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karasu

不用关注。忙,最近没时间摸鱼。

《Rewinding》Chapter. 0 MOP/TFP

内容提要:

* 普神发现自己犯了一个经验主义错误,于是决定采取一种非常规的手段来修复这一系列错误,确保之后的九百万年战争彻底打水漂。



  嗯。昨天和wifi、夹克讨论完,觉得这篇还是要写出来。

  大纲是两年前的,当初和阿药说了一下,然后被我扔在这拖了两年。

  这个梗来源于西蒙斯,一个时间梗。懂的人应该立刻就懂了。

  是个中篇,没有Euler Identity那么长,应该会比Ashes稍微短一点,我会尽量两边同时填,最好确保这篇和08那篇都别坑。

  食用愉快。








Chapter.00


  奥利安坐在大竞技场的台阶上等待着他的友人。自从角斗场被归入新主人的管辖范围之后,周围的建筑群也发生了明显的变化。之前肮脏泥泞的巷道如今变得更加整洁,一些潜伏于阴暗处的非法商贩或者器官贩子不再敢明目张胆地游走于街道上。


  当他盯着自己的内置计时器又转过一圈时,竞技场的侧门打开了。


  这让他感到惊异——小数据员来得比平时要早一些,震天威应该还没有结束比赛。那些野蛮而血腥的厮杀场面使人不适,奥利安本可以和路障打个招呼,然后在后台等候自己的朋友角斗赛结束。但那样他就不得不忍受赛场传来的此起彼伏的欢呼声。

  那声音令他不安。


  而现在,随着侧门的打开,银白色的高大赛博坦人大步向他走来。

  他能听见竞技场内观众发出的大吼,那可不像是目睹了一场精彩决斗后的兴奋嘶吼,而是更加……生气的叫喊。


  “震天威,我的朋友,”他站起身来,对着面无表情的银色金刚微笑,尽力掩饰自己细小的担忧:“我以为你还在比赛。”

  当对方走得足够近、他看清友人脸上的表情时,奥利安愣住了:“普神啊,发生了什么?你受伤了?”


  震天威的脸上带着一种陌生的愤怒。

  奥利安暗自思忖,如果不是自己没有什么能够惹怒对方的地方,他几乎要确定这愤怒是冲着自己而来的了。

  而角斗场之王除了愤怒之外,还显得十分疲惫——这种神情是他从未在对方身上见过的。震天威永远有力而强悍,没有任何事物能令他露出疲态,即便是在角斗场上被对手轰碎了半个胸甲,他都会拎起对方被拧成废渣的机体,绕场向观众大笑着挥手致意。


  但眼下,角斗场之王看起来疲倦而挫败。

  当他在奥利安面前站定,这高大的赛博坦人俯下身去,出乎意料地将小数据员拉进了一个拥抱。

  “没有比赛。今天的比赛被我取消了。”

  他说。


  对方引擎的声音、滚烫的散热气流、贴着奥利安音频接收器响起的低沉话语,几乎要将小个子金刚吓得跳起来。

  以至于他花了好一会才弄明白震天威刚刚说了什么。


  “什……什么?比赛取消了?”

  红蓝色涂装的金刚结结巴巴地说,他尚不习惯与人如此亲密地接触,因此显得分外地手足无措。

  “为什么?”

  但震天威将头埋在他的肩颈处,一言不发,似乎不打算就这样放开小数据员。


  尽管对友人的异常反应感到困惑,奥利安在犹豫了片刻之后,还是将手臂环绕上对方肩颈,轻轻地拍打着,试图安慰对方。

  “嘿,我的朋友,你吓到我了。”

  他轻声说着,手指笨拙地沿着对方的头盔抚摸,好像这样就能减轻对方的焦虑一样。

  “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银色的金刚动作停顿了一下,他终于拉开一点距离,打量着面前的小数据员,露出像是想要说什么,最后又全部咽了回去的奇怪表情来。

  “没什么。”

  他说:“我有点累了。”


  “让我们离开这里吧,”角斗士说,在奥利安反应过来之前,他松开了怀抱,却依旧拉着小数据员的手,做出一个没什么精神的微笑:“在那些没看成比赛的愤怒观众冲出来之前,我们最好先溜走。”

  “什么?”数据员的神色可谓是目瞪口呆,他也确实听见了竞技场中的叫喊声越来越大,听起来似乎……那些没有比赛可看的观众正向大门口冲来。


  “动一动你的双腿,现在我们该变个形,然后跑路了。”

  震天威说着,在奥利安的肩膀上轻轻拍了一下,然后径自转换成了载具形态。

  奥利安感到一头雾水,他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也不明白是什么使自己的友人看起来和平时不同。

  而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跟在震天威身后,一同驶离竞技场。





  赛博坦位于半人马阿尔法星座,拥有属于自己的两颗卫星。

  那卫星高悬于天空之上,折射着蒙昧的光线。


  震天威一路驶出卡隆,小数据员跟在他的身后,找不到合适的机会询问。

  当他们以载具形态驶入大荒原,主卫星的光亮便投射在广袤的土地上。在他们身后,那些金属皲裂的地表、充满着磁石的山脉、荒芜的沙砾构成了一副光怪陆离的景象。黑色与黄色相交织的地表绵延向远方,在昼夜交替的时分如同海洋,直连接到远处的磁山。

  微风如同夜晚的叹息,柔和地与他们擦身而过。


  “等……等等,震天威!我们……我们到底要去哪儿?”

  当震天威放慢速度,小数据员终于追上了他。他们并排停在一处高地上。


  “不去哪儿。”

  银色的金刚说,他解除了载具形态站起身来,顺便向奥利安伸出一只手,拉着他坐到自己的身边:“我只是想找个安静的地方。”


  “显然这里足够安静。”

  数据员微笑,他看着友人在子空间里翻找,最后掏出了两个能量方块,并且将其中的一个递过来。

  “喝点东西吧。”

  震天威说,注视着紧靠自己坐下的小家伙:“我猜你从铁堡一路赶来,还没来得及补充能量。”


  “这可真是……体贴。”

  奥利安小声咕哝着,接过了那个能量块,咬开一角,然后露出了喜悦的神色:“这不是我平时在卡隆喝到的那种。”


  “你的系统适合接受更高纯度的精炼能量液,我带了新的。”角斗士说,他也咬开了自己的那一份,默不作声地开始摄入能量。

  而奥利安悄悄打量他,他发现友人的表情被阴云所笼罩。

  震天威往往充满戒备、对任何人都无法抱以信任。这一点在他和小数据员的来往过程中明显体现了出来,大多数时候,角斗士本人从不掩饰他的提防心。


  但今天有什么不一样。


  他从未见过震天威如此忧心忡忡,好像有什么难以释怀的重负沉甸甸地压在他的处理器中,令他不安。

  当他喝完最后一口高纯,对方沉默着接过那个空了的方块,然后开始替小数据员擦拭指尖沾到的能量液。

  那动作缓慢而小心,像是害怕用力过猛而吓到对方一样。


  奥利安员笑了起来:“说真的,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他放轻了声音,任由自己靠在友人的肩膀上,自己的手还放在对方的手掌中,抬起蓝色的光学镜默默注视着高大的赛博坦人。

  “你对我太好了。”


  震天威的动作停滞了一下。

  他又露出了那种混杂着苦笑的神色:“你已经说过很多次了,你这个小傻瓜。”

  “我应该对你更好一点,免得哪天你就会从我面前消失不见了。”


  奥利安伸出一只手,轻轻地抚摸着对方的面甲——这是个有些越界的举动,鉴于他们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过多过少的私人接触很可能都会来带不适。但震天威此刻的表情无法让他置之不理,他试图通过这动作给予对方安慰:“你记错了,这是我第一次说。”

  小数据员微笑着,他的头雕贴着对方的肩甲,感受到其下引擎引发的细微震动。

  “你总是好得令我惊讶,我的朋友。”


  震天威发出沙哑低沉的笑声。

  “或许你之前没说过,”他说,即便那笑声听起来并不快乐:“但是你之后会说很多很多次,相信我。”

  他的手臂环绕上小数据员,再一次将他拉进怀抱。使得奥利安的散热器轰鸣,几乎要因为害羞而不安了。


  这一天里已经发生了足够多的怪事,震天威的态度实在是让他摸不着头脑。他的友人看起来前所未有地心事重重,就连微笑的时候也带着一丝勉强的痕迹。

  而现在,对方平滑的指尖抚摸过他的背脊,转而轻柔地逗弄着他蓝色的天线。这可真是奇怪,他的天线远比其他零件更加敏感,几乎从未有人触碰过它们。

  然而当震天威爱抚他的音频接收线,那手指的力度十分温柔,像是知道应该施以何种程度的力量一样,又像是知道要触摸哪里。纯粹的愉悦让他在对方的手中颤抖——这举动太过亲昵了,和那些发生在恋人间的小动作如出一辙,甜蜜又苦恼,令他的火种紧缩,开口时声音如同低喃:“我哪里都不会去的,也不会从你的面前消失。能告诉我,今天发生了什么事?”

  他说。

  “我很担心你。”


  他们之间的气氛现在无疑是奇怪的,以往银色的赛博坦人更多怀抱着一种防备般的情绪,但眼下,他似乎将另一面暴露在了友人的面前……无助,而疲惫。

  “你确定你要听吗?”

  震天威轻声说,他的表情平静,磁场也没有任何波澜。但是有倦怠的情绪将他整个淹没——虽然奥利安不明白自己的结论从何而来,不过他就是知道。

  当震天威转头看向他,蓝色的光学镜显得柔和:“这将会是一个很长的故事。”


  夜晚的风吹拂着他们,那些低吟声,掠过大荒原,掠过连绵起伏的金属沙砾,将他们同身后的卡隆、那一切文明的痕迹全部隔断开来。

  奥利安感到自己的火种以一种稳定的频率跃动着,这频率几乎和震天威的融为一体。他们靠在一起,在这空无一物的旷野上。

  “我想听。”

  小数据员最终说道,露出了一个微笑。





评论(14)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