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karasu

不用关注。忙,最近没时间摸鱼。

《Euler's Identity》Chapter. 31 MOP/08/AU


内容提要:

  *威震天在一次交火中失去了他的舰队领航员,当他们需要利用奇点进行时空跃迁时,莫名其妙被塞上船的擎天柱被迫充当了临时领航员。
  但他不敢告诉面前的雇佣军头领——他其实军校还没毕业,根本没有任何领航经验...…



  天知道我最近花了多大的力气,管住自己的手,不要在这个坑没填完之前,开IDW的新坑……

  憋死我了。

  就很急。

  赶紧打,赶紧打,打完鱿鱼就能结婚了。







Chapter. 31


  “完成了。”

  Strika说,她拍了拍手站起来,在擦去手上冷凝液的时候表情不为所动。

  她刚刚接到命令,从战舰的货仓中找到了那架高频粒子脉冲器,在威震天的授意下将这机械整个拆开来。


  与之相对,威震天蹲下机身,在那一堆零件中拨弄翻搅。他把从核心部分拆分出的信号发射器捡在手里,翻过来覆过去地看。

  如果换作Strika以外的人站在旁边,会被军阀磁场中闪烁的狂怒情绪给惊吓到。


  “所以……震荡波说的是真的。”

  威震天捏着那小到难以察觉的定位信号器,红色的光学镜一转不转仿佛要将这零件烧出个洞来:“这可真是意外之喜。”


  “如果这是昆泰沙人的把戏,是否应该考虑更换整个通讯频道的代码,然后把这枚定位器都处理掉。”

  Strika摇了摇头:“所有通讯线路都不再安全,而只要定位器还在正常工作,我们永远也无法甩脱那些昆泰沙的追击战舰。”


  “确实,我们应该……”军阀掐住说到一半的话,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等等,或许还存在着更好的方法。”

  他将那枚信号发射器塞到了Strika的手里:“留着它,暂时地。在那些鱿鱼炸毁了我的一枚主引擎、一整个货仓和我的前任领航员之后,我需要在这笔欠账上加些利息——直接向昆泰沙人讨还的利息。”


  “您是说一个具有可行性的陷阱?”


  “如果是我,可不会用陷阱这么温柔的字眼。”霸天虎的领导者大笑出来,他调整手臂上的融合炮,发出嘎吱声响。

  和他的表情相反,红色的光学镜中毫无喜悦情绪,如同阴婺燃烧的火焰:“我会让这群胆敢向我开火的炉渣跳进熔浆里洗个热水浴,一点残渣都不留下。”


  “看起来您已经有计划了。”

  Strika叹了口气:“一切听您的。”


  “感谢你的高度信任。”

  军阀虚情假意地说着,露出了圆滑的微笑:“让我们按照原定计划,先抵达星云的势力范围——然后,我们把那些袭击者给拆成一片一片的废料。”

  “更换内部通讯,确保舰内通信不会再被窃听。不用理会那些对外通讯,如果此时此刻我们更改外部通讯设置,很难不引起那些鱿鱼的警惕。”


  “接下来,”威震天停顿了一下,似乎是在思索下一步计划:“我需要一个秘密通讯连接——给我接通诈骗和禁闭的私人频道。”

  “扩大一下军火库存将会是个美妙的主意。”


  “明白。”女性霸天虎毫不犹豫地予以回应:“以及,我相信震荡波还在等候您的后续指令——就我所知,他现在收监了一名汽车人。”


  “我会亲自同他联络。”

  军阀的表情变得难以琢磨:“我相信这件事情可以暂时搁置。”

  “等解决完昆泰沙的问题之后,我会考虑如何处理那名汽车人。”


  “容我提醒您,”Strika没有丝毫退让:“如果您下令处决那名叫御天敌的汽车人,我相信您的现任领航员会彻底发飙。”


  “我也相信他会的。”

  威震天不耐烦地嗤笑了一声:“轮胎们独有的同伴意识,多么善良、博爱、令人生厌。”

  “如果震荡波处理了那名汽车人,不难想象我们的小领袖会如何愤怒——哦,我能肯定,他宁愿熄灭自己的火种也要在我身上捅上几个窟窿。”


  “我是否可以将您的意思理解为,您并不打算处决那名目击者,”Strika的声音变得尖锐,她直视威震天的光学镜:“哪怕这会将潜伏在赛博坦的霸天虎间谍暴露在汽车人的视线之内?”

  “不用我提醒,您应该比我更清楚,将其秘密处理是最好的解决途径。”


  “如果你打算质问我,Strika——”军阀的引擎发出低沉的咆哮,他的表情依旧冷静,但磁场中闪烁着明显的不悦:“我不会让我的霸天虎军队遭受任何风险。”

  “当没有其他方法时,我会让震荡波处理掉那名汽车人——但是在此之前,何不让我们利用可以利用的一切、采取一些更为圆滑的欺诈手段呢?”


  “我明白了。”

  女性的副官不再争锋相对:“您的意志就是霸天虎的意志。”

  “五分循环后,我将替您接通诈骗和禁闭的私人通讯。”


  军阀高深莫测地看了她一会,最终回以微笑:“你的配合总是能令我安心,Strika.”





  “让我们来看看,威震天陛下,”禁闭露出一个推销商品时惯有的假笑:“这可真是难得,我不知道现在霸天虎采取招标的形式购买商品。”

  “相信我,我也因此而感到惊讶。”诈骗睁大了光学镜,看起来因为眼前的情况而分外惊奇。


  巨大的通讯屏幕被一分为二,Strika同时接通了赏金猎人和走私品贩子的私人频道。

  威震天把头从舱门边转回来,擎天柱刚才给他送来一份航道变更图,然后又匆忙离去。他盯着那红蓝色涂装的汽车人——对方同他的女性副官一边走一边低声讨论着返程的路线细节,Strika抱着手臂安静地听小汽车说个不停。


  “所以,”诈骗清了清发声器:“那个传言是真的了?”


  威震天眯起红色的光学镜:“我很感兴趣是什么样的传言。”


  诈骗咯咯地笑起来:“霸天虎们都在讨论,您最近找了个汽车人当小宠物?”

  “如果不是亲眼见到,简直难以置信。”


  “要我说,对方是个足够漂亮的小汽车。”

  禁闭懒洋洋地接话,若有所思地盯着汽车人离去的方向,钩子手爪轻轻地叩击着椅子的扶手,声音里带着一种低沉的愉悦:“涂装鲜亮,小巧又可爱。是个在民品里都显得纤细的小家伙。”


  “注意你的言辞,”威震天说,他向后坐下靠进椅子里:“如果你控制不好你的发声器,我会帮你把它整个拔出来。”

  “或许我太了解你的性格了,禁闭——不要试图碰不属于你的东西。”

  银灰色的霸天虎充满警告意味地瞥了一眼跃跃欲试的赏金猎人。

  “我不喜欢看的有人对我的领航员出手。”


  诈骗哈哈大笑:“也许你忘了。”

  他对禁闭说:“威震天陛下的占有欲在某些时候强得丧心病狂。”


  “我会谨记在心。”

  绿色涂装的私人佣兵深鞠一躬,言辞圆滑:“不过我相信,您在这个时候联系我们,不是专程来炫耀您的汽车人宝贝的。”


  威震天因为禁闭的“汽车人宝贝”而抽搐了一下,但他很快恢复了平日的表情:“事实上,我有需要的物品。”


  “谈生意,我喜欢。”

  诈骗摊开手:“但我不明白,您同时找上了我们两个。我相信您不是想从我们之间敲诈来一个最低竞标价。”


  “恰恰相反,我带着十足的诚意。”

  军阀的假笑无懈可击,他的双手支撑在扶手上,十指交叉:“鉴于这一次我需要的货物数量和种类,我想你们在单独一人的情况下,绝无可能在短时间内凑齐我要的东西。”

  他将货物清单发过去:“或许你们会乐意先看看我的物品清单,和我附上的报价单。”


  “这可真是——”

  诈骗盯着那份传输过去的物品清单看了一会,露出一种难以形容的表情来:“非常慷慨。”


  “也很困难。”

  禁闭接话,他同样浏览那份对价单有一阵子了:“恕我直言,您要的一些物品,是常规手段无论如何都无法搞来的。”

  “大型离子切割器?这种东西都是用来切割加密阀门的,常规只有普通的分割器大小——如果按照您所需要的规格订造,弄来一台高能激光炮大小的离子切割器,它可以轻易将一艘欧米茄级战舰从中间一切为二。”


  “如果不是这东西违禁,相信我也不会找上你。”

  威震天假惺惺地摊开双手:“我需要用它,来切开某些战舰的防护盾。”


  “大范围静止锁定器?三台旗舰主炮?一个推进器?脉冲信号干扰器?”

  诈骗翻着订单一行行往下读:“威震天陛下,您看起来像是要开个军火铺……还是说,您终于决定和汽车人再次开战了——如果真是这样,我想我的走私生意会做得更好一些。”


  “这些不用你操心。”

  军阀懒洋洋地说:“我只想知道,你们能不能弄来这些东西。”


  “或许我可以弄到静止器、主炮和那些小零件。”

  诈骗不确定地说。

  “期限?”


  “48循环之内。”


  “火种源在上,”禁闭以一种轻柔低沉的声音笑起来:“这时间可真够紧的。我想,您能够意识到这将是多么困……”


  “相应的价钱会随后附上。”

  威震天打断了他的话,单刀直入:“现在,给我确定的答复,能还是不能?”


  “我应该可以搞来您要的离子切割器——足够切开一整艘战舰的那种。”

  禁闭并未因被打断而不悦,相反,他因为从其中嗅到蔚为可观的利润而显得十分愉快:“不得不说,我更喜欢同您做生意——要知道,汽车人那边给出的报酬总是跳票。”

  “如果可以,希望您能预付一部分定金。”


  “Strika会把你所需要的部分打给你。”

  威震天毫不拖沓:“48循环之后,你们将把这清单上的所有物品带给我。具体交货坐标将在交易前提供。”

  “如果你们偷工减料,或者延迟了交易时间,我会乐于掐灭你们的火种作为违约金。”


  “了解。”

  诈骗看起来天真无邪的大大光学镜眨了一下,仿佛受到了冒犯:“我想我拥有一名走私贩子的自尊。您要的东西会分毫不差地准备齐,连一个轴承齿轮都不会少!”


  “等待您的再次联络。”

  禁闭微笑起来,似乎也因为这一大笔生意而芯满意足。


  关闭了通讯频道,威震天靠在椅子里,他一动不动,思索着接下来的计划。

  一台放大版的离子切割器?

  他的小领航员时不时会提一些出人意料的建议——他不确定对方看到这高杀伤性的武器时,会作何表情——但是他确定,当昆泰沙人看到这武器时,将会没那么容易全身而退了。









评论(3)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