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karasu

不用关注。忙,最近没时间摸鱼。

《Euler's Identity》Chapter. 36 MOP/08/AU


内容提要:

  *威震天在一次交火中失去了他的舰队领航员,当他们需要利用奇点进行时空跃迁时,莫名其妙被塞上船的擎天柱被迫充当了临时领航员。
  但他不敢告诉面前的雇佣军头领——他其实军校还没毕业,根本没有任何领航经验...…


  其实……很想写汽车人那边啊。

  但这是个AU,也就是说,没有动画里噗噗带着小队修太空桥、跑去地球的桥段,警车爵士救护车邦波比全都出不来,就很绝望。

  唯一三个有希望出镜的汽车人:芋头、老通和艾丽塔,大噶都要等到打完了才能在番外里出镜。这实在是太绝望了。不论哪版都好想摸警爵的鱼噢。

  嗯。因为我特别喜欢小红,所以要把小红放出来一起下副本。

  从后面到结尾,应该都是噗噗和老威分头行动了。






Chapter. 36


  汽车人过于年轻。新生的火种从未参与过战争,也不曾直面死亡。

  Strika携带定位器前往MUMU-OBSCURA,伏击地点被选定为Moriturus以北的中立区域,这里有机文明和机械文明相混杂,彼此间有着足够空旷的宇宙空间,还有不少毁于战火的星球。

  而MUMU-OBSCURA,不过是又一片新鲜的废墟罢了。


  威震天从两个塞时前就站在屏幕前,不停地发布指令——这短短一段时间里他说的话,可能比过去无数个循环中擎天柱所听见的加起来都要多了。

  伏击成员不仅限于报应号。军阀下定决心,要将那扰人的隐刺彻底拔出来。为此他不惜另外调动了十艘欧米茄级别的旗舰,通过高速的空间跳跃来集结他的部队。


  “把播种者放出去。”军阀说,报应号已经进入了有效攻击范围内,空间位置上来看,它卡在所有战舰的正前方——一旦昆泰沙人的船只跳跃进入这个星系,那么报应号将成为首当其冲的目标。

  “所有的,全部放出去。”

  他说。


  播种是个来自于有机文明的概念,但此刻它们只是最常见的轨道式武器。当所有战舰将自身携带的小型卫星释放之后,这些圆锥形的小东西如同飘洒在宇宙中的种子,散落得到处都是,关闭推进器后缓缓固定在了自己的运行轨道上。

  霸天虎的网络将它们连接成一个整体,服从统一的指令。


  “你释放了多少轨道武器?”

  擎天柱站在另一个操作台前,屏幕上密密麻麻的红色光标显示出难以置信的数量群。

  “轨道武器已经是上千个大循环之前的技术了,相信你也明白这一点。就算使用再多防御卫星,收效也是极微的。它们几乎无法对昆泰沙人的宇宙飞船造成伤害。”


  “实战和经验的差距,”雇佣军首领大笑出来,他的磁场稳定,有喜悦的战意充斥其中,这种战争狂一般的行为模式总是会令汽车人感到不适应:“你会明白它们的用处的。”

  “一共有超过一千枚防御武器正处于运行轨道上,等待接收命令。它们无法突破昆泰沙人的防御壁,但是同步率和镜面反射功能足够把这些鱿鱼全部送入熔炼池。”


  现在,这些飞船就像漂在一大片蒲公英的海洋里,那些懒洋洋的小型卫星细小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就这样浮动在每一个角落。

  “Strika,让你的船进入第三象限区域。”

  军阀查看着主引擎,对离开母舰有一阵子了的副官做出新的指令。


  Strika在MUMU-OBSCURA安置完昆泰沙人留下的定位器之后,转而搭乘了另一艘赶过来的霸天虎战舰。按照雇佣军首领本人的话来说,保险系统最好分开安装,谁也不知道炸毁的会是哪一艘飞船,给予高级军官一定程度上的自主指挥权,远比把这些人集中装在一起来得靠谱。

  “收到。”

  女性的副官声音一如既往地冷淡,螺母和她在一起,右翼的指挥权基本上由她掌控。

  “立刻调整船只,在第三象限集合。”


  “而现在,”威震天说,他的语音拖长,仿佛充满了恶意:“红蜘蛛,带着你的人在左翼集合。”


  “诅咒你!”

  通讯器中立刻传来了飞行者暴怒的大吼。旁边伴随着闪电的疯狂大笑。


  五个循环之前,这前任空军指挥官刚被弄上线。威震天让吊钩修复了他受损的零件,然后毫不客气地将融合炮架到了Seeker的头上。

  “你有两个选择,”军阀说,他红色的光学镜静静地注视着一脸惊恐与愤怒的飞机:“再次被我静止锁定、保持下线直到我们回到霸天虎的势力范围,到那时候我会决定如何处置你。”

  他停顿了一下。

  “或者,收起你那些造反的心思,带着你的士兵把昆泰沙人碾成废铁——我会给你一部分战舰的指挥权,同时考虑从轻处理你的背叛行为。”


  “说得好像我有其他选择一样。”

  Seeker尖刻的声音里充满了怨恨,他试图从威震天的脸上看出些什么来:“我要为您的宽宏大量所震惊了,您对待叛徒从未如此‘心慈手软’过——告诉我,是不是和汽车人的铁锈轮胎在一起时间长了,让你的火种也愈发软弱?!”


  “你大可以继续这种无意义的争吵。”

  军阀不为所动,他端着融合炮的手臂钢铁般稳定:“我没有立即处决你,仅仅是因为你活着比死了更有用。你不遗余力地试图刺伤我、背叛我,想将我从王座上掀翻,然后自己取而代之。而我,我从未信任你,在你的每一次背叛都试图碾碎我的火种、并且在那碎片之上还要再犁一遍之后,我对你不会有任何的信任。”

  “没有人比我们彼此更加心知肚明。”


  他俯身贴近Seeker,在对方的音频接收器边低语:“和我一起把昆泰沙人熔成渣。不然,我怀疑该进熔炼池的人就会变成你了。”

  红蜘蛛因为他的骤然靠近而惊慌失措,徒劳无功地试图向后退缩,然而机翼依旧被静止镣铐锁定:“好吧好吧!”

  终于,前任空军指挥官大喊出来:“你这个该去见U球的炉渣!我已经别无选择,你赢了!”


  “很好。”

  威震天低沉地说:“那么闪电将和你一起负责左翼的舰队调动。如果你试图临阵脱逃,他会毫无顾虑地一枪轰穿你的火种舱。”

  然后他看见对方再一次颤抖着诅咒他。


  而现在——当威震天审视不久前做出的“释放红蜘蛛”的这个决定时,他严肃思考了一下这个做法是否存在不妥。

  实际上,眼下整个通讯频道里充斥着Seeker的咆哮和咒骂。红蜘蛛不和威震天面对面的时候,往往意外地胆大,证据就是他的词汇五花八门让所有人听得目瞪口呆。


  “你这个铁皮桶!告诉我,你是不是变得胆小怕事了,把困难的工作全部丢给我和Strika,然后自己安心呆在安全的屏障后面?!”

  左侧的舰队正按照威震天本人的命令在缓缓集合,但Seeker的聒噪实在令人无法忍受:“看吧,现在我们挡在你的前面了,你只需要安心坐在自己的报应号里等待就行,丝毫不用担心被昆泰沙人的第一发火炮所击中!”


  “如果你继续喋喋不休,我就亲手将你的发声器扯出来。”

  军阀咬牙切齿地说。

  他还准备继续同红蜘蛛怒吼,然而下一秒,对面几乎穿透通讯器的尖锐声音消失了。


  “我把他的通讯频道给单向关闭了。”

  从另一条内线切入进来的Strika说,她的声音粗哑冰冷,毫无感情起伏:“前任空军指挥官的声音过大,影响到我发布命令了。”

  “除非有紧急情况,不然他会维持禁言一直到战斗开始。”


  擎天柱露出了一个无声的“OH”的表情。

  他刚刚从Seeker那令人头晕目眩的大吼大叫中解脱出来,还没弄明白发生了什么。当他转头看向威震天,发现对方一副嘴角轻微抽搐的样子。

  “你做得……很好。”

  威震天说,看起来似乎有些言不由衷,还在因为自己副官的强势而震惊。同时他充满倦怠地扶住了头盔:“盯着他一点,Strika——我们无法完全对红蜘蛛放心,除了闪电之外,你也盯着他一些,别让他搞什么小动作。”


  “明白。”

  女性的霸天虎回答。她再次传送过来一条讯息:“全部播种者已经释放完毕,完成微操作调整,数据网连通状态良好。”

  “询问:是否对报应号进行安全锁定。”


  “锁定。”

  军阀向后坐倒在椅子中,他盯着屏幕上矩阵舰队的分布,下达了最后的命令:“让报应号处于安全防护壁内。”


  红蜘蛛所率领的左侧船只,同Strika统率的右侧船只汇合,它们在报应号之前筑起屏障,展开立场,如同一个密不透风的茧,将霸天虎的最高指挥级别的旗舰保护在其中。

  昆泰沙人需要撕开左右两翼的飞船,才能将报应号暴露出来。


  “你看起来不怎么开心。”

  擎天柱说,他打量军阀,对方此刻一脸兴趣缺乏的样子。


  “我更希望能够直面昆泰沙人,而不是这样坐在相对后方的位置。”

  威震天说,他猩红色的光学镜里带着暴躁的情绪:“不得不说,我厌恶所谓的‘战术需要’。”

  “我的士兵和战舰扮演着消耗品的角色,这让人恶心透了。”


  “嘿。”

  汽车人走到他身边,他的高度和坐着的霸天虎差不多,让他在捧住对方脑袋的时候不得不踮起一些脚尖:“小型应急艇即将出发,我该离开然后找个合适的位置进行准备。我相信,你已经选择了能让士兵伤亡降到最低的最优解,而一旦对方按照你的计划行动,你就不用继续坐在这里装模作样了。”


  “你知道。”

  军阀的神色看起来有些奇妙,当他回以一个微笑,他的磁场不再那样绷紧,同时将小领航员拉近:“我从未后悔同汽车人之间的战争,如果暴力是进行变革的必要手段,那么使用它。但是现在我偶尔会觉得,如果年轻的火种不必经历战争,那也算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记得我说过的话,”

  他平静地说。

  “当这一切结束,我有事情想要告诉你。”


  “这可真是凑巧,”擎天柱低下头,他笑着亲吻了一下霸天虎的手背:“到那时候,我也有想要告诉你的话。”





评论(5)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