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karasu

不用关注。忙,最近没时间摸鱼。

《Euler's Identity》Chapter. 28 MOP/08/AU



内容提要:

  *威震天在一次交火中失去了他的舰队领航员,当他们需要利用奇点进行时空跃迁时,莫名其妙被塞上船的擎天柱被迫充当了临时领航员。
  但他不敢告诉面前的雇佣军头领——他其实军校还没毕业,根本没有任何领航经验...…



  出海看鲸鱼。

  鲸鱼真美。

  如果宇宙里也有会飞的鲸鱼就好了。







Chapter. 28


  威震天将整个主板抽出来。

  他把烧毁的那一块剔除,然后开始从密封舱里寻找备用设备。

  这并不是一件困难的工作,起码没用多久他就找到了可替换的芯片——只要将它在整个控制系统重启前插好,那些麻烦就会迎刃而解。


  相比之下,危险性更大的显然是另一边。

  “你还有三塞分,”军阀接通了内置通讯:“汇报你的情况。”


  “这东西……把闸门卡死了。”

  小军校生的声音听起来十分恼火,话语断断续续,仿佛正在与什么较劲:“我……已经把可以切的部分都切断了……但是卡进去的一些碎片拔不出来。”


  “别管那些碎片了,你现在需要出来。”

  雇佣军首领不耐烦地将替代芯片插进控制主板里:“信号灯亮了,整个控制系统马上就要上线了,我没办法终止,排除了错误程序之后系统会立刻进行重启并减压——把你自己从那该死的地方拔出来。”


  “再给我一会。”

  擎天柱的声音听起来闷闷的:“我保证——马上——就能——修好——”


  伴随着叮叮当当的声响,仿佛对面的汽车人正在试图将什么东西弄得更碎一些。

  威震天毫不怀疑,对方正在咬牙切齿地试图掰开卡住减压阀的异物。

  他忍不住又看了一眼内置计时器。


  控制系统发出了重新上线的柔和蜂鸣。

  连接着操作台的指示灯一盏接一盏地亮起,银灰色的赛博坦人表情阴沉:“不要让我把你拆成废铁,立刻从那里出来——现在!”


  伴随着通讯系统里“咣当”一声巨响,传来了擎天柱如释重负的声音:“好了,你的减压闸门现在能够打开了。”


  “别管该死的减压闸了!你那愚蠢的脑袋难道对控制系统的重新上线毫无感觉吗!”


  控制中枢恢复正常,意味着闸门恢复了正常、能够再次开启闭合。

  系统发出了重启倒计时的预警。

  安全系统的重启,以及压力系统的重启。


  涡轮机的散热叶片开始缓慢转动,那些原本暴露出整个甬道的闸口叶片处于安全考虑正在逐渐闭合。


  威震天冲了出去。





  汽车人飞快地穿过那丛林般的巨大涡轮机叶片,跑向甬道尽头的排气窗口,弯下身体钻进去。

  他手脚并用,试图以最快的速度从通道中脱离。


  金属叶片已经开始转动。

  作为整艘飞船的主散热系统之一,其产生的巨大吸力显得尤为可怖。一切没有加以固定的东西都将被卷入其中,绞为齑粉。那些片刻前擎天柱切割分离开来的扇叶碎片就是一个最佳例证,全部被扫进开始转动的散热器中。

  螺旋状的锋利叶片仿佛斩首的闸刀,即便是一辆重型坦克撞上去都将被切割殆尽。


  擎天柱没有给自己留多少时间。他直到彻底清除了封住减压闸的断裂扇叶之后,才开始撤离。

  通风口的闸口在安全系统的提示下,正一点点关闭,汽车人离出口的距离并不算远,但他无法与这股巨大的吸引力相抗衡——轻型机体在某些方面显然不尽如人意。

  他几乎抓不住这光滑的金属舱壁,机身不由自主地向后滑去。

  如果不是因为身上携带的大型离子分割器的重量,他此刻已经被扯回了螺旋叶片那里。

  这种痛苦的撕扯感几乎让汽车人的膝盖打颤、无法前进。


  “出来!”

  军阀出现在通风口的另一端,对着他大喊,探进半个身体并将手伸过去。威震天的表情看起来非常阴婺,像是因为什么事情而极度恼火。

  那些闸口已经收缩为细窄一线,雇佣军首领庞大的机体如同被卡在了那些分隔扇叶中一样滑稽。


  汽车人抓住了那只手。

  于此同时,离子分割器从他身上被甩了下来,在吸力作用下飞速地被拽向减压区域的螺旋叶片。

  擎天柱本以为搅碎这样一台机器会发出刺耳的金属摩擦声——然而什么都没有——那些巨大的金属利齿就像切开了柔软的纸张一样,将和汽车人差不多高的器械悄无声息地搅拌成粉末。

  这情景令人不寒而栗。

  下一个瞬间,军阀用力将他拽了出来。


  这动作十分及时,恢复正常的应急通风闸口在他的身后紧紧闭合上了最后一丝缝隙,汽车人最后看到的景象,是减压舱的涡轮机叶片的旋转变得更加凶猛的模样,金属的扇叶像是张开的利齿密布的口腔,吞噬一切。


  所有布满通道的一环一环的闸口也彻底收拢,切断了这应急通风口。

  只有对外通风口安全封闭之后,通向核心供能系统的散热通道才会打开,进行减压。如果无法及时脱离,即便没有被卷进高速旋转的叶片中,也会因为排出的高温而液化。


  汽车人脸朝下趴在军阀身上,刚才对方过于野蛮的力气让他摔了个四肢着地,当他抬起头,正看见整个压力循环舱的通风口外阀门也缓慢闭合、回复为密封状态。

  “哇哦。”

  汽车人说,没头没脑地感叹了一句。


  威震天躺在地上——刚才他的动作有点用力过猛,以至于眼下的姿势看起来愚蠢之极——瞪着红蓝色涂装的军校生:“哇哦?”

  他重复了一遍擎天柱的话。

  声音里带着点不可置信。


  “如果你没从密封减压舱里爬出来,现在已经被绞成了一堆铁屑,”铅灰色的霸天虎咬牙切齿地说,他拎着汽车人的胳膊将对方粗暴地拽起来:“而你说的第一句话居然是‘哇哦’?!”


  擎天柱盯着他看了一会,然后笑了起来。




评论(6)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