刷着所有事物,震荡回漾,仿佛在昭示着最后的胜利。

  黑暗散去,再一次露出最核心的蓝色微光——他终于明白,这即是赛博坦本身。

  而那泡沫般的黑暗能量的屏障,发出了至今为止,最为清晰的一次破裂声。

 

  等到他醒来,等到这一切都不复存在。

  威震天坐在充电床上,看了一眼内置时钟的日期,然后他将剩余的数据记录文档从头到尾浏览了一遍。

 

  当读完那些记录,他走出门去,对着竞技场中屏息等待的观众说:

  “今天的比赛取消了。”

  他在所有人反应过来之前转身离去,走向竞技场侧门的位置。

 

  在大竞技场外的台阶上,坐着红蓝色涂装的小数据员。他比往常来的要更早一些,因此在见到侧门打开时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震天威,我的朋友,”他站起身来,对着面无表情的银色金刚微笑,尽力掩饰自己细小的担忧:“我以为你还在比赛。”





评论(10)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