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karasu

不用关注。忙,最近没时间摸鱼。

《Euler's Identity》Chapter. 27 MOP/08/AU


内容提要:

  *威震天在一次交火中失去了他的舰队领航员,当他们需要利用奇点进行时空跃迁时,莫名其妙被塞上船的擎天柱被迫充当了临时领航员。
  但他不敢告诉面前的雇佣军头领——他其实军校还没毕业,根本没有任何领航经验...…



  今天去看了变5。

  该怎么说。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唉”——反正,老威还活着就好……我已经绝望到降低要求到如此程度了_(:з」∠)_

  为了纪念老威变秃了(…),也变强了(好像并没有),突然兴奋突然填坑_(:з」∠)_……这篇真是称得上年更,创造了我偷懒摸鱼的新纪录——以前只要一个坑超过一个月没填,那绝对就是彻底坑了,这辈子都不可能再回去洒土。

  只有这个坑,还真是一个神奇并且坚强的存在啊……







Chapter. 27



  赛博坦人并不像一些有机文明那样依赖于氧气而生存。

  然而通风设施依旧存在于他们的工事之中。


  军阀接通了Strika的内线:“我需要关闭整个控制系统。”

  他说:“关闭除了反应炉以外的所有动力源,关闭时间大概为十塞分,十分钟之后系统会自动重启。在这期间,我会前往核心监控室更换受损的主芯片,顺便处理散热器故障的问题。”

  “我需要那些叶片暂时停止转动。”


  “收到。”

  通讯器的另一端传来女性副官冷淡的声音:“请您务必小心不要影响到反应炉——无论是把反应炉弄爆炸或者是搞熄火,都不是我们现在乐于见到的事情。”


  当他挂断内部通讯,擎天柱抱着手臂看向他。

  “我猜,现在我们需要加快速度做一点热身运动了。”

  军校生说。

  他试图以轻松的语气说出这个令人沮丧的事实,好让眼前的困难局面看起来不至于那么糟糕。


  Strika的工作效率非常高,在结束通话之后立刻按照指令切断了一切能源。

  现在他们站在一片黑暗里,只有应急照明设备发出微弱的光,一些非必要性的舱门被锁死。

  截至目前为止,他们唯一能进入散热涡轮内部的方式,只有通风口一条途径。


  威震天一声不吭,已经手动撬开了停止工作的通风口外部闸门。

  然后他停下来,盯着眼前通畅敞开的应急通风管道,一动不动。

  因为安全系统失效的原因,管道内部应该牢固闭合的扇叶全部收缩起来、将通道畅通无阻地呈现在他们面前。


  而擎天柱不合时宜地发出了轻微的笑声。


  威震天回过头,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汽车还在试图掩饰那一闪而过的笑意。

  军阀猩红色的光学镜危险地眯起:“请允许我问一句,是什么使我的领航员如此高兴?”

  而汽车人只是摇了摇头:“首先,我不是‘你的’领航员。”

  “其次,”他说:“显然你无法进入这个应急通风设备。”


  威震天瞪着他。

  然后转身走近排气口,试图将身体探进去。


  这次汽车人真的大笑了出来,甚至无视了对方愈发阴沉的表情。

  和霸天虎高大的身形相比,这常规的应急通风口小得可怜,军阀只是将半个上身伸进去就被卡在了半路。


  “别这样。”

  汽车人说。他的音调里还带着笑意,将手放在对方的手臂上,轻轻地将军阀拉回来:“我觉得这工作更适合我这种‘小’个子来做。”

  他故作轻松地摇摇头:“你可以去监控室那边帮忙换个芯片。”


  “我希望你不是主板发热才做出这个判断。”

  雇佣军首领的声音听起来情绪阴暗:“我不会说这份工作很安全。”


  “总要有人去做。”

  擎天柱扛起那台分割器,试图将这沉重而巨大的工具固定在身上。

  当他抬起头,蓝色的光学镜注视着威震天:“而且我认为,我来做比较好。”

  “我想,就算你能进入通风系统,你也不会安心于把一个汽车人留在外面。”


  军阀若有所思地看着他。

  “你是对的。”

  他说,声音低沉而缓慢:“我确实无法安心。”


  “很高兴你比我想象得要坦诚。”

  汽车人笑了笑,背着那台和他体积差不多大的离子分割器。感谢普神——让他带来了这台理论上而言唯一可以切开散热涡轮机叶片的东西——如果故障原因真如他们所揣测的话。

  他伸头向通风口内张望。

  通风系统被无数个小螺旋闸口分割开来,这种闸口只在出现紧急情况时开启,一旦控制系统恢复正常就会重新封闭。

  想了一下,他再一次看向威震天:“对于你的飞船,如果有任何需要我注意的地方,最好现在就告诉我——我怀疑这次不止是卸掉一个舱门那么简单。”


  “在经历强制关闭后,整个主控系统会经历迅速的应急重启,——连带着除了核心供能系统之外的安全系统、导航系统、人工重力系统都会一并重启。在此之前我需要把新芯片给插进去。”

  霸天虎的手撑在通风甬道的外框架上,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对方。

  “而错误修复之后,面对逼近临界值的压力,重启的系统所下达的第一个指令就是进行减压——你清楚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如果你的动作不够及时,会来不及脱离减压区域。”


  “而安全系统一旦重新上线,你回来所要穿过的这种应急式的通风系统,将会自动关闭。”

  他的声音严肃:“那时候你将要面对一个被锁死的出口,和三台疯狂旋转起来时能够搅碎所有重型装甲车的散热涡轮机,和因为减压操作而排出的高温。”


  “了解。”

  军校生微笑起来,他冲对方点了点头,像机械狐一般灵活地钻进了通风口:“祝我们彼此好运。”





  “不得不说,这些通道可真够长的。”

  汽车人屈起机身前进。他小心地越过那些闸口,螺旋形的叶片收缩进去,将通路打开。他开启了内部通讯频道,同军阀进行一些无意义的交流:“你们霸天虎平时是怎么对这些设备进行维护的?每个人都钻一遍通风管?”


  “平时我们有正规路径。”

  音频接收器里传来对方懒洋洋的低哑声音:“现在是切断能源、所有舱门自动锁死的特殊时期。考虑到你那台切割器的充能时间,用它来切点别的肯定比切割那些舱门更有意义。”


  “Um……所以我必须要爬这些该死的管道了。”

  当他顺着金属通道向下滑行了一段距离后,一个端末出口出现在眼前:“我想我大概到了——毕竟这里是核心供能区域的正下方,离你的散热装置足够近。你那边怎么样?”


  “发现了受损的部分,我在寻找可以进行更换的零件。”

  军阀的声音听起来不急不缓,仿佛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翻找:“你还剩下6塞分。抓紧你的时间。”


  “明白。”


  爬出这个端末出口之后,四周变得空旷起来。

  擎天柱谨慎地打量四周,面前是巨大的涡轮机扇叶,每一扇金属叶片都大得离谱,足有四到五个他那么高,仿佛一个独眼巨人占据在这空旷的空间里。


  当军校生靠近那涡轮机,忍不住发生了叹息:“我想我大概知道你的问题出在哪了。”

  他对着内部通讯说。


  “这真是太巧了,”对方带着假惺惺的笑意:“我也正好找到了可以进行替换的芯片。说说你的发现吧,小汽车。”


  “你的一片涡轮机叶片折断了。”

  擎天柱从这扇叶间钻过去——那巨大的空隙足够他侧身而行,一层又一层繁复交叠的叶片如同某些有机星球上鱼类的利齿,细密咬合且富有层次感。

  “不过这不是最糟的,”当他终于穿过整个涡轮机,减压舱的对外阀门毫无保留地呈现在面前:“最糟的是,这片折断的散热叶直接卡死了你的减压舱外闸口。”

  “我怀疑,由于这个原因,让本应该和这里连通的核心供能系统保护性自动封闭了起来,导致那些多余的能量无法从这里排出。”


  “听起来不错,”威震天说:“现在我们可以专注于各自的工作了。”

  “注意你的内置计时器,不要留在那里等到系统重启。”


  擎天柱不再说话。他爬上一片相对较高的涡轮机叶片,将背着的那台离子分割器取下来。

  他开始切割这折断的扇叶。


  战舰的涡轮机叶片材料牢固,有半个赛博坦人那么厚,能够承受高温和高压。如果不是在飞船擦弹坠机的情况下,很难想象会有一片完整的扇叶连根折断。

  离子切割器在它表面留下了金色的切痕。


  一些赤红灼热的金属液体顺着切口流淌下来,滴落在地面上,像是溅开的彗星尾巴。

  面对如同加固舱门一样厚重的扇叶,切割工作进行得并不顺利。

  擎天柱不得不将整个扇叶分割成小块,以确保它不会再横亘进涡轮机里。

  当他处理完散热器这部分后,转而靠近减压舱外阀门,开始切碎那些将阀门卡死的叶片。





评论(7)

热度(58)